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薛家河的头像

薛家河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20
分享
《东周列国别传》连载

第九章 东迁

太子宜臼勉为其难,穿上君王专用工作服,来到太庙祖宗及幽王灵牌前,嘴中念念有词,不知说了何话。平王即位。

升殿开会,大臣们都来了,还请来一些退居二线的老臣作嘉宾,如前太史伯阳父。

头一件论功行赏,平王喊外公申侯上前,只说外公功劳最大,恨不得拜为亚父。要加爵为公,申侯坚辞不受。各国皆有封赏,秦始有爵,赢开从此为秦伯。另留下郑伯为卿士,辅助天子。至于你,平王就冷笑,命人端来一杯酒让你喝,味道刺鼻,有毒得厉害。

你正犹豫是穿墙就走还是端起杯子逼郭又直现身。只见申侯“扑通”跪倒在外孙面前:

“我大哥有功无罪,大王要弄死大哥,也弄死我吧!”

平王勃然大怒:“我杀这妖人,就像捏爆一个屁,你爱死不死!”

申侯大哭,以头碰柱却歪了一点,蹭破一点头皮,血流一脸,四肢乱蹬鞋早踢飞,大哭不绝,大臣们议论纷纷,都说大王虽然长得一般,却如此以貌取人薄情寡义,那些长得丑的,脸上颇有不平之色。伯阳父笑而不语,更显得高深,两手拢袖也不知袖里在干些什么。

平王无奈,只得还请你做国师,“逢官小一级,见谁都像见了朕,遇人就拜。”

你忍气吞声谢了恩,按官衔排队,直站到殿外去,里面的话听起来就有些隐约,似乎活人安排了,说起死人的事。谁谁谁虽然死了,也不能白白放过,要狠狠追贬。

接下来讨论的先王的谥号,众人都不敢言。平王便说:

“无需顾虑,但求直言,先王为奸贼所惑,晚节有瑕。”

众人仍寂寂无声,唯有你在外面跳脚大喊:“先王荒淫无道残暴不仁。送他一个“丑”字最合适不过。”

平王不怒反笑:“这丑鬼,说得倒有半分道理。”

众人这才七嘴八舌,把世间贬义词通通说了一遍。平王忽然朝伯阳父转过脸来:

“太史公为何一言不发?”

伯阳父稍一拱手,这才气震山河:“我能掐会算,先王从来都不来找我,一点都不追求真理,只听谗言,性格乖张,行动怪异,薄情寡恩,十足的一个昏君,送他一个“幽”吧。草民告退!”说完就走,也不说让人家送一送。

伯阳父出得殿来,看到宫中自犬戎到此一游之后,火焚马踏,满目狼藉,心中一声长叹:“这大周,不亡也亡,名存实亡啦!”

你看老头出去,才知道这老头的名字来历,想上去打个招呼,谁知人家看都不看你,毕竟你官职太小,站在那就是一个无名小卒。

平王看活人死人都安排妥当,便说这堂堂皇宫,破败得不像话,你们谁出来给朕修整修整。大臣们一个推一个,推到你这你推无可推,因为你逢官小一级!只得应了,天天喝酒,不在话下。

再说戎主逃回自己地盘,越想越气,自己完全就是被利用,劳而无动,一场空忙,卸磨杀驴兔死狗烹,真真气煞我也!好在道路已熟,没事就来骚扰边疆,岐丰之地占据大半,眼瞅着又要杀入镐京。

平王日夜揪心,坐卧不宁。这日早朝,就问宫殿修复进展如何,大臣们一个问一个,最终问到你头上来,你在殿外,靠着柱子坐了,手里一个酒葫芦,喝一口酒看一会儿天,早上九点钟的太阳稍稍有点晒。已有七分醉意,忽听前面只比你大一点的官,位置刚好在殿门上,前面的人挤一挤他也能进去,退一退他又得出来,就这么一个地位的人,对你大呼小叫:“孙子!前面问你修宫殿的事呢!”

你“哦”了一下,仍旧看天,又咕一口酒。不多久你感觉自己被两人架起来,丢在地上,抬头看见平王了。

平王脸上变颜变色,喝道:“大胆丑鬼,玩忽职守,交代的事情不做,上班时间喝酒!罪当砍去四肢,削成人棍,种在街头,等死!”

你也生气了,大骂起来:

“滚你妈的!老子堂堂一个,一个……”你本想说国师来着,可那幽王那会的国师只做几天,而平王这的国师地位何其低下,尚且国师本就是些歪门邪道,“国师”这称呼被你弃掉,唯一可以引以为傲的就是你来自2020,只是2020的人了何其之多,你又算个什么!一直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古代就能为所欲为,见谁都能糊弄,自己除了穿墙逃跑之外,一无所长,耍点小聪明,凭着无耻皮厚,哄骗一些老实人。算了算了。

平王见你低头不语,就笑:

“先押在一旁,散朝后我另有事问他!”

又说起修宫殿的事来,众人一面骂你喝酒误事,一面诉苦国库早被劫洗一空,百姓去之大半,怨声载道,再去抓免费苦役只怕大家也要伙同犬戎造反啦!

平王沉吟好一会,才说:“那就搬家吧!不是有个备用的都城洛邑吗,我们赶在年前搬过去,过了年,一切从头再来!”

大家都说好,还说我们咋就没想到捏,不愧是大王!唯有卫武公,上次风头被抢过之后一直耿耿于怀,这次见你失势机会难得,仗着年纪大,明明八十多,谎称九十多,啰哩啰嗦,说了一堆标新立异的话:

“我年轻时也和大家一样,看事只顾眼前,如今年纪大了,知道的自然更多一些,不然,年纪还真的活在狗身上去了!镐京风水天下第一,左有崤、函,右有陇、蜀,坐镇天下之要,弃而不守,只图安逸享受,而不励精图治,一味逃避,只怕大周日后不亡也亡,名存实亡了。”

说得平王脸上很不好看,大家也有人心中暗自同意老东西的话,只是呆着这里实在太艰苦,谁的江山不是江山呢,自己不过是个当官的。便纷纷说卫武公年纪大了,净说胡话,一个劲的怂恿平王搬家。最后大家一致同意,迁都

散朝之后平王等众大臣退去,便来问你:

“你觉得武公所言如何?”

你冷冷地看了平王一言:

“你都有答案了,还来问我!满朝文武也只有武公一个忠臣了。他年纪大,不怕你他把怎么样,才敢说真话。有什么样的君王就有什么样的臣子,你好逸恶劳,臣子乐得安享富贵,得混且混。你吃不得苦,又懒又没志气,跟你死鬼老爹一个德行,大臣就算一时留住了你也改变不了你的庸碌无为的秉性!再说大周气数已衰,也不是你小小一个君王就能逆天回力的。顺水行船也是一种帝王态度!......你要把老子怎样?你知道是杀不了我的!”

你知道谁都能杀死你,除了穿墙别的你什么也不会。你希望能唬住平王。周平王倒不着急杀你,只是一阵冷笑:

“我自然知道卫武公说得有道理,但若要我在这破墙残桓之中吃糠咽菜,我还做什么天子,拿个破碗要饭去好了么,我历尽多少艰辛才有今日,苦尽甘不来,我也未免太吃亏了些!说什么励精图治,好为子孙建立基业,笑话!自己有肉不吃让子孙吃,那子孙该不该吃呢,照理也不该吃,得留下给子孙的子孙吃,如此世世代代都受苦,辛苦抢来的肉不吃,有朝一日全被别人抢了去,再想吃怕是来不及了!”

“今朝有肉今朝吃。”

“然也!而且我要让天下人都看看,让千秋万代的后人都看看,即使迁都洛阳,老子也有信心让大周再次发达中兴。既然老卫为你求情,就留你一条狗命,别让我再见到你!”

你穿墙而去不提。

且说平王迁都洛阳,洛阳车水马龙人多,宫阙壮丽巍峨,与镐京沦陷之前无二。平王遣人驾了马车围着洛阳城兜了一圈,十分欢喜。朝堂上一站:

“来人,多备酒肉,今日须与众卿一乐,方不负此辞旧迎新之盛。有善为辞赋者,可以大放文采,写写大周的日月山河,寡人的英明神武,力求真实低调,不可浮夸乱捧,切记,切记!哈哈哈哈!”

说好的同乐一日,经不住各方诸侯天天来拜贺,酒宴便歇不住,一个月下来,平王就微微胖了,为国饮酒,甚为操劳。这一日舞浓酒酣时,平王一半身子已在醉乡,斜了眼问众臣:

“还,哪家没来呀?”

“都来啦,都来啦,我王如此大喜,谁敢不来呀!”底下众人信口开河,随意应付。独有旁边立了一位三十出头神色严肃的太监,掏出一张纸来,展开查看一番,朝平王跪下奏曰:

“都来啦,除了......”

所有人一惊,有人尖叫:

“除了谁?!”

“除了荆国。”

“哈哈哈哈” 有人笑。

“哈哈哈哈” 有人大笑。

“荆国?” 周平王从宝座上挣扎着起来,“化外蛮荒偏僻弹丸之地,当年俺爷爷派了一支轻骑前去教训了他们一顿,令他们每年进贡一车菁茅草,以表顺服之意。这次没来,莫非是消息不通,把那一车草仍推到镐京去了不成?”

“就算消息不通,也是有罪,大王,不可轻饶!今日一国不来,他日百国不来,唯有惩一戒百,方是王道!大王,弄死他!”

大臣分文武,文臣都说要弄,武臣却说算啦算啦打你妈嘞打仗好累的好不好?平王想了想,说:

“要不接着喝两盅再议?”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