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薛家河的头像

薛家河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20
分享
《东周列国别传》连载

第八章 收复镐京

不久四国兵至,又将镐京围了水泄不通,你见戎兵孤军无援,心中忧虑。那戎主一身草莽,腹中犹甚。日日只管数钱饮酒,调戏褒姒。

褒姒本冷若冰霜,如枯木死灰任人摆弄,见你同来,忽又活转过来,与戎主嬉笑调情,全无半点哀痛,你觉得奇怪。

且说申侯见救兵已到,心中暗喜,正筹谋划策如何里应外合,你忽然穿墙而入,大叫一声:

“原来是你在搞鬼!”

申侯听了,忙命人将你拿下,只见你墙里墙外,穿梭自如。又冲着申侯来回奔跑,仿佛申侯是一道门。申侯无奈,只好恳请你坐下,有话好好说。

你先发制人说:

“犬戎野蛮无信,不足以交,我来本想劝你反了他去,不曾想你倒先行一步了,如此我们便是同道,可以同行。”

申侯听了,更不怀疑,上前拉住你手,似乎有些激动。你在申侯手上拍了拍,又说:

“我与戎主厮混了几日,他倒认我是个知音,对我颇为信任,言听计从。回去我就劝他先差右先锋将金银财宝分兵押送回国,以削其势;再命左先锋出城迎敌,以空其城;我仍陪他饮酒作乐,以慢其心。你可趁机大开城门放四国人马进来,大事可成!”

申侯听了,热泪涌上心头,再从眼眶往外直冒,如两汪清泉,躬身要拜,你忙伸手扶了。又劝慰道:

“大家都是忠于大周的,我们忍辱负重,比那愚忠拼死博名的,不知艰辛多少倍,忧心如焚不说,如履薄冰不说,单就背负世人误会唾骂,若无你我这等胸襟气度,这等爱国情怀,是万万不能支撑到今日的!”

这时你再也拦不住,只见申侯泪流满面,号啕大哭,趴在地上向你拜了又拜,哽咽道: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

抬头看你,显然他不知道你的名字,你没有名字。我一生低调,你亦当如此。你见申侯情绪来了,不好扫兴,便说:

“你就叫我大哥吧,大家都是兄弟。”

申侯这才接下去说:

“知我者大哥也!”

你把申侯搀扶起来,申侯便一口一个“大哥”,叫得十分亲密。全然不顾他六十出头,你二十不到。

褒姒还有一个儿子叫伯服,有没有出生我不知道,没去关注,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跟宜臼争位,他已完成使命,可以不用出生了。免得再挨一刀,岂不美哉。

褒姒存在的意义是协助幽王亡国,也完成了使命,决定去死,褒姒死前还有个要求,希望死在你手里,你怀里,这样才完整。申侯带着人冲进来时戎主早跑了,褒姒正在那里死。死是痛苦的,比活着还痛苦。褒姒死前看着你,有些满足,终于咽了气,不动了。

你独自挖坑把褒姒埋了,脱了一件衣服陪她。

申侯大排筵席,款待四路诸侯。卫武公姬和,八十多岁,还舍不得退下来,连打仗也要冲在前面,真不知他儿子们怎么想的。晋侯姬仇。秦君赢开,此时无爵,故称秦君,马上就可以称秦伯了。郑世子掘突,二十三岁,又高又帅又勇敢,一身重孝,惹人叹息。

大家正要举杯同庆,卫武公姬和想着自己年龄最大,要说点德高望重的话才好,杯筷一推:

“哟……呔!”

话未出口,却被你识破,大喝一声:“老人家所言极是!今日君亡国破,岂是我等饮酒之时?”

众人早看你奇怪,又见你狗胆包天敢抢卫武公的话,个个放下酒杯就要来撕扯,申侯大喝一声拦在你身前:

“谁敢动我大哥!若非我大哥妙计,尔等此时只怕仍在攻城!”

众人忙问何故,申侯这才娓娓道来。大家纷纷感叹人不可貌相,这么丑的人居然有如此胆魄和智谋,对你敬重起来。

卫武公见风头全被你抢去,也只好吹胡子瞪眼,哼一声坐下谁的气都生一遍,我都不敢看他!

现在你德高望重,义不容辞地说:“国不可一日无君,故太子宜臼仍在,我们何不去迎了来,安排他即位呢?”

众人连连点头称是,都想夸你两句,和你套套近乎,却不知你官拜何职,爵居几品,不敢贸然上前,只好一旁观察。你若开口,无不点头称赞,你若微笑,无不哈哈大笑。你倒也欢喜,不怎么想郭又直了。

这时说起派谁去迎宜臼来镐京,郑世子掘突蹦出来说:

“我来我来,我去我去!”

你拍拍世子肩膀说:“你热孝在身,还是安心守灵!长途跋涉这种事,交给我这等丑鬼!”

大家听了,更加叹服。四路人马这才开始吃喝,酒到酣处扫开杯盘,叫一会写字的上来,蘸饱了墨,上书:“来即王位”,提笔自信,落笔有力,好字!五路诸侯都签了名。唯你不签,收起来揣在怀里。申侯说去我老家自然我来引路。哥俩同行,一路无话。

却说废太子宜臼,自外公跟随戎兵走后日夜悬心。闻得幽王已死,这才欢喜。这日正在自斟自饮,举杯向左祝曰:“大王请!”举杯向右回曰:“那朕就喝了?”一饮而尽,手打拍子摇头晃脑,喜得口水流出来也顾不得擦。忽有人报外公申侯回来啦,带着诸侯联名表章,恭迎自己回京。又闻得父王已死于犬戎之手,大惊失色,捶胸恸哭,恨不能替父王而死。众人都劝:

“太子当以社稷为重,早正大位,以安人心。”

太子丧父之痛,几近昏厥,哪里还把即位这等小事放在心上,只是大哭,无人能劝者。

你挥挥手让众人出去,坐下倒了一杯酒自己喝了,悠悠地说:

“都出去了,太子节哀吧!”

宜臼泪根不甩自断,一擦就干净了。也倒了一杯自己喝了。冲你一笑:

“当日我若不是跑得快,就给你害死啦!如今我做了大王,你还是滚回去的好,你这个妖人!”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