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薛家河的头像

薛家河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17
分享
《东周列国别传》连载

第一章 去大周看看

这墙和平日你所穿的墙不太一样,这墙没什么口感,还没咬就化了,使不上劲。出来回身摸了摸,又是一堵普通的墙。你穿过去,却是墙的那一头,一户陌生人家,里面一些简单原始的农具;再穿出来,还是那条小巷,来去人不多,也有几个穿奇怪衣服的小媳妇,见了你就怪叫着跑了,仿佛见了鬼。

“真是见了鬼了!” 你嘟嘟囔囔伸手去摸手机,却摸到了自己肉呼呼的大腿,低头一看,当真是日了狗了!自己竟然赤身裸体一丝不挂。一下就明白了,这郭又直设置的时空门属性里不让带东西进来的默认选项没去掉!真是害死人,没有衣服还可以,没有手机怎么行?还有口罩、墨镜和帽子呢!你想着反正在这里也呆不长久,就当是一日游,吓人就吓人,不穿衣服就不穿衣服吧。当务之急是怎么找到郭又直,让他带自己出去,回到2020年,带上手机口罩再去各朝各代去轰轰烈烈,方不负此生。

一面想一面信步乱走,到了繁华街头,许多人对你指指点点,你也不理,只顾低头沉思。耳畔一群小孩在唱什么歌,你觉得有点意思,细心听了,只听得:

“月将升,日将落,燕福鸡福,几亡周国。”

意思简单明了,只是不知何为“燕福鸡福”你就有些纳闷,有些好奇,拦住一个路人问:

“Excuse me?”

那人一愣:“啥玩意!”再看你,又吓一跳:“你这丑鬼,赤身裸体有辱斯文伤风败俗当真恬不知耻!”

 你见他成语张嘴就来,知他是个被文化过的,便深施一礼:“请了!有礼了!”

 那人虽觉得奇怪,也回了一揖:“好说,好说!”

 你见话入了港,便说:“这小儿拍手而歌,只不知何谓‘燕福鸡福’?还望赐教!”

那人白了你一眼,哼了一声道:“看你也斯文,竟不知檿弧箕服!”顿了一下,忽然一跺脚说:“哎呀,不就是那桑木做的弓箭和箕草做的袋袋嘛!” 又顿了一下说,“童谣谶语,无不应验。大周恐不久矣!” 那人低头叹了一口气,看到了你下面,又抬起头来:“只是不知兄台为何如此奔放脱俗,也望赐教!”

既然有人夸你奔放,那就奔放!你哈哈大笑,奔放至极:“我三岁能言,四岁会走,十四大志乃成!如今一十七岁,与高人学艺,文能说话,武能跑得快!艺成回家,家父早已亡故,唯老母高龄八十有七,至今饿了三年,我既贫且贱,身无分文,遂将身上衣裳鞋帽卖了,得钱三五百,为人子者,略尽孝义一二耳。”

那人听了,不住地点头,见你两手空空,又问:“那钱呢?”

你只好说:“适才所言,昨日之事也。我今日家中枯坐无酒,信步来看新闻异事。不想遇见兄台,当真巧遇,实在缘分!”

那人也拱手道:“缘分,缘分!我乃下大夫左儒是也,大王召我入宫觐见,定是为这儿歌童谣,恕不相陪,来日再叙!”

左儒说完就要走,你在后面就喊:“左下大夫且留步!”

左儒转过头来问:“兄台何事?”

你说:“与高人学艺之前,也曾学习文化,这儿歌所言,我尽知其意,前头带路,让我见见你们大王!你们大王怎么称呼哇?”

左儒说:“当今乃是圣贤无敌八百载,向来轩辕第一人姬靖宣王是也......大王的名讳我不能直呼,但我不说你不知道......他现在只叫大王,死了才叫宣王,但这样你们那写书的傻逼就不好弄了,所以那薛家河在大王还没死之前就未卜先知地称呼我家大王为宣王,哈哈哈哈,真真笑屎老子也......你叫他大王就行了......我为何要带你去?你能解此谶?若真如此,且跟我来!”

二人嘚七匡七进了宫,上了殿,呀,没人。原来此时早朝已退,二人又嘚七匡七来到宣王寝宫,也没人!二人继续嘚七匡七正要往御花园去,半路上碰到宣王的玉辇了。

宣王就问左儒:“怎么才来?”

左儒就奏曰:“大王,我给你寻人才去了!你看这位小兄弟,骨骼惊奇容貌非俗,自言能解童谣之患。大王何不问他两句?”

“哦?” 宣王来了兴趣,命人降下玉辇,亲自抬腿迈步,走过来将你看了又看:“嗯,确实与众不同。” 又对左右说:“传寡人旨意,以后再有骨骼惊奇之人,不必脱这么光,寡人看脸就好!”

宣王又对你说:“来,说与寡人听听,你将如何替寡人解这亡国之忧!”

你这才来了精神,虽然不是唐朝,周朝也不错,是个大朝,八百多年呢!千辛万苦的穿越,还不就是为了此时此刻?张口就说:“这燕福鸡福嘛,不就是那桑木做的弓箭和箕草做的袋袋咯!” 说着还冲宣王抛个媚眼,倒把宣王唬得一愣。你接着说:“我小学老师说了,你们没上过小学,不知道的,这个呀,并不是真的一张弓箭和一个箭袋的意思,这是一种修辞手法,很专业的哦,叫借代,如何,你们懂也不懂?” 说完你又傲慢地环视四周,连宣王你也不放在眼里。“局部代整体,很高级的手法,一般人不懂的啦!让你们哪,别老是打仗打仗,打仗可是会亡国的哟。好啦,我说完了,掌声在哪里?谢谢,谢谢!” 周宣王定了定心神,再次仔细打量你的样子:你本来面相一般,可惜练功走火入魔,把脸给震歪了。仿佛带了面具,面具本与脸重合,不小心哪里碰了一下,面具歪了,脸还是端正的。你现在看去就是这个样,然而脸上并没有戴任何东西--骨骼相当惊奇。此时你脸色蜡黄,黄表纸的那种黄,嘴唇干裂,沾了些泥草,头发乱且支棱着,一丝不挂,侃侃而谈。

宣王露出从未有过的表情,因为他从未有过此时的心情,因为他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人,半晌才缓缓对左右说:“以后有骨骼惊奇的,老实就关起来,不老实就地打死。” 又对左儒说:“回去吧,明日早朝不用来了!” 左儒流了一地的汗,羞惭不已,诺诺而退。宣王看着左儒又想起什么来,喝道:“回来!” 左儒连忙爬回来。宣王说:“格你一年俸禄。你多带人,传令全国集市,不许造卖桑木弓、箕草袋,违者通通死罪。隐而不报,通通死罪。去吧!” 又转向左右:“此人为何仍在?还不叉出去砍了!” 左右武士这才向你走来,要叉你出去。你骂了一声:“你娘!” 穿墙就跑,又把周宣王吓一跳。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