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薛家河的头像

薛家河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17
分享
《东周列国别传》连载

第五章 爱妃笑了

不说你如何心怀怨恨,且说你女人被幽王带进后宫只每日呆坐,问她什么都不说。幽王就发起愁来:“这么好看的一个美人,整日不言不笑。连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叫人如何不苦恼!”

那虢公见幽王闷闷不乐,连忙赶来与王分忧:

“长这么好看,必是叫褒姒无疑啦!”

幽王点头说:“褒姒是个好名字,配得上老子的美人,只是美人总是郁郁寡欢似乎心思不在寡人这里,莫非她心里另有他人?”

虢公听了哈哈一笑:“女人嘛,还不是一样,也是想着往上爬了,你给她住进正宫,保管开心!”

幽王连夸虢公才思敏捷忠君爱国,一纸休书把申后逐出正宫,将褒姒迎进去住了。

这褒姒得了王后之位,仍整日板着个脸,就是不开心,她仍在想你,又爱又恨地想。这幽王顿足捶胸掏心掏肺:“美人呀爱妃!你究竟要如何才肯开怀!寡人已不可救药爱上了你,你不开心,寡人比你更不开心一万倍!你如此苦闷,这是在撕寡人的心,剁寡人的肠呀!爱妃呀美人!你为何如此狠心,为何要如此对寡人!”

一句话触动了褒姒,两行清泪滑落,点点滴滴都是因为你。

那幽王见褒姒哭了,又慌了神,一个劲地作揖道歉,趴在地上抱着褒姒的腿诚惶诚恐:“美人,爱妃,原谅寡人!寡人不是故意要惹你哭的呀,你打寡人,你打我,打我,我不是东西,我是小妇养的!我们姓姬的没一个好东西,祖宗十八代全是驴草的。爱妃呀美人,你不能哭哇,你哭了我可怎么活呀!”这幽王就大哭起来,缠地打滚,如丧考妣。

褒姒叹了一口气,更想你了,转身回床睡了。

这幽王仍不死心,每日只求逗褒姒开心。这一日和褒姒坐长乐殿中听歌看舞,幽王随着管弦手打拍子正得意,一眼瞥见褒姒毫无兴致,又凑上来问:

“爱妃你到底喜欢什么你告诉寡人,哪怕天上的月亮也要给你摘了来!”

褒姒懒懒地说:

“倒也没什么,一日偶听得宫娥扯布,其声嘶嘶,甚合我心,爽然悦耳。”

幽王大拇指一伸:

“高雅!裂缯之响,向来空灵,非灵秀雅士不能尽闻其妙。”又喊:“来人!每日进彩缯三百匹,挑大力宫娥三人,专扯与王后听!”

于是褒姒走到哪,都有一人扛布,二人撕扯,丢了一路。褒姒十分喜悦,幽王十万分喜悦。

这褒姒心情渐佳,话也多起来:“我更喜欢听那人身上衣服被撕破的声音,似乎更有趣味!”

从此宫中上至幽王,下至宫女太监,见了褒姒来,一律老实站好,让大力宫娥上前将其里里外外撕至一根根布条,直至不能再撕,方才作罢放行。宫中有人为了被扯得快一些,好赶时间,便穿那易扯之布,早早扯完,早早离去。更有人直接就穿了布条行走,种种作弊,一时难以尽述。

褒姒似乎渐渐把你忘了,就快和幽王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了。只是幽王却不满足,他竟然想入非非,要褒姒也像个凡人一样,展颜一笑,这要求连我都觉得过分!可是没办法,谁叫幽王是个昏君呢,想法自然与常人不同。

这一天又死皮赖脸的,缠着褒姒:

“爱妃,给寡人笑一个,就一个嘛!”

褒姒爱理不理:“我生来不笑,也没什么好笑的。”忽然又想你来,蹙眉叹息。

幽王站起来说要去更衣,一人溜到僻静无人处,向南而跪,表情肃穆,双手高举:“黄天在上,厚土在下,我姬宫涅在此发誓,若不能博褒妃一笑,誓不为人!”言罢再拜,又复起身,入殿饮酒若无其事。

第二天早朝之后,留下尹球、虢公和祭公三人,说有要事相商。三人诚惶诚恐,忙问何事。幽王长叹一声:

“寡人,命不久矣!”

话音未落,尹球先哭,虢公祭公稍一愣神,一面哭,一面对尹球恨恨不已。虢公勉强收住哭声,挣扎道:“大王!大王千万保重龙体呀!臣等无能,大王国事操劳,心神憔悴,以致今日一病不起,臣,罪该万死!”

幽王摆了摆手,说:“若能博得褒妃一笑,纵然死,也值得了!褒妃若笑,我又怎舍得去死呢?”

虢公听了,便笑着说:“这也不难,大王可知骊山之下,有烟墩二十所,大鼓数十架?若要王后启齿开颜,必须如此如此。”幽王听了,连称妙计,赏了虢公,依计而行,不可泄露。

说不泄露,偏偏泄露,刚把褒姒带到骊宫设宴,那朝中唯一的正经人,幽王的叔叔,郑泊姬友匆匆赶来,看上去都快急哭了:

“无故举烽,是戏诸侯也。他日有事,举烽皆不来,必死无葬身之地!”

幽王便笑叔叔蠢:“太平盛世,哪来的战事,这东西从来就没用过,今日我就烧它一烧,又有何妨?”于是日放狼烟,夜举烽火,又鸣大鼓,响彻云霄。辖内诸侯,果然点兵点将,前来勤王,到了骊山脚下一看,但见歌舞升平,幽王与褒姒推杯换盏,饮酒正酣,诸侯面面相觑,卷旗而还。

这褒姒,原是龙涎所化,颇有灵性慧根,托你福又受了一场情伤,顿悟只差一线,今日见骊山脚下沸沸扬扬一场空忙,人生荒诞,莫过如是,不由茅塞顿开,抚掌大笑,几近疯狂。

幽王两手一拍:“咦,好,爱妃笑了!”说着往后一倒,牙关紧咬,不省人事。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