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薛家河的头像

薛家河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17
分享
《东周列国别传》连载

第二章 周宣王

宣王这辈子可真累,操不完的心。武王造反得天下以来,八传到夷王姬燮,天子尊严就一日不如一日,诸侯国那些叔伯兄弟,逢年过节爱来不来,来了也就点点头自己找位子坐了,还有自带马扎上朝的!坐那嘻嘻哈哈,打打闹闹。这夷王敦厚老实,只说什么都是一家人,随便一些倒好。九传到了厉王姬胡,倒是作怪,在自己地盘上作威作福,手里鞭子不离手,逢人就抽。老百姓都气疯了,一日这厉王又出来打人,大家伙一拥而上,把厉王的身体拉扯开又给缝上送回宫里,意思是:我们不是要造反,你们换个像样的人吧!周、召二公躲在灶后商量了一下,把太子姬靖护持起来,就是宣王了。这召公名召虎,周公名不详(这名好奇怪,不如叫阿不,或阿详)。武王得了天下,所有兄弟都赐地封侯。周公封于鲁,召公封于燕。这周、召与别国不同,老大留在自己地盘上世袭君位,老二却要入朝为官。周、召二公说的就是两家的老二了。又用了申伯、仲山甫等一批忠良贤臣,王室这才中兴,然而宣王并不满意,每日忧心。

去年姜戎又来犯,宣王御驾亲征,被杀得一败涂地。郁郁愤愤,只要报仇。太宰仲山甫来劝:“可拉倒吧,快别打啦!”

宣王哪里还听得进去,眼一瞪:“死开,休烦老子!”

昨夜儿歌四起,早朝问了众臣,大家七嘴八舌,莫衷一是,仲山甫声音最大:“你看看,你看看!我说话没人听,现在儿歌童谣都这么唱,再不休兵,亡国不远啦!”

宣王面子上下不来,又不好说什么,只一声不吭,忽然又问:“太史公呢?怎么不见出来说话!”

太史伯阳父,这才一步三摇,十分得意:关键时候还不得靠我!上前工工整整施礼,然后气出丹田,响彻金殿:“街市无根之语,谓之谣言;群儿习而唱之,谓之童谣。这是上天在警告你将有亡国之患呀,尊敬的大王!” 宣王听了心惊肉跳,囔囔说:“那,我就依了太宰所奏,且原谅犬戎的不敬之罪,罢兵不打了,兵器库里的弓箭都烧干净,全国都不许再造卖,这样可行?”

伯阳父回答说:“老臣昨夜观了天象,又掐指算了算,这事不好办哩!看去老天都计划好了,人力只怕难改了,你没听童谣说,月将升,日将没,说的不是现在,只怕祸出在你子孙头上哩!只是你也不用太担心,过好当下就是,千秋百代的事,谁说的好呢!不如晚上去老臣家中,我那有上好的小姐姐,按脚穴位找得准的咧!” 说完又挤眉弄眼,气得宣王连连摆手:“死开,死开!”

宣王正在乱想,玉辇就到了寝宫,大老婆姜后迎出来:“怪事啦,怪事啦!” 宣王一惊,心想什么怪事,难道她也看见一丑鬼穿墙裸奔?沉下脸来问:“何事惊慌?” 姜后这才整了整头上发钗,理了理身上袍带,款款下摆:“回大王,你爹在位时留下的一个老宫女,今年五十多了,怀孕四十多年,昨晚生一个女婴来,臣妾觉得这必是妖孽,让人找个草席子卷了扔到城外河里去了,也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 姜后说完就满怀期待地看着自己男人,希望宣王会给她一个夸奖的眼神。

“你为何不先踩死再扔?” 宣王听了,跺足叹息只怪瞎了眼,娶了个蠢婆娘。一面命人去城外追查女婴下落,务必弄死,一面命人找那老宫女前来回话。

老宫女进来趴下说:“奴婢罪该万死呀!听说六百多年前夏桀快玩完的时候,金殿上盘了两条似龙似蛇的东西,滴滴哒哒淌着口水,那夏桀觉得有趣,命人拿个盆儿接了当作宝贝收藏起来,放在一个木头盒子里,锁在内库,一直没人去动它。直到先王时,那东西夜里就放出光来,管仓库的小吏上报给先王。先王命人打开来看,那口水还没干呢,却被先王不小心打翻了盆子。那口水就化成一个小王八,这跑那跑,众人追了一阵,就不见了踪影。那时奴婢才十二岁,觉得好玩,晚上就做梦,梦见有东西趴奴婢身上一二一。醒来就怀孕,一怀就是四十年,昨夜才生出一个东西来,也没见到是个什么,说是个怪胎,扔到河里去了。奴婢罪该万死!”宣王听了,深觉怪异,更觉不祥。将老宫女喝退,只顾独自发呆。

夜里宣王又看见一个绝色女子,大笑三声又大哭三声,步入太庙,将他们姬家的灵位牌牌收起来打了个包,肩头一搭往东去了。宣王喊人去追,没喊几下就醒过来,夜色里姜后越看越丑,鼾声如雷,一点也不注意形象,就有些思念与太史公把酒言欢的君臣之谊。

天亮起来早朝无话,退朝时宣王命人留住伯阳父,同至太史家中,一面洗脚,一面说与梦中之事。这伯阳父又掐起手指来,来回掐了三遍,进屋搬出一个又厚又旧的书来,一面查看,一面又掐,愁眉不展,宣王看得都急死!最终伯阳父躺那给宣王施了一礼:“恕臣学识浅陋,近日怪事连连,似乎终究少了一根主线,除童谣、女婴和昨夜之梦外,可有其他异事?”

宣王想了想,就想起你来:“倒有一桩怪事,昨日左儒领了一骨骼惊奇之人,既愚且蠢,却有穿墙的本事!” 那伯阳父两手一拍,手指连掐,恍然大悟:“大王呀大王,此人不除,大周危矣!”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