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薛家河的头像

薛家河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20
分享
《东周列国别传》连载

第七章 镐京沦陷

幽王看了那信,气得直哭。早朝时往下一扔:“自己招了吧,都谁跟那畜牲一伙了?”不由分说把所有人大骂一通。

众大臣一愣,捡起来头碰头挤在一起看了,无不大惊失色。纷纷跪下大表忠心,然后痛骂宜臼无父无君,罪大恶极,理应拿来问罪,问完就砍头。

又有人问幽王这信是如何得来。这时幽王才想起你。把你宣上殿来,当着众文武大臣把你夸了一通,任命你为国师,走到哪都“如朕亲临”见官大一级。你春风得意,壮志得酬,好不惬意!

派出去的人搜寻宜臼不得,早有守城将士来报,废太子昨夜行色匆匆,出城往东去了。

此时又恰恰收到东面申侯特快专递送来的奏折,涓涓教导幽王如何做一个君王,里面说什么:夏桀爱妹喜,商纣疼妲己,而大王你又宠起褒姒来,像极了昏君,暴君,亡国之君!赶紧的把褒姒砍了,恢复我女儿的王后之位,还让我外孙做太子,不然可就真的要亡国,别说我没提醒你!最后还来了两行:

“以上

您的老丈人”

幽王气得浑身发抖,连问:

“竖子乱言,谁去与我抓了来?我要亲自打嘴!”

虢公一马当先:

“给我一支人马,定当将其拿下!”

你却开口了:

“我去吧,我官比你大!”

虢公被你气得哑口无言,只拿手乱指。你又喝:

“大胆!”

威风八面,十分过瘾!幽王觉得有趣,抬眼看你,目光里满是崇拜。你又说:

“申侯对大王不敬,理应削职降薪,以儆效尤,再领兵征伐,方显天子神威。”

幽王听了,点头连连,将申侯贬为申伯,叫人站在金殿大声宣读任免诏书,就盼着几百里外申侯听见,聊以解恨。又命你为将,虢公为辅,即日兴兵伐申。

下得殿来你正要回府,却不知自己的国师府在哪里。一心想着为国尽忠,自己府邸都无暇顾及没作安排,想到自己如此高尚,鼻子一酸,感动得热泪盈眶。

明日再说吧,今天随便逛逛。信步乱走,远远看见一大户人家正往外搬东西,你走近上前就问这是要去哪呀!那些做粗活的仆人们似乎既聋又哑,你连问了几下都没人理你,觉得没意思,正要离开,听得有人在身后说话:

“你这骨骼惊奇的妖人,还我先王来!”

你这一惊可非同小可,猛回头见一老头,看去像刚脱了朝服的大官,正呵呵地看着你。你知此人来头不小,忙拱手说:

“老先生何出此言?”

这老头正是伯阳父,退下来后一直迟迟不愿离京。昨夜又占了一卦,那卦上说再不走就走不了了。这才匆匆收拾家当,打发众小姐姐,各奔前程而去。

伯阳父十六年前见过你,差点随宣王追了进去。刚趁你问仆人话的功夫又掐指算了一算,知你大有来头,出言将你留下。两人携手来到书房,分宾主坐了,喝茶,说话,伯阳父先开口: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来了?”

你说:

“嗨,进进出出来来去去,这就是我的命,由不得我自个了!”

伯阳父便不语,手藏在袖子里又掐了一通,才说:

“要来的,任你做什么,终归要来,只分迟早。像是一个人跌入泥潭,不动就缓缓沉没,动得厉害,沉得更快。这道理先王不明白,我才刚明白,你可明白?还有你,明白了?”

你不明白这老头为何要问两遍你,似乎有两个你。

你嘿嘿嘿傻笑一阵,没话找话:

“你和先王更熟一些?”

提起宣王,伯阳父脸上露出回忆的光芒:

“先王常来我这里,他肾不好,做君王的,都虚!任你位极人王,躯壳终究寻常……大周完啦!这事也怨不得你,你想活命,早做打算!……回去见了那姓薛的,给我带句话。”

犹如晴天霹雳,你这一惊,魂直飞出天外,半天不敢回来,留下一副躯壳,呆呆地望着老头,不知此人何处神仙,许久才囔囔道:

“要我带什么话?”

“什么话?”伯阳父冷笑一声,“就说我大周的浑水,可不是那么好趟的!”

说完就起身送客。你人虽然出来,神志犹自茫然。虽说幽王封你见官大一级,只不过是一句空话。自己根本就不属于这个时代,怎么混都是个外人。便有些消沉,又想找郭又直了。

第二天早朝,你缠着幽王交割了兵符将印,要了府院宅邸。又支了一年的工资,买了妻妾奴仆,挑了随身侍卫,这才像模像样做起三军统帅来。然而除了穿墙,你什么都不会!眼看着发兵之日就到,军营设在何处都不知,问那虢公,虢公的目光总落在你身后,似乎你是空气。你也只好赌气回府喝酒,诸事一概不管,也不知怎么管。

未及发兵,一日听得城外人声鼎沸,早有人来报,镐京被围,里三层外三层,层层都是犬戎兵马。

原来早有细作报知申侯,这无耻之徒,竟然先下手为强勾结西戎来犯。

幽王大惊失色,连忙问计,你已知结局,一言不发。那多谋的虢公,又想起骊山脚下的烽火台来!只见烽火连连,狼烟滚滚,始终不见勤王将士来。

犬戎日夜攻城,幽王命你领兵迎战,你侧耳倾听,始终没有郭又直熟悉的声音。只得领兵出城,命人挂起白旗,一路畅通,来到戎主马前,翻身下马,伏地不起。戎主下马搀扶,两人相视大笑惺惺相惜。

须臾城破,虢公早被一刀砍死。幽王带了褒姒从后门逃走,最后一个忠臣,司徒郑伯姬友,既忠且勇,舍命护驾,眼看就到了骊山。戎兵又将骊山团团围住,大喊大叫“休走了昏君!”幽王抱了褒姒,哭哭啼啼,郑伯就劝:

“事已至此,哭也无益,我拼了性命,保你杀出重围,先到郑国落脚,再图后事。”

幽王这才后悔当初不听郑伯之言,只是悔之晚矣。郑伯纵然骁勇,终被乱箭穿身,幽王被你一刀砍死。褒姒貌美,被带回帐中取乐。

申侯赶来闻得幽王被杀,便有些不高兴:

“我只想让你给他点颜色瞧瞧,怎么擅自把他给杀了呢,他虽然坏,终究是君王,弑君之罪,只怕落到我头上了!”

一面嘟嘟囔囔,一面收尸厚葬,略表补偿,以示忠正。戎主就哈哈大笑,耻笑申侯装模作样,你也哈哈大笑。

申侯听宜臼说起过你,如今见你和戎主亲如兄弟,也不敢把你怎么样,眼见着你们在城中杀人放火,抢夺财宝,盘踞不去,心中恨恨不已,暗中修书三封,发往晋、卫、秦,恳请勤王。又遣人至郑,备述郑伯之死,叫世子速来报仇。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