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薛家河的头像

薛家河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17
分享
《东周列国别传》连载

第六章 太子宜臼

不久褒姒肚皮大了,生下一个儿子,取名伯服。幽王爱屋及乌,就有了废嫡立庶之意。正为寻不到适当理由,恐废太子的诏书上面不好看时,爱为王分忧的虢公又来求见。虢公早揣得王意,捧上诏书一纸:“大王若是觉得可行,就盖了印,派人念与太子听,太子必感恩戴德,喜之不尽。”

幽王接过来看了,只见上面写的是:“为君王者,兢兢业业,昼夜悬心,不曾一日甘味,未有一夜安席。祖宗弘业,军国重务,往来案牍,摧形逼命,人间悲惨苦役莫过于此,寡人受累久矣!太子宜臼,天性纯良,不忍其步寡人后尘,故赦之为民,清福永享,见诏谢恩。”

幽王见了,当真觉得自己命苦,眼泪差点出来,拉了虢公的手,一个劲的知音知己,知己知音。怀中摸出大印,哈口气盖了,命人送与太子。

太子宜臼见生母被打入冷宫,自己又被废,深感前途惨淡。一日趁灯下无人,写信向外公申侯求助,写信容易送信却难。正愁时,你穿墙进来,太子吓一跳,伸手指你,结结巴巴:“你,你,你是先王寻拿的妖人!”

你摆摆手:“那是我师父,我才多大,跟你一般年纪!”

这太子还怕:“那你也是妖人!”

你叹口气:“你说是就是吧,我来不是和你说这些,我对自己是何物也没兴趣。我来找你却有正经大事!”

太子见你说得郑重,面貌虽丑,倒不狰狞,便知你无恶意,指了一下前面凳子:“坐下说话!”

你依言坐了,一开口又站起来:“我妻秦美美,被你爹抢了!还给取了个褒姒的丑名字,当真气煞我也!”你奋力桌上一掌,第五根指骨应声而断。

太子悠悠地说:“我怎么听说褒姒是一个丑鬼献上来的。”

你捂了手掌,愤然说:“若不是被逼无奈,谁又会做出此等薄情寡恩,丧尽天良之事!你爹访得我家美美颜色鲜美,几次三番来我家夺人,我八十七老娘被吓得竟然活活从椅子上坠落两次!”

那太子正是个大孝子,不听此言还罢了,一听此言,又淡淡地问:“然后呢?”

“我你是知道的,旁的不敢说,就是孝顺!怕老娘受吓不过,就挥手让你爹把人带走。”

“是我亲爹么?嗯,咳,是我爹亲自么?”

“呃……也差不多,是你爹的爪牙,后来我才知道他叫尹球的!这尹球最可恨,不直接带走美美,却逼我当众进献,这样他们就没了强抢民女的恶名。我娘只爱吃美美做的饭,如今每日闹腾,要我去找美美回来给老人家做饭,不然,只怕要绝食饿死了!”

太子听了,这才同情:“我和你一样,也是个孝子!我娘如今锁在冷宫,一天吃几顿,一顿吃多少,我这做儿子的竟全然不得而知呢!”说罢,以袖拭泪,你也忙哭。

两个孝子只顾自己哭,谁也不肯先开口。终究你心肠硬一些,止住哭声收了眼泪,这泪水越发少了,可得省着点用!上前掏出擦鼻屎的帕子,捂住太子的眼睛,抱了太子的脑袋摇了几摇,泪根摇断,再擦就干净了。你回去坐好,说:

“咱们同病同仇,正该相怜相惜,精诚合作才好。”

太子沉默了一会儿说:“终究,他是我爹!”

你就冷笑:“你看人家是爹,人家看你未必是儿子!”一句话戳进太子宜臼灵魂深处。你又补刀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这时太子似乎下定决心,一咬牙:“好,就当我是我爷爷生的,就当我爹是我哥!弄死我哥!”说罢掏出一块绢子来递与你看。

你也学过文化,只是不认得此时的字,你看那字不多,就说:“这样不行,这样怎么能行?重写!”两手用力要撕,还撕不掉,放灯上点了。

太子无法,又拿起笔来,脸朝向你,意思是怎么写:

“是檄文么?”

“檄文照例是要骂人家祖宗几代的,你们说起来终究是父子。写血诏,能藏在衣带里的那种!”

“君王写的才叫诏书,我还没上位呢!”

“未来的君王也是君王,未来终究要来!”

你踱来踱去,显得正在沉思,仿佛深谋远虑,然后抬起头来说:

“写一封信,给所有支持你的人,所有反对你爹的人,朝里朝外都可以,就说我们已经有计划了,就等哪日起事--这个日子我们等下再定,里应外合。我们要人有人,要钱有钱,我乃当今太子--我是说你,明日君王,见诏不来,后果自负!”

太子听了,依言写了,又列举了幽王种种不端,洋洋洒洒一手绢。你看字数够多,很满意,拿起来揣在兜里,抬腿就要穿墙。太子一把将你拉住:

“我还没说都要送给谁看呢!”

你嘿嘿笑道:“你看看我,太鞠躬尽瘁了!”

太子先说了他的外公申侯,朝中大臣他想了又想,要么奸佞,要么愚忠,要么自保,竟然无一人可信,都怨自己平日不曾经营。至于诸侯各国,倒是无妨,只是这丑鬼虽能穿墙,跑起来却慢,不如让他先送给申侯,再让申侯遣使各国。便说:“算了,只送申侯即可,国丈自然代为奔走。”

太子见你仓促走了,便有些疑心,越想越怕,连夜跑了,亲自去审国找他外公不提。

却说你果然拿了信直奔皇宫。这皇宫,晚上没事你都要来几回,早已熟悉得如自己家中一般。

到了后宫正院,进了正房,见褒姒正天然无雕饰地在和幽王玩一种看我肚皮软不软的无聊游戏,似乎很好玩的样子。褒姒见你来,眼中就流出血来,伤心欲绝。幽王大喝一声:

“大胆丑鬼,竟敢偷窥老子的美人!”

你冷笑一声:

“是我的美人,我给了你了!”

幽王哪里肯信:“就凭你这丑鬼!不过是替美人牵马提鞋的奴仆罢了。”

你冷冷道:“你可知她左腰有奇香,初闻却淡,再闻浓郁,三闻便要沉醉?”

幽王不信,果然凑上鼻子来闻。大惊失色,伸手指了你道:“你,你,你,她,她,她!”

你更进一步,在床上坐了:

“我好心把美人给了你,你却如此对我!”

幽王恐惧,忙问:“你要怎样?”

你翻身下跪,脸上露出忠诚:“我愿终身追随大王,永志不渝!”又拿出太子的信来,双手捧上。

你觉得左边脸上有点辣,那是褒姒的目光盯的。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