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小军的头像

李小军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4/03
分享

清明,做一株麦苗儿(组诗)

 

旷野,远山

风,低低的吹

墓碑,酷似腰板挺拔的父亲

站在田间,麦苗儿簇拥

像久别重逢

 

我跪下来

做一株麦苗儿,仰望父亲

诉说,生活的苦与乐

被父亲,轻轻抚摸

 

麦子,养活着我的日子

 

一九九四年,深秋

父亲吼一声秦腔,麦子

惬意的钻进土里

 

一九九五年,春天

麦子喊一声父亲,泪水

失声的自天而降

 

二十多年啊,麦子

黄了又绿,绿了又黄

养活着我的日子

日子有多长,我的

思念就有多长

 

清明,给父亲上坟

 

趴在父亲的坟头上

就像趴在父亲的脊背上

 

小时候,家里穷

买一颗糖吃,纠缠父亲半天也未必可行

我装病。父亲冒雨背我去看医生

医生去上坟。路过小商店

父亲说,给我娃买颗糖吃吧

我说,给我买只油笔芯吧

 

父亲慷慨的花了九分钱

除了我一生的病根

 

麦浪起伏,是我不愈的伤疤 

 

清明,草木泛出新绿

葱茏的麦苗,覆盖了沧桑的岁月

田野中的墓碑,多像父亲孤独的身影

守望着故乡。弥漫的雾岚

是游子挥不去的乡愁

 

一场梨花雨,送别倒春寒

阳光下,蝴蝶正忙于在油菜花里谈情说爱

父亲又手握锄头,走进绿油油的麦田

柔和的风吹来,将我推回旧时光

麦浪起伏,是我不愈的伤疤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