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杨玉亮的头像

杨玉亮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2/13
分享

雪谷真情路

大雪纷纷满天飞,除夕将近人难归。

燥燥在心急如焚,淩怜游子何时回。

1

距离除夕还十六个小时,整个城市都笼罩在大雪的覆盖之中,天空白茫茫一片。街道上迅速皑皑似铺着地毯一般。X市汽车站,人来人往,拥拥堵堵,人声如为千万只蜜蜂,“嗡嗡嗡……”吵的人头脑发胀。而很多急着回家的游子,被无情的滞留在汽车站。

齐畯是一个在市里务工的建筑工人,也在这回家的大浪潮中。此时,汽车站广播之中不停的播报着许多线路暂停的消息。齐畯仔细听了听,想:“算了吧!只能在年过了再回家了 ”

“XX县的顾客,还有一个人,一个人了,凑够一个人,就立刻出发 。”

有一青年在人群之中呐喊着。齐畯转身问吆喝之人说:“那条线路不是暂时运营了吗?”

青年笑眯眯望着齐畯说:“没有,前面有一辆车已经顺利到达,一切安然无恙。你是不是去XX县的?”

“是!”

青年立即拉着齐畯的行李,向车站里面走去。

齐畯心中惊诧,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在心中激荡,这是前所未有的心慌,就像有一场未知的危险蠢蠢欲动一般。

车子还是照常出现了,绕过繁华都市,车子渐渐驶进幽静的山路上。齐畯心中七上八下,燥燥难安。而在客车上之人,谈笑风生,一种安逸,似乎没有人担心天气会有什么影响。客车上流动电视放着一些DVD碟片,人们尽情欣赏着电视中精彩画面。在齐畯旁边,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穿着粉红风衣,长发披肩,姣美之最,惹人不由心生爱慕之意。女孩翛然拿着一袋瓜子,磕着瓜子,丝毫没有意识到即将会有一场大灾难。

此时,车子外面朦胧一片,什么都看不见,车里空调暖和的让人觉得昏昏欲睡。齐畯心中却是惴惴不安。

车外,天空飘的鹅毛大雪,更加猛烈,车子在山谷之中飞速前行,屾屾两山,峭壁巉岩,在山谷两侧,褊狭的山谷中,有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极为不平坦的在半山腰盘旋。在道路下面是倾斜的陡坡,下面有一条河流,冰封的严严实实,树木枯枝处处皆是。道路时缓时陡。车子像一阵狂风卷起飞雪,像漂移一般。

一个小时候,大雪越加猛烈,地面光滑无比,车子到了一个急转坡度前,司机停下车,注视着前面的路。众人不知为何。副驾驶员问:“怎么了,怎么不往前开了?”

老司机将车子熄火说:“不行啊!这段路怪异的很,我们不能冒险,人命关天啊!”

副驾驶员是一个青年,看样子刚刚跑车不久, 望着窗外大雪,这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实在不易泊车。外面大雪如一块厚厚白布,将车子前面蒙的什么都看不见。一个病恹恹的老人上前,裹着绿色军大衣,望着外面,大声说:“俺觉得不行,老师傅说的对,这段路急坡急转,不可以冒险。”

这个时候,车里喧哗一片,有人嚷嚷着说:“那我们不能回家怎么办?赶紧开车,快点,家里人还等着呢!”

年轻司机回头望着众人说:“大家稍安勿躁,我来开车,保证会到XX县。”

车路下面是嵁岩数丈,山路多有反转弯,就算晴空万里,也常常出事故。齐畯擦拭一下玻璃上聚集的雾气,望了一眼外面,自言自语说:“这是一个大胆的冒险,如果运气差一点,那就有大麻烦了。”

吃零食的女孩望了一眼齐畯,戴上耳机,尽情徜徉音乐世界中。

2

齐畯一看手表,“唉”的一声叹。

那个穿着绿色军大衣的老人,坐到齐畯前面,对一旁之人说:“这些年轻人真是傲气。”

车子启动,向蜿蜒魔鬼的山路开去。一开始稳稳的,似乎所有的担心只是多余的。在一个急坡大转弯时,惊险的一幕出现了,车子突然偏离道路,向车道外山坡冲去。车子瞬间有四分之一冲到道路旁,车子完全偏离道路轨迹,反而冲向道路一侧的山坡。车子被陡坡旁一棵大树顶住,司机立即熄火,整个车子摇摇欲坠,马上有侧翻的可能。

穿绿色军大衣老人站起来,大呼道:“不好了,车要翻了。”

青年司机大惊失色,吓得魂飞魄散,老司机立即摁下开门按钮,门没有开。

大树被巨大的客压的弯曲,齐畯起身,拿起安全锤,敲打着玻璃。

车里一声声惊叫,大家都束手无策,惊怵尖叫。有一种死亡的气息和大雪相加而来。齐畯敲开玻璃一看,旁边的女孩似乎没有感到危险来临,摇头晃脑哼着歌曲。齐畯立即扯下耳机,大声叫:“快,大家从窗户爬出去。”

老司机伸头一瞧,大树被压的出现裂痕,拉起青年司机大吼:“快点从窗户跑。”

女孩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齐畯立即打开女孩安全带,将女孩向窗户旁一拉,说:“快跳。”

此时,车里乱成一团,有几个人也敲开玻璃,向外仓皇逃生。

穿着绿色军大衣起身,大声叫着:“快快,快点跑。”喊叫着,老人跑到驾驶台前,望着即将断裂的树杆。回身抓起安全锤,立即冲向驾驶台前 。齐畯一看,立即跑到前面,拉住老人说:“快逃出去吧!快啊!”

老人微微一笑说:“这辆车以前是我开的,不知道多少人被我安全送到家,车里还有一半人,我要他们安全的离开。”说着,老人掂起驾驶台一旁的灭火器,使劲砸向前面玻璃。“哗啦啦”一声,玻璃被砸开。老人跳到外面,抱起一旁倒下的木头,向车轮底下塞去 车子已经渐渐倾斜,若没有大树支撑,毕竟会颠倒车身,毁灭性灾难,令人触目惊心。老人年近六十,却已一己之力,想要阻止车子侧翻,一辆大客车,欲要侧翻,仅凭老人一人之力,简直是自不量力。可老翁却做了这自不量力的事情。

齐畯望着老人,他一个人忙忙搬起斜坡上的石头枯木,垫着倾斜的车身。齐畯走到破损窗前,纵身一跳,跳出窗外,众人站在雪地中,眼巴巴的望着客车倾斜 所有人幸免于难,全靠那大树。老人一看大家,和悦一笑。齐畯一看,有一个孩子还在车窗前哇哇大哭,车已经有马上就翻倒,齐畯上前,蹬住车身,脚踏在一旁断树杈上,使劲一拉,将孩子从车窗中拉出来,自己跌倒在陡坡上,齐畯蹬住树杈,将孩子举起,一个消瘦的女子,抓住孩子的手,将孩子拉了上去。青年司机立即抓住齐畯的手,拉住下滑的齐畯,大家上前,使劲将齐畯拉上道路。齐畯躺在雪地中连连喘气。

“咔嚓”一声巨响,树断车立即滚下山沟。大家吓得大吼大叫起来。青年司机一看,大声呼道:“老师傅呢?”

大家面面相觑,齐畯上前,望了一眼,断树杈前有一个千斤顶,在树杈旁,有两具尸体,血肉模糊。一个中年上前,嚎啕大哭。齐畯也情不自禁的哭出声。没有人看到,老师傅跑到外面之时,却拿着千斤顶,他为了让更多人幸免于难,和老人一样壮烈牺牲。齐畯热泪盈眶,望着两具血迹斑斑尸体,缓缓跪下,在脑海想起老人临死之前说过的话。不能让更多的人罹难。方才吃零食女孩颤抖着身子,拉起齐畯说:“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天很冷。”

所有人哭丧着脸,客车坠入山谷,碎冰跌入水中。死亡惊醒了所有人,三十几个人望着那两个为所有人以身垫着车子的人,泣不成声,惊怵难消。

青年司机拿起手机,拨了拔电话说:“妈的,这里一点信号也没有。”

一个少年发着牢骚,向远处一看,说:“奇怪了,雪下这么大,连一辆车也没有?”

一个人站出来说:“有什么车,这条路早就封禁了,这荒郊野外,冷冻寒天,我们难道就死在这里不成。”

青年司机大呼:“大家不要着急,前面八十里有一个村子,我们到那里去,找一个电话,给市里打电话 。”

一个中年妇女瞪着青年司机说:“说的真奇怪,我们都生活在大城市里,有谁能走那么远的路,出发前,你们口口声声说万无一失,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刚才和齐畯一起落泪的青年指着候子扬青年司机说:“是,你为赔我爸爸的命,车是你的,我爸爸说过今天不能跑车,你一意孤行,现在痛快了。”

青年司机望着大家说:“大家先离开这里再说。”

3

回头望,令人潸然泪下的一幕幕越来越远,齐畯哭了,所有人也从心里为两个为大家争取时间的人那里得到生命继续的机会,令人深深惋惜的是,那两个人以自己生命,换回大家的生命。此时,齐畯渐渐明白,不是青年司机谖骗了大家。而是大家太相信运气。

道路上积雪足足有三十厘米厚。周围慢慢地变黑。所有人无精打采的走在大雪中。没有走多少路,大家是哀声叹气,怨声载道。所有的行李随着客车滚到沟壑之中。现代的人,很难走很长的路,有几个人蹲在雪地里,对青年司机破口谩骂。女孩也不顾一切的蹲在地上。

寒风呼啸,冷气席卷而来。大家冻的蜷缩在一起。齐畯望着大家,说:“现在我们必须向前走,天马上黑了,前面有一个山洞,不想走,就等着冻死在这路上。”

女孩还在那触目惊心场景中没有缓过神,齐畯拉着女孩说:“你们不信就在这里等着被冻死。”

夜幕降临,温度急转直下,变得非常寒风,透骨冰凉。青年司机带着大家越来越黑的山路上行走。

离除夕夜仅仅有几个小时,在回家的所有人心里,已经没有了心思,一切还笼罩在惊险的生命选择中。

大家到了一个石洞口前,青年司机司机转身点着人数说:“就是这里了,我们今晚就在过夜,看明天有没有车子经过这里。”

哭丧的青年指着司机说:“人命关天,现在我爸爸无辜枉死,你说该怎么办?”

青年司机望了男子一眼说:“我答应你,一定给你一个交代,现在我们必须要离开这里。天寒地冻的,我不想大家在这里受苦。”

山洞中一片漆黑,可比外面温暖,齐畯带着女孩上前,可女孩畏葸不前,慢步不行。齐畯说:“三十几个人,这个山洞挤不下,可是我们必须留在这里,车子跌进山谷了,大雪封住了山路,没有这样一个山洞,会立马冻死。”

青年司机站在洞口,望着呼呼吹来的雪花,忧容满面。齐畯上前,站在青年司机旁边说:“你不应该这样大胆冒险,现在完了,那两个人死了,碎了所有的心。”

青年司机泪滴闪闪,说:“以前这里很穷,没有一辆通往家乡的车,我爸爸就买了一辆破烂的汽车,在那崎岖的山路上坚持了十年,他谨谨慎慎,安全的把所有人送到家乡。跟他一起出车的人,就是那个穿着军大衣的老人,爸爸临死之前,叫我坚持将家乡的人安全送到家,从家送市区,就是这样,跟着爸爸的司机们,也有了这种想法,可今天,我却对不起爸爸。”

齐畯一听说:“错已经铸成,不要伤心,现在这些人都惶惶不安,还要你带着他们走出这大雪漫天的境地。”

此时,一个小孩子大呼:“我妈妈病了,我妈妈病了。”

青年司机立即打开手机,一个八九岁的孩子急的“哇哇”大哭。齐畯一看,一旁躺着一个老妇人,面色发红,昏昏入睡。女孩一摸妇女额头说:“好烫啊!看样子她发了高烧,不知道谁有感冒药。”

洞中一片漆黑,大家是谁也看不见谁。

青年司机打着打火机,望着横七竖八坐在地上的人们,熄灭打火机,脱下自己身上衣服,慢慢上前,将衣服盖到妇女身上。齐畯隐隐约约望着青年司机,也一样将衣服脱下,加在妇女身上。

刚才哭丧的青年说:“今晚可是除夕,太倒霉了,都是你这个扫把星。”说着,指着青年司机。似乎所有的不幸都是这个青年司机导致。洞中有是一片哗然,对青年司机是指指点点,谩骂声无数。

齐畯站洞口,为两位仗义牺牲的人默默祈祷,女孩走上前,说:“风太凉,雪纷寒,进里面吧!”

齐畯转身,“唉”一声喟叹,说:“你先进里面吧!我想想办法,给那个感冒的妈妈找一点药。”

“可是,现在我们都被困在这里,从哪儿找,大雪铺天盖地,去那儿找。”

齐畯转身说:“难道我们就这样束手待毙,再不吃药,那孩子的妈妈就会越来越严重,那样就太可怕了。”

青年司机拿着手机,微微亮光照到齐畯脸上说:“没有办法了,我问过了,没有人带药,看她身子,令人担忧啊!” 孩子摇着妇女身子,“妈妈”大声呼叫着。

齐畯说:“不行,我家以前是卖中药的,对药理也略知一二。将你的手机拿给我,我去找一些草药根来。”

女孩拉住齐畯说:“怎么可能,这冰天雪地的,怎么可能找到草药?”

齐畯望着女孩说:“我不能见死不救,我去找草药,大家在这里等我。” 女孩没有拦住齐畯,青年司机也将手机借给了齐畯。

有人能够无私的奉献,任何风险也是暂时。

齐畯迈着步子,走过在厚厚积雪中,在光滑的陡坡上,有很多树木蒿草。齐畯趴在地上认真辨别着蒿草的属性,为了精确的辨认药材,齐畯一一尝试。令齐畯沮丧的是,没有那样随随便便就有要的药材。大雪在身上落下,积满全身,耳朵冻的发痛,身上唯一暖和的衣服,也给了那个妈妈,齐畯不禁颤抖着身子 。突然脚下一打滑,齐畯迅速向山谷中滑去。齐畯大惊失色,吓得大叫。一棵树杈横生出来,将齐畯架在树杈上。齐畯一看,手机也不知道掉在什么地方。齐畯趴在地上仍旧刨着蒿草根。刨开一棵草根,掐了一点一尝,令齐畯大喜 。真是自己找的植物。齐畯却不知道,手上已经溜了很多血。齐畯用双双挖着蒿草,心中乐滋滋,满是喜悦。

挖完草药,齐畯觉得全身湿漉漉的,腿脚也拖不动。齐畯拖着身子,向坡上爬去。

回到洞中,洞边有一堆火,微微发着亮光,齐畯拿着草药,喘着长气说:“这是发汗的药材,现在无水无粮,只有让妈妈吃了这药,我们将她堵到后面,避免让她着凉,几个小时就可以好了。”

女孩上前,望着齐畯,含情脉脉,情愫心触。齐畯手上冻的发红,手破的不像样。女孩一看,将围脖取下来,拉起齐畯的手说:“你真是的,看看你的手,赶紧让我包好了,不然就会成为冻疮。”

齐畯坐到火堆旁,所有人将那母子堵到身后,就像一套套棉被盖到母子身上。

马上就到除夕,全国人民在电视机前愉悦的看着晚会,心中幸福的倒数着。可山洞三十几个人,神情凝重,满是愁绪。

女孩掸了掸齐畯身上的雪,说:“这是我四年来唯一一次回家,想不到就在这里只有无尽的想家。雪太大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这团圆的除夕夜,没有电视,没有花炮,只有漆黑和满满的愁绪。”

齐畯望着外面大风凌冽,说:“我在建筑工地上打工,老板跑了,还没有找到,连回家的车费也是向朋友借的,真不知道回家以后,怎么向家人交代。过完年,就要结婚了,估计,人家肯定嫌弃我没有钱吧!”

女孩微微一笑说:“不要这么悲观,你为了一个陌生的人,在这样大雪天不顾一切找草药,这样的人,不会有人嫌弃的。”

那你叫什么名字,家在那个村?”

“我叫方西蓝,方世玉的方,西西公主的西,蓝天白云的蓝,那你叫什么?”方西蓝介绍自己 。

齐畯抓起树枝,在地上写上“齐畯”两个字。

方西蓝一看,笑着说:“好奇怪的名字。”

齐畯望着神情凝重的众人,问方西蓝说:“你会唱歌吗?”

“会!”

齐畯站起来说:“那请你唱一首欢快的歌,就唱《欢乐今宵》吧!”

方西蓝一听,望着众人,微微一笑说:“我明白了,”

4

一阵婉转醉人歌声在洞中响起,歌声绕梁,众人望着方西蓝,被动人歌声牵引,气氛变得没有那样死气沉沉。齐畯起身,随声说:“各位朋友,今晚我们沦落在这里,可我们的心和家人在一起。别再沉默了,也别闷在心里,唱吧!”

洞中活跃起来,所有惊怵的场面荡然无存。有几个人起身,在洞口跳起舞。大家热热闹闹,将所有愁绪抛掷九霄云外。那个一直哭丧的中年人跑出洞外。齐畯跟着出外,青年跪在雪地中,磕了几个头说:“爸爸,您放心,以后我会将输送家乡人的任揽下来,我可以对天发誓,以后绝不会出现这种事情,安安全全的将家乡人运到安全的港湾。”

齐畯拍拍手,啧啧称赞说:“很好,我想叔叔也会瞑目了。”

青年起身望着衣裳单薄的齐畯说:“天很冷,我们进去吧!刚才我还憎恨四哥,是他的执拗,让这次事故发生,可是若是换是我,也会不假思索的行动,因为我们都想继承父亲的精神,却忘记了危险是猝然而至的。”

青年司机走到两人面前,慢吞吞地说:“是我的错,可能我要为今晚的事情负责,以后你要好好的去做,不要像我一样偏执,傲慢和一意孤行,希望你能想我们的父亲一样,将每一个人运输到安全的路上。”

两人相互鼓劲,齐畯望着两人说:“现在我们要这样办,离那个村子还有六十多里路,我去找援助,看样子,这群人都是娇生惯养的人,走一点路就叫苦不迭,我在建筑工地干活,有力量,更在山里土生土长,在天亮之前到村里,把这里情况尽量传出去。”

青年司机一听,连连点头说:“也是,这里有三个病号,其他人也可以走走,可生病的人,就麻烦了。”

齐畯转身向道路北面走去,大雪中,漆黑的夜里,齐畯的身影,离大家越来越远 。

山路崎岖,夜风冰冷沁骨,迎面之风,呛得齐畯无法再前行,在齐畯的心里,这是自己唯一最伟大的事,齐畯鼓劲向山谷外的村子赶去。在心里是十分焦急,顾不上狂风怒号。

方西蓝回到黑漆漆的山洞中,一缕惆怅冉冉在心中弥散而来。外面的风,在怒号狰狞,仿佛告诉人们:“不要出来,敢走出山洞,就是死亡。”

山洞外的雪,一片片刮进山洞,将每个人的心冰冻在山洞之中。整个雪谷被封的严严实实,人不能行,鸟不敢飞,一切就像一座软绵绵的笼子,明明有很大希望,却没有一丝的机会。

方西蓝心中倍加担心,总是不由自主的望着洞外,期望那个初初见面的齐畯能够尽快回来,这个穷酸的小子,让人觉得活力十足,有这样一个人,让人觉得无比的安心。方西蓝多么希望人生的这一次邂逅,给以后留下再相见的机会。可是,那是最遥远的事情,自己只能默默祈祷齐畯能够安全到谷外的村子上,或许就会将交通事故消息传出去,对大家来讲,是一种温暖的援助。

雪不停的下,风一时比一时猛烈,飓风就像一道屏障,隔阻齐畯的前行道路,在此时,齐畯脑海之中出现那个孩子在妈妈身边嘟嘟嚷嚷,哭泣呼叫的声音。齐畯没有怯弱,继续向前走着。风透骨,让齐畯想起所有心中低落的人,没有一点的怠慢之意。

天还未亮,周围还是一片朦胧,隐隐约约之中,看见有一个村庄,雪也渐渐停下。齐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走进村子,有几个人在门前扫雪。齐畯有气无力上前,上前问裹着头巾女子说:“阿姨!你们村长呢?”

女子抬起头,望着齐畯,此时的齐畯一脸焦急,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上还有冰块。女子立即放下扫帚,说:“赶紧到屋中休息一下,天太冷。”

女子带齐畯进屋,请到煤炉旁说:“今年是十几年来最大的雪,大家都在过年,你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齐畯颤抖着身子,哆嗦其言,说:“阿姨,昨天们从市区出发,接过在山谷中出现了交通事故,三十几个人,全部困在山谷之中,阿姨救命啊!”

一个男子进屋,胖乎乎的,穿着绒毛棉衣。口中叼着一个烟斗。一听这样的话语,上前问:“什么,三十多个人,车祸,是不是有伤员?”

齐畯立即起身,身上寒气还未散去,颤抖着身子说:“有几个病人 ,有几个小孩,有一个人,已经病的起不来,再不送医院,就会越来越严重。”

男子立即说:“我去召集群众,拿上铁锹,把村子沙厂的大铲车借上,村里的大小车辆都出师,大过年的不能让他们在山谷挨冻受饿,将道路清一清,就可以让车子接他们。”

齐畯感动泪崩,笑了一声,昏倒在地上。

男子匆匆出门。

女子出门去请村里的村医。而齐畯却起床默默的离开陌生的村民家。

山洞中,有一个人又在哭泣,这哭声令人心中发寒,青年司机打着打火机,望了大家一眼,有一个小女孩在角落里哭,青年男子上前,问:“怎么了?是不是饿了?”

“我怕,好黑啊!我怕!”

旁边一个青年搂抱着小女孩说:“宝贝,你不要怕,爸爸在,爸爸在这里保护你。”

青年司机望着大家,泪滴悠悠入心,万死难辞,也难以弥补这些人。小女孩在爸爸怀里哭着,方西蓝挤到小女孩身边,拉着小女孩的手,说:“小妹妹,你不要哭,姐姐给你讲故事,将一个你没有听过的故事。”

小女孩点点头说:“姐姐你给我讲。”

方西蓝讲道:

很久以前,一个蝴蝶王国。蝴蝶王国中有一个美丽的蝴蝶公主。

有一天,公主和伙伴们到花园中游玩,正在尽情在欢乐之中,有一只蜜蜂“嗡嗡嗡”飞来。公主没有见过那奇怪的东西,王宫中,是不可以让其他伙伴进来的。有人告诉美丽的公主说:“公主殿下,蜜蜂是很危险的动物,它会蛰伤人。”

勇敢的公主没有畏惧,和人们传说的蜜蜂成为最要好的朋友。有一次,蜜蜂在花园的花蕊上停留,吸收着香馨的花粉,美丽的公主生气了,蜜蜂采花粉,让公主心爱的花失去了芬芳。公主勃然大怒,就将蜜蜂赶出去。蜜蜂呢?带着惆怅离开王宫。在蝴蝶王国中,秋天来临了,蝴蝶王国变成了一片凄凉。这是美丽过后的萧瑟美丽公主马上就会随着秋风渐渐萧瑟。

当美丽的公主快要枯萎时候,蜜蜂“嗡嗡”的飞来,将蝴蝶带到农棚中,那里有很多美丽的花儿,蝴蝶公主幸福的笑着。

蝴蝶公主看见蜜蜂在采集花粉,说:“你不要采了,这样花儿会枯萎,我们还是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栖身啊!”

蜜蜂停下工作,将自己辛辛苦苦采集的蜂蜜交给蝴蝶公主,公主尝了一口说:“好美味啊!这是从那儿来的 。”

蜜蜂笑了笑说:“这些就是那些花粉里面的。”

蝴蝶公主开心的吃着蜂蜜。辛辛苦苦的蜜蜂不止将蜂蜜给了蝴蝶,也无偿赠送给了很多很多的人。

这时,老国王拄着拐杖,带着王后走出来,一家高高兴兴在一起。

小女孩不知不觉熟睡了,大家打着盹,眼睛迷离起来。

5

人间处处是真情,天涯暖人心,好人有好福。平淡的人生,并不平凡。

雪谷山洞之中,大家还蜷缩在一起,有的人冻的直接大哭起来。青年司机一看,低着头,自怍羞愧。不知如何面对这些挨饿受冻的人。一个女子站起来说:“前面不是有一个村子吗?我们向那里走,免得困顿。”

青年司机一听,望着几个生病体弱的人,说:“他们几个有病的人,现在见不寒风,要走就得背上他们一起走。”

女子盯着青年司机大吼说:“你要背他们,你去啊!我可不想在这里挨冻,看看外面,路上的雪有四十厘米厚,再不走,就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你不怕,我还怕呢。”说着,女子向洞外走去。

青年司机恓惶不安,望着大家,有些人已经急不可待,可是洞里还有一些老弱病残,妇孺老幼。那些病人怎么办。青年司机望着那些人,痛心疾首。

方西蓝站起来大呼:“你们就这样忍心丢下他们。两位与我们素不相识的叔叔,用生命给我们一线生机,他们很壮烈,让人肃然起敬,更让人心痛不已。齐畯,一个借钱回家的建筑工人,为给病人采药,在这冰天雪地的山谷挖着冻的像铁块一般的土壤,更为了大家,不惧狂风大雪,去村上求援,好!你们要走,就丢下这些无力行走的病人,走吧,我背他们。你们知道吗?齐畯出洞的时候,只有一件单薄的内衣,他的衣服在那个妈妈身上。”方西蓝指着躺在洞里昏昏大睡的妈妈。所有人止住脚步,几个男人才上前背起病患,大家纷纷脱下外套,一件件披在病患身上。

这时,XX县客运站,发出了未报点的班车,也不停地联系着司机。雪谷之外的人们,不知道已经出了大事故。

村子里很多人参与了接事故遇难人员队伍中 齐畯躺在了老乡的床上,女子给齐畯盖上了厚厚的被子。

村民没走一步,用铁锹铲着厚厚的积雪,真情永恒,爱心长美。大家都知道,每个人都有一个家,这个时候,家人在放下过年的安乐,愁眉苦脸在客车站等候,有的人含泪待,不见亲人归,充满了期待。村民们,没有一个懈怠,积极参加在接人的使命中。这一群由爱心组建的救援队伍,可歌可泣,令人感恩在心。

雪地里,多了一些脚印,和团结的人们。

下午,所有人眼前一亮,一些村民向大家走来。青年司机一瞭,欢呼说:“他们接我们来了,有车了,生病的人有救了。”

胖子一头大汗,望着几个精神不振,病殃殃之人说:“兄弟们,赶紧让生病的朋友,小孩,老人请上车。”

此时,道路没有一点雪,干干净净,所有的积雪都堆积在路边。方西蓝望着村民,四处张望,走到胖子面前问:“那个男孩呢?”

胖子一看,说:“他病的比他们还厉害,在我家休养。”

方西蓝点点头,大家回首望着雪谷深处,仿佛那惊险一幕就在眼前一般。方西蓝心中触动,经过这样一次生命旅程,心中为两位伟大叔叔祈祷,更加欣赏齐畯的无私。所有的一切在村民的救助中,大家从灰暗的阴沉中走出来。散开阴霾。 旭日东升,阳光照耀在大地上,折射出万丈霞光。此时的阳光,格外的美,让人如获绝世美景。

方西蓝望着车窗外,美丽的风景,也比不上跟在车子后面,嘻嘻哈哈,幸福交谈的村民。人间处处有真情。让每一个人心中暗暗触动。

方西蓝跟着胖子到家中。

照顾齐畯的妇女对胖子说:“你说那孩子傻不傻,不想让我们花钱,偷偷的跑了。”

方西蓝一听,心伤,说:“不知道去哪儿了?”

妇女也满是怜悯,说:“这个村子有两条路,不知道他去了那一条。”

齐畯默默离开。而方西蓝心中,将这平淡而又不平凡的齐畯当做幸福的归宿地。

青年司机走到方西蓝旁边说:“小妹妹,不要担心,吉人自有天相,他是一个好人,一定有福报。”

人生中,有不尽悲欢离合,缘分也在一聚一散之中显得那么的神秘。

6

三年之后,通往XX县的道路重新修建,在原来的基础上,加了一些隧道,这对行车在路上司机来讲,是一个惊人的消息。开工的时候,方西蓝加入到了家乡道路建设之中,以她专业的技术为自己家乡开辟条安全又平坦的路。也许人不可以在同路走,无论从那里来,总有一两个相同目标的人。在隧道中,有一个平凡的工人乐此不彼的谨慎工作。这是他的期望,那一次触目惊心的事故,让每一个人记忆犹新,齐畯兢兢业业,为家乡的通衢大道流尽血汗。

大战十个月,工人们忠于职业,修建公路的工人全部是期望有一条宽敞平坦公路的家乡人。一条笔直的公路出现,人们再一次愉悦的上了大巴车,回家的渴望,让每个人心中充满了喜悦。一个穿着粉红裙子女孩登上了一辆通往XX县的客车,这是最后一班车。当女孩上车,车上只剩下一个座位。座位窗户旁,有一个俊朗男孩,躺在座椅上,戴着耳机,尽情徜徉在音乐世界里,男孩头靠着窗户。女孩就是方西蓝,这时的方西蓝是一个工程设计师,在她心里,能够勘测,设计出安全性最强的公路,是最光荣的事,因为那关系着千万人的生命。方西蓝望着男孩,三年前那段旅途所有记忆一时间涌现出来。齐畯的面孔也隐隐约约浮现在面前。

一位中年,大呼:“各位旅客,我们乘坐的这次客车马上就要出发,请大家系好安全带,坐在外面的旅客,将安全扶手放下。”

方西蓝一瞧,望着走过身旁的青年男子,笑着说:“是你啊!”

司机扭头,说:“是你,三年前的那个大学生?”

一个小少年调皮的给方西蓝做了一个鬼脸,方西蓝一看,那个在三年前病的死去活来的妈妈也在车上。车子缓缓驶出车站。方西蓝想起三年前一幕幕,不由地沾沾自喜。当所有人遇难之后,大雪漫天,是一个看似微不足道的齐畯给大家希望,可那个齐畯却在大家得到温暖之后,齐畯默默离开。在那大雪中,方西蓝走不动的时候,一个素不相识的齐畯,搀扶着前行,背着前行。那是一段凄惨的场景,也是幸福的回忆。

到了当年的雪谷,公路完全绕开了雪谷,一条平坦的隧道出现。客车穿过隧道,一个临时停车场坐落在半山腰。这里有是一个公路服务区,有汽车保养检修,和旅客临时休息区域。客车驶进停车场,大家纷纷离座走下车。

方西蓝起身,走下车,望着两层高的楼房,心想:“三年前,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山洞,在哪寒风凛冽的夜里,我们大家心连心,相互保护,齐畯也为了那位生病妈妈,弄的遍体鳞伤。虽然那一次相逢,是人生中最短暂的邂逅,我会永远记住你,好人齐畯。”

方西蓝沉默很久,回到车上,坐在窗户旁的男孩说:“请让一下。”

方西蓝缓缓起身,一看男孩,笑逐颜开,惊奇说:“是你!真的是你。”

齐畯脉脉相望,坐到窗前,说:“想不到我们真是有缘。”

相逢,是最动人的歌谣,齐畯没有多说话,望着窗外想:“这里的路平,人生的路也阔了,很多人在安全的路上,安全回到家里,这是一个伟大的建设。”

方西蓝慢吞吞,又羞涩问:“三年来,你还好吗?”

齐畯望着前面的宽阔大道说:“马马虎虎,就是当年的没有钱,说好结婚的对象跟着别人跑了,后来,我一个人重新走了那段惊险的路,想起两位叔叔那无私的场景,黯然神伤,也领悟了生命。重新回到市区,到处找那个黑心老板,经历了一场比那车祸更惊险的故事。”

方西蓝微微一笑,从包里取出一个笔记本说:“我本来不能给你这个笔记本,可我没有那样的忍耐力 齐畯,我愿意做你女朋友。”

齐畯心中一怔,一切来临的太突然,翻开笔记本,满是真挚煽情的情语,句句戳心。

车子继续向前驶去,齐畯阅览着一句句动人心弦的语句,感动心灵。

齐畯看完,将笔记本轻轻放到一旁说:“笔记本我收下了,想不到这三年来,你将所有情感倾注于我,可是,……”

方西蓝望着齐畯,不用解释,一切都显在深情之中。齐畯没有拒绝,默默的接纳了方西蓝。车子向县城驶去。

三年前雪谷的事故,让每个人触目惊心,也同样感恩在心。虽然遇到了大灾难,却换来了真情。人间处处有真情,在所有人心里,美好的夕阳,怎么堪比那美丽的人。而雪谷没有了惊险,生活中多了一些无私奉献的好人,平淡而不平凡的齐畯也得到了幸福。就像那一条曲折蜿蜒的路上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因为生活的旅途,后有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真情在,风雨无阻前进的路,真情在,再难也能过去。

7

客车到了雪谷外的村子,这里非常热闹,有很多赶集的村民在这路优越的购物,方西蓝害怕齐畯会在这个村子下车,因为上次就在这样分离。方西蓝望着齐畯问:“你是不是要在这里下车?”

齐畯一听,回答说:“是,我家在东,并不在XX县,我们就在这里分开。”

齐畯将满是文字的笔记本交给方西蓝说:“还给你。若是再能相逢,便是缘,那时的我们,也许是更深一层的朋友,我接受你,只是朋友而已。再见了!”

方西蓝心中暗暗伤心,三年来,在心里已经刻着齐畯这个人都是面貌,那种深深不散的感情,是难以放弃的真挚。在西蓝的心里,还是想回到患难与共的三年之前。那个时候虽然怵目惊心,却充满了团结,处处是真情。

齐畯走进一家小院,院子之中栽着一些苹果树,在红苹果下面是石板铺的小道,走过苹果园,有一座简朴的房子映入眼帘,齐畯上前,一个胖乎乎的中年在一旁往箱子之中装着苹果。齐畯蹲下身,一边帮着胖中年收拾苹果,一边问:“叔叔!你们现在过得好吗?”

胖乎乎中年抬起头,望着齐畯说:“小伙子,每年你就来一次,三年了,我们很感激你!不是你常来帮忙,我也一个人忙不过来,你姨病的很厉害,有你真好。”

齐畯笑着说:“比起您,我做的几乎微不足道,您是最伟大的人。”

胖乎乎中年问:“你结婚没有?”

齐畯坐在地上,昂起头说:“以前,我一贫如洗,家徒四壁,谁会看上我,现在,只能看缘分了。”

“以前,你不是有一个女朋友,当时你一声不吭离开,我们都急坏了,最伤心的人,就是那个女孩子,我看到她的真情流露。为你们而着急。人间自有真情在,既然那个美丽的女孩子对你一往情深,不要辜负她,去找找她。”胖乎乎中年说。

齐畯“唉”一声说:“世间最好的是相逢,它会给你不期而至的相逢,将很多不相识的人拉到一起,那是幸福的开始,雪谷的事故是,真想和叔叔一样,离开城市的喧嚣,安安静静的生活在这美丽的山村。”

胖乎乎中年问:“你和那个女孩是同一个地方的人,不回家,又想去那儿?”

“我想去雪谷看看。”

胖中年点点头说:“每年清明你都去那里,现在是国庆,你还要去吗?”

“是,我一定要去,那年,是两位叔叔不顾一切,用自己强大的力量减缓了车子翻倒的速度,才让三十多个人才获得逃生机会。我不去,大家就会遗忘那些可敬的英雄。”

雪谷之中,茱萸朵朵开,溪水潺潺,鸟声和悦,醉人心脾。幽幽的山谷,并并屾山,巉岩两排。谷中树木蓊郁,蜿蜒老路,极为崎岖。野果在山岩上飘香,令人垂涎欲滴,渴望摘下一颗,品味一下酸酸甜甜的滋味,可只要望着诱人的果实,暗暗观赏。

齐畯一个人缓缓走在这条曾经无数次经过的道路上,人生很多时候会改变轨迹,因为每个人都要在对的路上通向未来,当很多人走过那些错的路之后才会找到或建修一条人生的康庄大道。

山光水色,在透进峡谷阳光照耀下,美丽怡人,处处有浓浓惬意。

齐畯走到客车出事故的地方,轻轻跪下,仰天说:“两位叔叔,我们对你无尽感恩,你们在这里为大家而离开人世,三年来,我每年都来看你们,这一是最后一次,道路通了,我也参加到建修公路中,放心了,这一次是一条安全的道路,不会再出事故,还有,穿绿色军大衣的叔叔,您的儿子在您教导下,在新的公路上运输旅客,不负众望,将每一个人运到安全的港湾。我从您们这里领悟了生命,在这幽幽深深雪谷之中,知道了生命意义。现在我以最后的生命,看到了奇迹,看到了愚公移山般的奇迹,就算我现在马上死去,也许像您们一样,安心的去天堂去。”

齐畯起身,向村子里走去。

8

又是一年除夕之前,大家坐上了回城市的车上。当人们抬头望着车载流动电视,一条新闻让大家恓恓不安。方西蓝一看,是一个年轻人得了很严重的病,一条寻求帮助的消息。方西蓝一看,那电视所说的人就是齐畯,一个小女孩指着电视屏幕大呼大叫说:“爸爸,是那个哥哥,他生病了,那个哥哥生病了。”

恰好,这一车人又不约而同的聚齐在一起,车停泊打了路旁,一个青年对司机说:“我们回去吧!他好像病的很厉害,马上就会离开,三年前的除夕之前,真情的我们,不忍心放弃每一个人,现在他病了,那个好人病了,听新闻讲,要有很多钱去大城市看病,我们去帮帮他。 ”

在方西蓝的男孩望着泪流满面的西蓝,再看看电视屏幕播讲的男孩,说:“你说,三年前你遇到一个非常喜欢的人,是不是他?”

方西蓝没有回答,泪珠滚滚落下。说话的青年就是当年那个一意孤行的司机,这三年来他一直在弥补着大家。青年站在前门口,郑重其事说:“各位,齐畯是我们的朋友,大雪中,我们一起走,为了救大家,他也冻伤了自己。别让们他不辞而别,这些年,我和他一起在工地打工,他不停的在奉献,他挣得的钱,一半捐赠给了学校,至少我们三十几个人去看看他可以吗?”

一个中年人站起来,说:“快回去吧!他是一个好人,应该有福报。”

小女孩嚷着爸爸说:“爸爸,我们去看大哥哥,他是那只蜜蜂,我们去看看他。”

车子刚刚离开市区,听到这个震撼的消息之后,又回到了市区。

人民医院急诊病房前,聚集着很多人,方西蓝上前,在急诊门前,有一对夫妻,哭丧着脸,神情非常凝重。有些人是电视台记者,没有人知道一个建筑工人,

却有很大影响力。有这样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三年前的事故之后,在治愈冻伤的过程中,县城医生告诉齐畯,被检查出得了一种奇怪的病。而乐观的齐畯没有理会自己身体,一篇《魔鬼路真情之爱》文章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这篇文章引起很多人共鸣,就是这样一篇写实文章,让很多人关注,最后被一家报社采编,报出以后,市领导高度重视,规划魔鬼路的改建。而齐畯也参加到了改建之中。

急救室门开了,大家心中微微有了一丝悦意医生一看走廊,对大家说:“各位,病人现在还在昏迷状态,不过现在暂时没有危险,请大家回去,医院会精心照顾病人。”

青年司机上前,走到两个穿着朴素衣裳的中年面前,拿出一些钱说:“我们是齐畯的朋友,他会好起来的,这是我的心意。”

大家纷纷上前,将自己带的钱放到齐畯父母面前包里。人间处处有真情,所有的心,和生病的齐畯紧紧的连在一起。

方西蓝将要上前,男朋友拉住方西蓝说:“他都要死了,你还忘不了他,我有钱,他生病也要人可怜,你这样是瞎了眼。”

方西蓝瞪着男朋友,冷笑一下说:“别说了,我们分手。”

到了方西蓝,西蓝上前,蹲到两位老人面前说:“爸妈!您们不要担心,现在医学技术那么好,他一定会好起来。”

方西蓝一声叫,令所有人大惊,妈妈抬起头望着方西蓝问:“您是谁?为什么这样子叫们。”

方西蓝泪光闪闪,说:“我是齐畯的女朋友,马上就要结婚了,应该叫您们爸妈。”

齐畯的父亲缓缓抬起头说:“孩子!你还是走吧!不要再孩自己了。”

方西蓝摇摇头说:“爸爸,我不走,这辈子我与您的儿子生死与共,我要带他出国治疗,我要救他。”

电视台继续现场直播着。将这人间真情传播到很多人面前。

医生见很多人在关注,上前对着大家说:“这种病在临床上也是有机会治好,我们已经请全国相关专家会诊,以我国目前的医学技术,也是有可能治愈,请大家放心,我们会尽心尽力,为好人添加生命。”

此时,医院走廊中,出现很多少先队员,拿着鲜花上前,电视台记者上前,问一位领队老师说:“这些小朋友也是来看齐畯先生的吧!”

老师点点头,神情凝重,说:“是,我们学校很穷,他每年捐给我们五千,改善学生的学习条件,还在北京那边联系一个慈善家,为穷苦孩子助学,以前他是我教的学生,虽然没有上大学,可他为我们做的,很多了,今天我们在这里看他,希望他能够好起来。”

所有人哭了,方西蓝的男朋友转身想着:“我以为自己有钱就很伟大,与这人间真情相比,自己的行为是一种高傲。”

所有人离开之后,爸爸望着方西蓝说:“孩子你也回去吧!还是那句话,你不应该为我的儿子白白葬送一生,他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一个未知数,走吧!就算叔叔求你了。”

方西蓝坚定地说:“我不,我要他好起来,叔叔,您不知道,不但是我,今天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他,他是一个好人。”

这时,一个雍容华贵的妇女走进走廊,方西蓝立即上前,望着妇女叫了一声“妈妈。”

西蓝的妈妈说:“你男朋友病的快要死了,你还不回家告诉我一声。”

方西蓝低着头说:“妈妈,对不起!我和小浪分手了,女儿说过,喜欢的人是三年前的那个好人,现在他就在加护病房里面,妈妈,求您出钱救救他。”

“你瞒着我偷偷去看看你乡下父母,我没有意见,可别忘了,是他们将你送给我。我不管,他是谁啊!要我出钱。”西蓝的妈妈漠视着一切 。方西蓝跪倒在地上说:“妈妈,求您救他。”说着,方西蓝哭哭啼啼,伤心欲绝 。

妈妈拉起女儿说:“看你哭的,我刚才看了新闻的报道,这个人实在让人怜悯。好吧!不过救他可以,本来给你买的房,就不买了。”

方西蓝高兴起来,说:“谢谢妈妈。”

一个星期之后,齐畯被转到上海大医院进行临床会诊。半年之后,一个喜讯传来,齐畯和方西蓝在上海结婚了。

大雪再弥散,铺天盖地,很多游子在聚集在客车站。广播之中不停播报着:“旅客朋友们!通往XX县的客车暂时无法前行,请大家耐心等待!”

雪谷之外的公路上,道路养护员正乐此不彼的清理地面积雪,为车辆的安全,在大雪中冒着严寒清理积雪。

人间自有真情,雪谷不在有惊险,人生也在不断的艰险中,变得更加精彩。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