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许如亮的头像

许如亮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3/25
分享

禁洒令

小秀正在往鸡圈里喂鸡食,青年书记小陈慌慌张张地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告诉她,不得了,李二爷昨晚送医院了,医生说不行了,让你赶快去看看。

小秀手里抓着一把玉米粒,还没送到几只老母鸡的嘴里,看到小陈像失火一样的跑来,语无伦次的说着话,突然像断了根的树,往后一仰,倒在地上。

李二爷是小秀的丈夫,在村里当书记,因为在家排行老二,村里人都叫他李二爷,没几人叫李书记。李二爷年轻力壮,心直口快,性情豪爽,正正派派,在村里是个老资格的干部了。

上午,村里小柱子他爹老柱子来村里找他,说是生了个大胖孙子,请村里干部到他家去喝顿喜酒。

这可把李二爷难住了,如今不比过去了,要是在过去,李二爷保准二话不说,一定给足老柱子的面子。可现在上面出台了禁酒令,明令禁止党员干部在工作日期间饮酒,更不得到村民们家里去吃喝。李二爷当了多年的村干部,这个基本原则他比谁都懂,禁酒令下达后,还没有过有令不禁的。

可是老柱子这杯喜酒不喝也是万万不行的。老柱子除了老一点,特性和李二爷差不多,心直口快,性情豪爽,正正派派,村里的义务老柱子不仅带头完成,还帮助村里做其他村民们的工作,如征地、拆迁、信访等老大难工作,老柱子就站在村干部一边,从中做了不少说服引导工作,就说去年大老张为分地的事去县里上访,谁劝都没用,是老柱子出面把大老张这头犟牛拉回来,又是老柱子一连几天上门做工作,让大老张打消了上访的念头。

不过老柱子也有个倔脾气,要是请哪个到他家吃顿饭喝杯酒不给个面子把个光,他会不依不饶,甚至跟你拍桌子反脸。李二爷知道老柱子的性格,去年村里到各户门上要一事一议筹资经费,过去都是带头缴钱的老柱子竟让村干部吃了闭门羹,说是天王老子来也不给。原来老柱子过六十岁生日,专门为村干部准备了一桌酒席,结果没一个村干部上门。老柱子朝上门要钱的村干部大吼,你们就是看不起咱。

李二爷想了个万全之策,禁酒令禁止工作日期间饮酒,又没禁止在工作日之外饮酒,那咱就在星期天去老柱子家喝杯喜酒,这样既照顾了老柱子的面子,又不违反禁酒令,也让村干部们过顿酒瘾。禁酒令以来,村干部们也确实馋的不行。至于不准到村民家里去吃喝,好办,叫老柱子把酒菜端到青年书记小陈家里去,小陈是村干部,在村干部自己家里喝杯酒,咱是娃娃鱼咬尾巴,自吃自,又没要集体掏腰包,谁管得着呢。

李二爷以这个办法曾经试行过一次,上面果然没有怪罪,也没有一个村民反映村干部搞吃喝,只不过把村主任田山的老婆吓个半死。

田山的儿子考上大学,田山和李二爷商量,上面有禁酒令,咱儿子的升学宴就不办了。但村干部一定要请,村里的干部一天到晚跟着咱跑腿,也很辛苦的,说什么也要把村里干部请到家里喝杯酒。

李二爷说你儿子考上大学值得祝贺,请村干部喝杯酒咱也理解,但一定要在不违反禁酒令的情况下请。田山说到街上的饭店吃,李二爷说你开什么玩笑呢,街上的饭店靠乡里近,酒杯一碰乡里干部都能听到声音,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经李二爷同意,田山在一个星期天的晚上把村里干部请到家里。村干部不多不少,四角对方的桌子正好坐了一桌,因为是村主任请客,没一个好意思推辞的,况且禁酒令以来,村干部一直没聚过,这个机会谁也不想放过。

田山知道村里干部个个都是海量,就连村妇女主任王小玉也能喝个斤儿八两,于是专门到县城的名酒行里批了两箱双开国缘,心想把酒备足了,今天晚上一定要让大家喝个痛快。

咱这个地方不知从哪个年代开始,酒桌上的酒杯统一都是二两五标准的,一桌都倒满两瓶就光了。刚开始大家还喝得客气文明,互相碰杯客套,第二杯时马力上来了,田山说一个不能落后,今晚喝酒都平抬。李二爷端起杯子对大家说,要不是有禁酒令,过一阶段一定会把大家召集起来喝一顿,现在不行了,禁酒令啊。他头一仰,一杯下去了。大家看李二爷都干了,哪个敢不干,也端起杯子喝光了。一分钟不到,两瓶酒没了。

妇女主任王小玉巾帼不让须眉,久经沙场,据说在酒桌上从没碰过对手,这次三杯酒下肚,竟然醉了,先是头晕目眩,然后是手脚冰凉,突然往地上一倒不省人事了。

大家慌了神,赶忙把小玉抱起来送医院。田山家是二层小楼,楼梯过道很窄,又因大家都喝了酒,抱小玉下楼时,手忙脚乱,慌慌张张,李二爷抱头,小陈抱腿,田山托住腰,下楼时李二爷脚底一滑,四个人像滚山石一样骨碌碌滚下楼去。这一滚,酒也醒了许多。

小陈把刚买的“起亚”开来,李二爷和田山就像塞被胎一样把小玉放进车里,然后叫大家先回去,他们三人送小玉去医院急救。看着“起亚”消失在夜色里,田山老婆一屁股坐在地上,田山老婆说要是小玉有个三长两短的,咱家的小楼卖了都不够。

小陈也真够牛的,七两半酒下肚了,“起亚”开的四平八稳的,标准的酒驾啊!

不知谁把小玉醉酒的情况告诉了小玉丈夫,当“起亚”在乡医院门口停下来时,小玉丈夫也到了。田山抱着小玉往急诊室去的路上,被小玉丈夫撞着了,平时爱吃醋的小玉丈夫脸上阴云密布,立即从田山手里抢过小玉,冲着田山说,咱老婆不用你抱。

当小玉吊完第一瓶水,苏醒过来。医生说不碍事,体质太虚,酒也喝猛了,睡睡就好了,其实不用吊水的。也许是吧,小玉前几天感冒刚好,体质确实不好,以前喝酒都是“持久战”,一口一口往下喝,这次喝酒是典型的“突击战”,二两五杯子一口底朝上,三杯酒就喝三口,谁能受得了。

小玉像是睡觉一样,眼一睁坐了起来,看到自己坐在医院的病床上吊着水,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笑着责怪田山说,你买的什么酒,一定是假的,这点小酒就把咱喝晕了,真是奇了怪了。大家看到小玉醒了,也没有什么大碍,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李二爷到家时,夜已经很深了。小秀闻到丈夫身上一股酒味,知道他今晚喝酒了, 一脸的不高兴。问,共产党培养你这么多年,又让你当上村书记,你感谢共产党吗?

李二爷心口一拍,感谢啊,咱跟着共产党绝没有二心。

那共产党的话你干嘛不听?小秀又问。

没有啊,上面领导交待的事,咱是坚定不移,从来不打折扣。李二爷说得振振有词。

小秀说,还坚定不移不打折扣呢,咱是管不住你喝酒,共产党的禁酒令也管不住你,你把共产党的禁酒令当废纸啊。

李二爷被问住了,要不是喝了酒,那张脸一定涨得通红。他连忙表态说,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老柱子请客的事,李二爷不敢瞒住小秀,瞒也瞒不了,酒喝在肚里不可能不冒酒气。他向小秀报告,请求破例一次。小秀没办法,对他说,还能喝酒啊,上次差点把小玉喝死了,咋就忘了呢!李二爷说,可能吗?一个坑怎么可能掉下去两次。

李二爷叫老柱子把酒菜搬到小陈家,老柱子说咱请客也不能麻烦村干部,咱到邻县的城里请,离咱乡远远的,鬼知道。李二爷觉得姜还是老的辣,老柱子比咱聪明,到外县城里喝酒,不要说乡里领导不知道,村民们也无人知晓。

是老柱子租车把村里干部送到邻县的饭店,老柱子计划好了,饭后再租车把大家送回来,咱这次请客每人必须都喝酒。老柱子知道村里干部都是海量,在县城的名酒行里,专门批了两箱双开国缘,老柱想好了,要是不够,就喝酒店的酒。

李二爷吸取上次小玉醉酒的教训,专门安排小陈不喝酒搞服务,要是哪个喝醉了,就由小陈护送到家。同时还特别交待,小玉喝酒不作要求,能喝就喝,不喝随便。李二爷交待时,还调侃小玉,说小玉一点用没得,喝几杯酒就醉得上医院。小玉说今晚哪个喝醉上医院就是乌龟王八蛋。

小玉除了表示自己今晚喝酒决不含糊外,还嘲讽李二爷曾经的那次酒场风波。在禁酒令颁发以前,村干部们喝酒是没有限制的,只要有空,三五个聚一起喝几杯是常有的事。

那时经济条件还很落后,几碟简单的小菜,头十元一瓶的老尖庄,也是极具诱惑力的。有一年,有一户村民在邻乡搞水产养殖,李二爷和计生专干一起来到他家调查核实人口信息,原计划情况了解后立即回去,可是这户村民非常热情,执意请他们在家喝酒。盛情难却,喝就喝吧,反正下午也没啥大事,晚上到家就行。

三个人坐在塘边的凉棚里,一会儿互敬,一会儿平抬,不知不觉干掉了一箱老尖庄。酒足饭饱后,李二爷和计生专干告辞回村。他们来时坐的是公共汽车,回去当然还要坐班车回去,这户村民专门找了辆拖拉机送他们到乡上的汽车站。一路颠簸,李二爷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可是始终没有吐出来。

到站后,竟然没有一辆回家的班车,他们在路边的树底下足足等了个把小时,也没见一辆汽车过来。李二爷醉眼迷离,看到一辆运货的拖拉机过来了,朝计生专干一挥手,上,他一个箭步扒上了拖拉机,计生专干也腿脚敏捷的扒上了车。要不是喝了酒,凭李二爷的性格是决不会扒车回家的。

上了拖拉机后,凉风一吹,好不惬意,他们两人竟然睡着了。当他们醒来时,发现睡在一个草堆旁,身上湿透了,一个大汉手里拿着一个塑料盆,显然大汉是用水把他们浇醒的。李二爷怒火中烧,爬起来就是一拳,正打在大汉的左脸上。大汉见是两个醉鬼,吓得飞跑。不一会来了两个警察,把李二爷和计生专干带到派出所,两个醉鬼刚一坐下,身子一歪,又躺下睡着了。

这时所长来了,一看是老熟人李二爷,心想在哪喝的烂醉,赶快叫人来带回去,千万不能醉死在所里。田山开了辆摩托车来带,两个醉鬼烂醉如泥,根本没法坐摩托车回去,只得叫了一辆运化肥的平板车,两个人头靠头并排躺在平板车上,田山和运化肥的师傅就像运两具尸首一样,一个在前拉,一个在后推,七八里路竟然走了两个多小时。

可是刚到家门,李二爷就像是早晨刚睡醒一样,从平板车上一跃而起,伸了一个懒腰后,朝田山说,你瞎折腾个啥,咱睡觉都睡不安顿。田山说,你早爬起来啊,再早两小时爬起来咱也不用费这么大劲折腾。

这事很快传到乡长的耳朵里,乡长没处理李二爷,也没把李二爷找去谈话。不过乡长在召开全乡干部大会上说,有的人喝酒不要命,只要喝不死,就往死里喝。全乡人都知道,这是说李二爷的。

禁酒令颁发后,精彩的酒场故事不多了,喝酒的人没有“酒”经沙场的锻炼,再好的酒量也掉了下来,酒桌上从没碰过对手的王小玉竟然也喝了去医院。李二爷对小玉喝酒不作要求,意在保护小玉,可是小玉并不服输,反过来讥笑他也曾喝出事来。李二爷心想咱这次是照顾老柱子的面子,实心不想再喝酒,既然小玉一个女流之辈都笑话咱,咱就放开肚皮喝,看谁把谁喝进医院。

酒杯肯定是二两五的,酒桌不是对方型的,加上老柱子的儿子小柱子,一张圆桌坐了十个人,大大方方的。酒店的氛围就是不一样,坐下来感觉上就有了喝酒的兴致。一圈倒完两瓶半没了,李二爷反客为主,酒杯一端说小柱子生儿子老柱子添孙子,咱们村里表示祝贺,他头一仰来了个底朝天,大家一看李二爷喝了,谁还落后,纷纷来了个底朝天。

倒满第二杯时,桌上开始急不可耐热火朝天起来,有人已经上了“高速”。先是老柱子父子俩轮流敬酒村干部,村干部们又反过来轮流祝贺老柱子父子俩,然后大家又轮流敬酒李二爷,李二爷是村书记嘛,被敬的机会肯定比大家多,因为没有平抬,已经分不清谁多谁少。

王小玉倒满第四杯酒的时候,酒箱里的酒已经没得了,老柱子歪歪扭扭叫小柱子去搬酒,小柱子还没把酒搬过来,只见酒桌上像是被机枪横扫了一下,除了王小玉稳如泰山外,其他人要么趴在桌上,要么已经趴到桌下去了。没有喝酒的小陈过来说,不好,今天全军覆没了。

村干部们被一个个送去医院吊水,小陈和小玉忙前忙后的陪着,第二天天亮时,大家都醒了过来,傻傻的说着笑话,只有李二爷还在睡,无论怎么叫都不答应。田山叫来医生问李二爷怎么还不醒,医生没好气的说,只要喝不死,就往死里喝,咱看这次是真的喝死了。

田山一吓,赶忙派小陈去李二爷家叫小秀,要是李二爷真的死在医院里,他这个村主任的担子是没法挑的。

小秀是在夜幕降临时才赶到医院。小秀到医院时,李二爷还是老样子,像个死尸一样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小秀扑到李二爷身上放声大哭,她边哭边说,你死的一点都不冤,咱说话不管用,共产党禁酒令也不管用,咱就知道你迟早被喝死。

小秀呜呜咽咽哭哭啼啼,小玉也跟着落泪。这时,李二爷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对着小秀大吼,哭什么呢,喊魂了啊,咋说禁酒令没得用的,要不是共产党的禁酒令,咱早就喝死了。

小秀破啼为笑。在场的人也笑了。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