搜索
修柯的头像

修柯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2/25
分享

你太重了,我抱不动

那个胖子捂着腰眼子歪嘴皱眉坐在蒋爷面前,让蒋爷也皱起了眉。

“小伙子,像你这种情况,得加钱呢。别人一次一百,你二百。你太重了,我抱不动啊。”

“行呢行呢,二百就二百,噢哈……蒋爷你给我好好看一下,实在招架不住了。噢哈噢哈……”

蒋爷叫那胖子脱了上衣坐在一块垫子上,两根指头仔细按压揣摩一会胖子的腰椎,才从后面搂住胖子的腰,把他抱离地面半尺上下,再一松劲,胖子墩在垫子上,浑身的肉直晃荡。蒋爷墩五下,歇一歇,擦把汗;墩五下,歇一歇,擦把汗……墩了二三十下,擦干了汗,喘好了气,才对那胖子说,行了。你明个再来。平时没事了多在地上抱住膝盖蹲着,少坐少站。

正穿衣服的胖子脸上已经松快不少,一边连声“哎哎”地答应,一边赶紧拿钱包取钱。

后来有人到胖子家去,正看见他们一家在吃饭,其他人都在椅子上坐着,胖子在一张方凳上猫头鹰似的蹲着——这种姿势在本地已经多年不见了。

那胖子得的是腰椎间盘突出。几个做艾灸扎针的病人在旁边看着蒋爷墩他,像在现场看“挑战不可能”。

抱着别人的腰墩一下收十块钱,只有蒋爷行,别人不会,连蒋爷的儿子也不会。什么样的情况墩哪里,墩多轻多重,不一样。蒋爷每年都会收治几个被他墩过一次,第二次来病情反而加重的病号,都是为了省钱自己墩坏的。

别人上了岁数腰弯了,都是向前弯,蒋爷是向后弯,可能和他长年用力抱人有关。

蒋爷打哪学的手艺,没人知道。

蒋爷另外给人扎针、做艾灸、接骨,一间大房子里烟雾弥漫。烟雾之中,酒精燃烧的蓝色火苗在蒋爷的指头上忽闪,扭伤崴伤都用点着的烧酒洗。

酒是蒋爷给人治病的药,也是他的饭。一天一瓶酒、半斤饼干,其他什么也不吃。酒和饼干都是病人提来的,各种杂七杂八的牌子,酒的度数都高——五十度以下的点不着。他收治的病人多,这两样东西从来不缺。蒋爷的二儿子和我一个班,身架大,穿的衣服更大,衣服和人都常年不洗——打我知道起就没有见过他们弟兄三个的娘,黑油油的,爱好吹牛。他吹牛的时候说:我们家饼干都吃得不爱吃了。

我掉下驴来摔断的锁骨,就是蒋爷接住的。蒋爷摸捏着接骨,我爹在一边说话搭讪,“轻薄鬼跌下驴来了”,“驴轻马重,骆驼跌下来要命”……

蒋爷治疗腰椎间盘突出之外的其他毛病怎么样,不好说。我的锁骨接好了以后,断处长成了一个疙瘩。我疑心是他接坏了——不是应该平平的嘛。一直到后来看到嫁接过的果树也没有长平接口,才予以理解。我娘在他那里看过头疼,用了艾窝窝从脑后灸到腰间,头疼没有改善多少,倒是多年的鼻炎意外好了。

蒋爷用的东西除了酒,还有麝香和艾、银针,治的毛病大多是关节炎等等难缠的情况,别的大夫也头疼。治好一个,当然就传出名声,治不好那没有办法,在别处也治不好。

蒋爷活了挺大岁数,到老了越发面色红润声音洪亮,身体向后弯着硬硬棒棒到处走。好些人说这和他长年只吃饼干喝烧酒有关。这也难说。

他的技术没有传给他的三个儿子。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