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杨金辉 歌原的头像

杨金辉 歌原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2/12
分享

王城隍

齐鲁大地历史渊源,可谓英雄辈出。今天我们要记叙的是民国时期一个村庄英勇抗击倭寇的故事。

这个村庄的名字叫卫固。卫固村始建于春秋战国,距今已有近2500年历史。战国时期它曾是护卫齐国的西大门,故名卫固。卫固的石鼓、点将台、庙宇、以及丁字形的街道等古迹足以见证当年战乱时期的纷争。直到近代道光年间的农民起义和民国时期的抗日斗争,这里的人民以坚贞不屈的铮铮铁骨,续写了一曲曲英勇杀敌的赞歌。现在我们要讲的这个人物姓王,名友青,绰号王城隍。据说城隍是守护神的称谓,谁敢以守护神的称谓当做自己的绰号,这不是吃了豹子胆!可这个王友青却以此为荣,认为这名字是对他的褒奖和鞭策。他常说,我就是要当王城隍,就是要做守护家乡的守护神!

1937年的冬天,王友青刚满十八岁。掐指算来他已在土财主扁富斗家扛活三年,三年来,他起早贪黑在扁家混了个老实勤快的好名声,有了这个基础,便很得东家赏识,于是他便悄悄喜欢上耍刀弄棒,后来又四处求师拜友,这样便渐渐练就了一身好武艺。他的工友长锁见他耍刀弄棒也不甘落后,时常要和他论个高低。好多次王友青带长锁去附近村财主家偷鸡摸狗,竟无一次偷空,因此二人又逐渐成为一对默契兄弟。

黄昏十分,王友青和长锁正在铡草,一捆接一捆的谷秸让长锁累得汗流浃背。长锁一个劲地按闸刀,王友青一个劲地续谷草。王友青望着满脸汗水的长锁说:来,我们换一换,要不今晚你可要累得上不了炕。

长锁说:不用,待会我们到河里游个泳不正好?昨日我下河……水还温着呢!

王友青说:秋天了,水凉,还是不下得好。

长锁笑笑:昨天过午,我游到河中间,还摸到一条鱼,就是一不小心让它给跑了。

王友青:你要是能逮着鱼,我就逮只鸡,鸡肉炖鲜鱼神仙不能比。

长锁说:鸡肉炖鲜鱼我从来没尝过;我知道羊肉炖鲜鱼那可是世间美味。要不那个鲜字就不会那么写,这是村里的胡半仙告诉我,我想想也确实如此。

王友青刚要说话,丫鬟三妮一脸愁容地亟亟跑来,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友青哥哥,不好了,大小姐要出事了……

王友青和长锁脖颈一挺站起身异口同声:大小姐出了啥事?

三妮摒住呼吸:东家要把她嫁给镇子上的霍三门,听说那霍三门可是黑道上的主,还听说那霍三门还是个出了名的大烟鬼……

长锁说:听说他手下有几十号人,跟他混生的都要经过三道门,也就是三道关,叶梅要是去了这样的人家,那不等于一颗极好的白菜让猪给糟蹋!

王友青问:叶梅不是参加了民先队,天天在宣传抗日吗,怎么东家不支持抗日?

长锁一脸无奈:支持个啥,你没看东家天天和保安队拉近乎,说是他的一表侄在保安队当队长,叫什么缸队……

王友青点头微笑:我知道那是缸队长。

长锁:缸是水缸的缸,绰号却是瓮队长。

王友青:闲言少扯,我们得先考虑如何救出叶梅。

长锁问:哥,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三妮干脆利落:她的意思是让你把她救走。她想离开这,她要去学校……

长锁说:那怎么行,她两个哥哥都是保安队的嫡系,万一让保安队缸队长知道……那不没事找事,最好我们不要沾惹这些狗撕猫咬的破事,一旦暴露马脚,谁都担待不起。

三妮说:你们忘了大小姐给你们二人送饭的事了,现在大小姐遭难,难道你们就袖手旁观?

王友青说:大小姐有难,只要她说一声我们在所不辞!平日里,就她对扛活的人好,要不是她,我们不知要吃多少窝囊气。去年我们去镇上送粮食,半路遭劫,东家却把我们整整关了两天两夜,要不是大小姐,咱俩早被砸断蹆了;扁富斗看似仁慈,做事却是心口不一,只要大小姐说的话我们必须听,可怎么才能救出她呢……?

长锁弯着脑袋思忖半天才说:要不我去县大队找个人商议一下,人多力量大,看他有啥好办法,我们在这事上不能出现半点麻痹……

王友青:这么着,咱让大小姐写个信,我们拿着她的信去找人,这就是最好的法。

三妮说:你们赶紧替大小姐想办法,如果这事耽误,那大小姐可就成了霍三门的人。

长锁沉默片刻:这样吧,今晚我去找县大队,友青哥你在家等待时机,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会把大小姐救出,可现在最关键的是绝不可打草惊蛇。

话音刚落,村头一阵吹吹打打的鼓乐,使得扁家不再安静。三妮赶紧上前眺望,只见一支十余人的鼓乐队已走进扁家大院;随后两辆马车载着几个覆盖着大红彩缎的彩礼柜以次驶进院门。三妮一看是霍三门打发人送彩礼来了,来不及细想,赶紧踅身直奔大小姐的闺房。

三妮来到大小姐闺房,发现大小姐正将一条绳索悬挂在房梁,便大声疾呼:老爷、老爷,不好了,大小姐想短见了——

三妮的喊话,立即呼来扁大圈和弟弟扁二圈。扁大圈手脚麻利,上前一脚踹开房门,房门哗啦一响,二人全傻。只见叶梅双手紧抓悬梁绳索,正要蹬开脚下板凳。就在这一刻,扁大圈高声疾呼:妹子、妹子,你这是干啥嘛……!你要是不愿这门亲,咱好说好散,何苦弄要个人才两空哪……!

扁二圈哭丧着脸开导说:姐姐,你怎么能这样嘛……!你怎么就不愿到镇子上去享清福哦……!别看霍三门走路迈着八字步,腿脚像巴狗腿的走姿,可他家可是这镇上最大的土豪。常言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是狗要比兔子强。哪像你喜欢的那几个穷书生…… 你要好好想一想,那几个穷书生将来能做啥?什么抗日救国,你知道小鬼子有多厉害吗?听说一个小鬼子要比我们十几人都激灵,不但枪法打得准,拳脚也是一个顶仨。咱爹就是担心你做事毛糙惹是非,所以才把霍三门的亲事应下来。霍三门虽名声不好,可人家家大业大,你就是再怎么也不会受窘迫。

叶梅听着哥哥和弟弟的一番好言相劝,微微一笑:哥哥你知道亡国奴是什么下场吗?你知道任人宰割又意味着什么?侵略者是没有良心可言的,他们就是一群豺狼虎豹,如果你要没有起码的爱国之心,那只有等死。像霍三门这样的人家,除了当汉奸还能做什么?所以,这样的人家我决不进,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宣传抗日,参加抗日!

扁大圈犹豫一会才说:好妹子,你说你一个女孩子整天宣传抗日,咱爹不是担心你走火入魔,就是担心你再出什么不测。万一再有个三长两短,你说我们这个家不就完了……咱家可就你一个女儿,一家人都拿你当宝贝呢!

叶梅待答不理:拿我当宝贝就得给我自由,你知道人一旦失去自由那像啥!

扁大圈:妹子,咱爹不是不给你自由,是关心你才这么做。你说你嫁个有钱人家安稳过日子不比啥都好,女人就是要安分守己,你怎么就想不开呢!

叶梅说:哥,看来你们是不能真帮我一把,那倒不如去喝你们的酒,扯你们的闲话,你告诉咱爹,事到如今,我一切都想得开,你们再不用为我担什么忧!

扁大圈和扁二圈懵呆了,半天不说话,这时又听到丫鬟三妮的喊话:大少爷二少爷,老爷叫你们前堂陪客……

扁大圈:好、好、好,我们这就来,只是妹子你要好好想一想,你看看现在人家都把彩礼送来了,这也是对咱的尊重嘛……

不一会,扁家大院传出猜酒行令的声音,不过,这个傍晚却显得特别地静。

王友青这时已装扮停当,他穿了一身黑色紧身衣裤,头戴黑色无沿帽,悄悄来到扁家闺房后窗,一个健步就上了老槐树,他站在树杈细细打探房内动静,只见叶梅正在窗下书写着一封信,她似乎意识到窗外有什么异样,赶紧抬头张望,这时王友青已从树杈顺着绳子来到窗台,他悄悄打开窗扇用手打个喇叭口低声说:大小姐,你现在就跟我走!

叶梅喜出望外:友青,你真行,你还有这一手,你说我该怎么跟你走?

王友青双手再打一手势:我带了软梯,你可顺着软梯从后窗到北墙跟…… 我估计现在长锁已去找到县大队,他们很快就会赶到这……

叶梅有些哽咽:友青,没想到你能来救我,等我见到游击队应首先举荐你……看来你是把好手!

王友青:我一个扛活的,就不愿看着大小姐受委屈,只要大小姐一句话,有多少困难我都想帮…… 这就是我王友青的人格!

叶梅:好,那我走后,你可不要露出任何马脚……

王友青:大小姐,我也这么想……

可就在叶梅刚要翻墙逃走时,扁大圈鬼头鬼脑地出现在老槐树下,他弯着脑袋左顾右盼,想看个究竟,不知怎么就在这一刹那,一根木棍猛地击中他的脖颈,他一句话没吭出声就倒在了地上……

此时,扁家正堂内还在划拳猜令,这时王友青背着扁大圈出现在众人面前,扁富斗第一个站起身,随后大家便齐呼啦围观过来……

扁富斗惊愕了:怎么,大圈,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去小解的嘛,怎么成这样了?

王友青迭忙介绍:老爷,我看到扁大哥倒在地上,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就赶紧把他扶起,发现他身边还有根木棍……

扁富斗上前拿过木棍,左瞧右看端详半天,这是从哪来的槐木棍,这分明是有来头,要不这槐木棍怎就这么精致。

王友青打了个冷颤,立即搭话:老爷,我也看这槐木棍来得不善,是不是这家院里进了盗贼,不行我们得赶紧搜查,要不就来不及了!

扁二圈赶紧响应:这可不得怠慢,赶紧搜,只要发现盗贼,绝不留情!

扁大圈这时有气无力地抬起头:你们知道个球,我是看大小姐的,现在她已经逃出咱家大院,再追也无济于事……

保安队队长缸得来在正堂里端起酒杯,沉一沉才说:你说你们这是弄得哪一出,我好心好意来为主家送彩礼,你们连个丫头都管不住,你知道你家这个丫头在外都干了些啥吗,他现在天天跟随几个地下党四处宣传抗日救国,上级要求严肃查处,一旦被查出,你们全家都是共党嫌疑,到那时你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扁富斗一脸愁容:缸队长,你说怎么办,我不就是瞅着闺女不是个正来头,才让她早出嫁,可这儿女大了你就是准备个铁笼子也无济于事,我算尝到了苦头!

缸得来:你这只是吃到点小苦头,大苦头还在后头呢,最近县里抓到一名女共党,那死得才惨,辣椒面子老虎凳,不到半天人就奄奄一息。你想想这人一旦被抓,那就是生不如死。

扁富斗:那你说这事我该如何……?

缸得来:还能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就是抓紧把女儿嫁出去,嫁出的闺女泼出的水,到了别人家,她就没那么大胆了;你想想霍家那可是全镇子的大户,要不是他儿子有点腿瘸,他能看上咱这乡下女?人,谁不想攀高枝,可这个高枝就那么好攀?所以就得学会委屈一下自己,但人家也是有要求的,否则这事就难……

扁富斗:我知道霍家的地位,整个镇子只要他一跺脚,山那边的桥头都颤;嫁这样的人家,简直就是烧了高香。你放心,我会立即想办法把闺女找回,绝不耽误女儿出嫁的事,娶亲那天如果出现半点差池我全兜着,这一点我绝不含糊!

缸得来:这事如果出了问题我可担待不起,因为我是你们的媒,你说我这保媒的受到羞辱那是什么事?就拿这事来说,你说我来给你们送彩礼,你们的闺女竟越墙逃走,这要是传出去要多磕碜有多磕碜……

扁富斗迭忙点头哈腰:缸队长,这事都怨我管教不严,我现在立马打发人去找,我就不信她能反了天!来,缸队长我再敬你一杯,这杯我先干!

缸得来:这还差不多,来,我陪你,酒这玩意是好东西,几杯酒下肚啥事都好解释,愿我们一切顺利,祝大家早日喝上拜堂酒!今日月有缺,来日月必圆。日子就是这么过!

扁富斗:那是,难得你一番苦心,我说什么也不能辜负……

可是扁富斗没想到,就在第二天过午,一辆满载日本兵的大卡车开进了村庄大街,他们首先占领了卫固大寺,然后缸得来带领他的保安队也包围了村庄,据说日本兵从此要在这里村安营扎寨,他们要在此组建维持会,缸得来的保安队也要改为皇协军。

扁富斗站在他的二层小楼上,忧心忡忡:女儿未出嫁日本人就来了,这个婚可怎么结? 思来想去,他终于想出一个委屈求全的好法子,那就是通过缸得来先接近一下日本人。大难当头必须先周旋谋生方为上策…… 正这么想着,缸得来走进家院,他看到扁富斗一脸苦容,几丈远就说:扁老哥,这可如何是好,哪想到日本人来得这么快,眨眼间就从济南来到咱们的家门口,要打我们打不过,苟且偷生才是良策;他们这一来首先包围了我的保安队,我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只好乖乖接受他们的管辖,识时务为俊杰嘛。眼下我们必须先取得日本人的信任,然后才能从长计议。

扁富斗:那我们就去大寺送份大礼,探探日本人的口气,否则我们就占了被动。

二人正说着,扁大圈和扁二圈亟亟地来到父亲跟前,都是一副急不可耐的面孔。

扁大圈:日本人来势汹汹,他们这一来,我们可真要遭罪了啊……

缸得来:谁说不是,所以说你家不能无动于衷,因为你们是大户,怎么也得表示点迎接他们的意思;要不,他们就会找你们的茬,比如吃、比如住,随便拿一件事你就过不去。哪些侵略者到一个地方不是烧杀抢掠,就是祸害劳苦大众。咱们可不能再吃这个亏,早知狼要来,倒不如先给他们点恩典以免后患。以我的思路,咱们倒不如先为他们举行一个欢迎仪式,弄点酒肉犒劳他们一顿,他们吃了你们的酒宴,以后就得对你们特殊关照……

扁大圈:好,这办法好,那就先置办场酒宴,可这么多人怎么也得一头猪才能管用。

扁二圈抢先插话:这个好办,我们可以在村子里搞点募捐,这样也是为当地百姓免遭侵害才这么做,谁家不配合咱就再来个秋后算账,这太简单了。

扁富斗犹豫片刻:也好,你们赶紧去联络,事不宜迟,越快越占主动;我和缸队长这就去跟日本人接头,只要日本人不糟蹋咱,咱就是破费点也值!

缸得来:这思路靠谱,眼下只能这样,那你们抓紧行动,此事来不得半点马虎!

扁大圈:我们兄弟现在就分几路搞募捐去!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傍晚就一定能准时开宴。扁大圈说着就来到马棚喊王友青和长锁:你们两个跟我们出去走一圈,日本人来了,为了这个家,我们必须得先为他们做点实事。

王友青有点懵:怎么,小鬼子来了,还要为他们做实事,什么实事?

扁二圈说:到几个大户家商议一下款待日军的事,我们得先为他们搞一个接风仪式。

长锁:怎么还给日本人搞接风仪式,那百姓不得骂死我们……

王大圈:你懂个球,不这样,那日本人就那么好对付?

王友青:这好办,前几天我听说附近村有一匹骡子得大病,忙得兽医跑前跑后半月不见好,半月后那骡子就死在了山沟里,这不正好有了派场……

长锁:这办法好,那骡子肉配上大料,即使是病骡子照样也是美味佳肴!

王大圈一拍巴掌:太好了,这真是天助我也,走,我们去看看!

这些天敌机时常在上空出没,有时咆哮一番突然投下几枚炸弹,又消失得无踪无影。所炸之处必然是灾难深重,龙山中学就是患灾之地。这天下午两架飞机突然从天空俯冲而下,有两颗炸弹竟落在学校的操场。这是叶梅返回中学的第二天中午,她见潜伏在学校的红军团长廖之秀时大家正在召开紧急会议,根据省委指示,他们要在黑铁山举行抗日武装起义,事不宜迟,叶梅来得正是时候。

可就在这时,叶梅看到父亲和大哥二哥突然出现在校园内,父亲一脸愁容,两个哥哥更是一脸无奈。父亲一个眼色,两个儿子只好示意让叶梅赶紧回家。这时叶梅已看到学校外面停着的马车。叶梅不好再说什么,她想跟廖老师说几句话,身旁的国文教师孙化文却说:家人既然来叫你,不妨你先回去,我们会及时与你取得联系……

叶梅说:我想跟着大家上山……

孙化文:现在……没看你父亲都来了,怎么你也得先随父回趟家,有些事欲速则不达,逢事都需沉着……

叶梅说:那好吧,我先回家,什么事我会及时联系。

叶梅进家不一会,日本少佐次山一郎便带领几十名士兵及保安队来到扁家。扁富斗赶紧出门迎接:太君,太君,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我正琢磨着要给你们接风洗尘的事…… 你看我们已经在厨房里为你们准备了丰盛的酒菜,今晚你们就在这,我再找一个戏班子来给大家开荤助兴,你看如何?

次山一郎看着满眼的美味佳肴高兴不已:这个的好,你是这一带最理解皇军的良民,皇军的尊重,你可以担任这里的维持会长,皇军的大大地支持!

扁富斗迭忙说:太君……这个恐怕不行,我干不了这个什么会,我喜欢清静地过日子,你没看我年事已高,都六十多了啊……

次山一郎微微一笑:我们大日本是来和你们共同建设大东亚共荣圈的,不论年龄大小,只要皇军需要,就要竭力效劳;你若犹豫不决,可让你大儿子担任这个职务,这样大日本皇军就会在此站稳脚跟!

扁大圈一听次山一郎让他担任维持会会长,虽不清楚是个什么职位,但他决定还是要接纳这个任务,于是他赶紧上前一步:太君说怎么,我们就会怎么,小的只是不知道维持会是个什么……?

次山一郎:维持会就是维护一方平安的组织,也是辅助皇军保障一方安宁的组织, 为了便于工作,皇军会给你们颁发枪支,你们有了枪支,要更好地听从皇军的指挥!

扁大圈点头哈腰:是!感谢太君,只要太君吩咐,我将在所不辞!

扁二圈这时也赶紧上前一步:太君,我们会好好辅佐大日本皇军,太君尽管放心,这里的一切问题,我们都会迎刃而解,因为我们有一支培养多年的精干力量,别看这支队伍人员不多,可个个都是精英;如果再增配精良的枪支,那就会如虎添翼……

次山一郎:那今晚我们一起共进晚餐,我们要让这个美好的夜晚,成为我们众生最难忘的记忆。

扁大圈:太君,我们为你们准备了当地的纯酿,那都是几百年的土作坊酿制的高粱大曲,我们九顶山一带自古就有靠高粱、谷子、地瓜、玉米酿造白酒的传统工艺,他们酿造的白酒味道鲜美,品种多样,你一定会喜欢……

次山一郎:我的喜欢,我的父辈也喜欢中国白酒,我知道你们的白酒醇香浓郁、回味无穷,我已经喝过多次,我知道你们的白酒储存期越久就会甘醇无比,我也知道这就是中国白酒的储存特色,因此,我对中国白酒情有独钟。

扁二圈:太好了,那今晚太君要多喝点,我们给你们准备了多种美酒,同时,我们还为你们做了家乡人最爱吃的红烧肉和各种美味佳肴,你自然都会喜欢。

次山一郎:异国他乡的友情是我来中国记忆最深的一次,我知道你们中国人都不喜欢我们的到来,那只是你们还没弄明白我们来此的目的,大东亚共荣的远景是非常恢宏的……

扁富斗:没听说过,我们只知道钢圈、铁圈,没听说大东亚共荣圈,你们那圈怎么那么模糊,那么模糊肯定不可以,一拱很容易折……扁富斗边说边擤一把鼻涕。

次山一郎:你的愚昧,皇军的不喜欢!

扁大圈赶紧上前悄悄跟父亲嘀咕:爹,你不要乱说,说多了他们一翻脸六亲不认,不知要干些啥事,咱只管点头哈腰便是;他们这些东洋人,听说他们一来中国就烧杀抢掠杀人不眨眼,咱得装聋卖傻,否则咱可要自讨苦吃。

扁二圈也凑上前:听说他们特爱糟蹋妇女,一见女孩子就垂涎三尺,我们得提防。

扁富斗听到此话,忽然想起自己的女儿,犹豫片刻才说:我就担心我们的叶梅,看来得尽快让她出嫁,否则后患无穷……

扁大圈:应是这样,日本人住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时间一久难免出事,爹爹的想法我完全赞成,那我们就趁着日本人脚跟未稳……

次山一郎见扁家爷仨嘀嘀咕咕有点纳闷:你们在议论什么,现在通知厨房可以开宴!

扁大圈迭忙行礼:太君,酒宴马上开始,请你到大堂稍坐。

次山一郎:吆西,你们的戏班子可以开始,我也喜欢边饮酒边赏戏,听说中国的戏曲无与伦比。

扁大圈:太君真是太了解中国了,连我们不知道的你都知道,真是识多见广。

次山一郎端起酒杯慢慢品尝,不一会便啧啧称赞:好、好、好,你们的酒让我体会到另一种情趣,让我想起一句名言,叫什么……好酒不怕巷子深,也叫深巷里面有美酒。今天我得好好享受一番这个美好的夜晚,你们仿佛让我再次记起我的诸多往事……

就在这时,次山一郎的副官川田一郎凑到跟前轻声说:少佐阁下,您是否还记得中国那首最美的祝酒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次山一郎忽然转身赞叹起来:我想起来了,那是中国三国时期一个叫曹操的杰作: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这个祝酒词实在是太美了,简直是世界祝酒词之典范,来我们一起干杯!

一曲音乐,一曲歌舞,扁家的欢乐全村人都能听得到,可就在这个夜晚,扁家出事了,一支二十余人的蒙面突击队,趁着夜色突然袭击了扁家大院,他们个个身手不凡,一眨眼的时间竟把鬼子干掉十几个,并抢走步枪十余支。

次山一郎得知此事后,脑羞成怒一下从太师椅上弹起,踉跄几步便暴跳如雷:什么人的干活!

川田一郎:我们已经捉住一个,看样子是土八路游击队所为。听说昨夜一个叫廖之秀的红军团长组织了一支百人的游击队,在黑铁山一带开始活动,现在他们已经在紧盯着我们,这股力量我们必须根除!

次山一郎:你说得在理,这个土八路你要软硬兼施严格审讯!要让他尽快说出土八路的名单及家属,对付土八路没有凌迟之心是不行,尤其我们刚到此地,没有威慑力是万万不可,记住大日本皇军永远是战无不胜!

川田一郎:是,我现在已经把他关在一间黑屋子里让他好好反省,过后,我们再慢慢用刑,没有人能扛过大日本帝国的拷问,除非他不想活路!

扁大圈赶紧迎合:太君,能不能让我去作一番他的工作,我要看看他究竟是谁,这个村子的人我都认识,只要他老实交代,我们最好还是要给他留一条生路,这样我们维持会也好工作,你说我的这个观点可否……?

次山一郎沉默片刻点一点头:你必须让他交代游击队详细名单,否则格杀勿论!

扁二圈这时凑到大哥跟前悄悄说:哥,是钢蛋那小子,他说他昨晚宣誓参加了游击队,他就是要抗日,他还骂我们是汉奸,看来这小子骨头挺硬……

扁大圈:这好办,我现在就让他先尝尝火烤钢蛋的滋味,我就不信一个瞎子的儿子竟能如此嘴硬,走!

大寺内一间窄小的青砖房里,钢蛋躺在一堆草窝里半睡半不醒,扁大圈一进屋就喊:钢蛋,你挺能啊,听说你参加了什么游击队?你知道游击队是干啥的?

钢蛋不说话,挨了扁大圈一脚才说:游击队是抗日的,我知道你不想抗日,想当汉奸……

扁大圈:抗什么日,现在日本人都来了,怎么抗,就凭你们这几个土儿吧唧的玩意,什么蛋不都黄!

钢蛋:你不要小看我们这只支队伍,他们个个都是铁骨铮铮,昨晚的行动非常成功,日本人死了十几个,也丢了部分枪支和弹药,你要知道游击队有了枪,他们就会一支变十支,那时小鬼子就会朝不保夕……

扁大圈:你胡说什么,你知道你的小命也是朝不保夕吗?你好好想想,还是老实交代得好,以后别跟他们瞎胡混,在我这我让你参加维持会,你负责征集钱粮和相关杂税,这是个肥差,一般人我还不放心,那时你就是我们这一带的头号人物,不比你这样窝囊死了好之百倍!听说昨晚是一个红军团长名叫廖之秀的在黑铁山发动的起义,你想想,他就是红军司令缺乏枪支不也是白搭,就凭他们那几支长枪和几把破刀什么时候能成为气候?

钢蛋咧咧嘴:革命军哪个不是白手起家,红军刚开始时哪有枪,还不是从敌人手里夺过武器才壮大了自己,现在全国百姓都在抗日,你却当起了汉奸,你知道汉奸的下场吗?汉奸一般死的都很惨,有的连个尸首都找不到,尸首分离悲惨至极……

扁二圈:你小子不知好歹,我哥这是好心劝你却知错不改,看来你被共产党赤化的不轻,那你就尝尝老虎凳的滋味、尝尝辣椒水灌肠的滋味,人不知好歹没办法,稀泥就是糊不上墙,你就听天由命吧,看看那帮泥腿子怎么救你。你说你,就贪恋那支枪,结果被枪害了;你说你,这不潮巴找爹自作聪明?谁是你爹,你爹就一个,他是瞎子,你再认别人为爹,那就是傻蛋!

钢蛋不作声了,扭头装睡。可就在这时一条绳子刷地把他倒立拉起,钢蛋还是一声不吭,紧接着,有个烧红的烙铁便慢慢靠近,钢蛋这会不得不大喊大叫……

最后钢蛋突然大喊着说:我说,我说……铁蛋、土蛋、石蛋、岗子还有岭子……

扁大圈脑羞成怒:你说的这些,我怎么一个都叫不上,有没有鸡蛋和鸭蛋,纯属胡说八道,你以为皇军那么好糊弄?你这样是要被大卸八块的你知道不?

钢蛋有气无力:你还是把我打死吧,不要在我这里做什么了,我刚参加游击队,没认识几个,我不知道你们硬要我说,我说什么,说了你们又不信,这有什么法;你知道这些游击队员都是来自哪?我就是想破脑袋也不知他们家究竟在哪,问叫啥名,我们站队训练的时候,纵看一大片,横看一大片。游击队有个禁令,就是不能乱打听战士的家庭,我们训练了半月,我就知道这些……

扁二圈:你说你净弄些猪蛋狗蛋的,皇军急了肯定会咔嚓了你!咔嚓了还不算,还得拿你的胳膊腿和五脏六腑喂狼狗,你知道日本人的狼狗为什么那么高大,那都是吃人肉才长那么高……

钢蛋说:我已想好,看来我只能喂狼狗了。小的时候我被你家狼狗咬过,没吃了,看来得让日本人狼狗给吃了。死之前,你给我喝杯酒可好,我想喝一碗高梁酒,高粱酒能壮胆,喝了我什么都不怕,哪怕被扔进水井都不怕,反正是死,死了什么也不知。

扁大圈:你想得倒美,到现在你还想酒,等你真要喝酒的时候,就是你归西的时候,你以为你是谁?你现在离死只有一点点距离,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这夜,王友青和长锁怎么也睡不着,王友青望着窗外的星辰依然想着钢蛋的遭遇。王友青干脆一骨碌爬起也把长锁戳了起来:锁子,你说我们怎么办?我们可不能当汉奸,当汉奸那可不得好死。

长锁揉着眼睛坐起身:我们可以去投奔游击队,我知道现在各村的民先队都动员起来了,黑铁山起义部队也在日益壮大,下一步游击队首先要锄奸,锄奸就要消灭扁家的维持会,我们得抓紧参加游击队……

王友青:你说的对,咱们得首先联络好游击队,我们不妨来个里应外合……

长锁:哥,你说的对,那我们就先干掉扁大圈,这小子现有点得意忘形,根本不把咱兄弟当人,你说他让我们去惩罚那些穷兄弟,那不是拿咱当枪使?要是这样,我们真不如早反了这狗日的。

王友青:他这是借刀杀人,如果我们充当了他的狗腿子,那我们就是全村人的仇敌,这样的勾当我们不能干,还有就是我们得抓紧联络游击队,再就是我们还有一个艰巨任务,那就是在叶梅出嫁的半路把叶梅营救…… 这是我的打算,我们要把这事办得神不知鬼不觉,甚至连叶梅也不能告诉。到时她会给我们二人好好敬酒!

长锁:哥,你的注意妙,你想半路营救叶梅,究竟是怎么个营就法?

王友青:天机不可泄露,现在我自己都不知该如何下手,不过这事得争取游击队帮助,游击队能相助,这事自然就成了一半……

长锁借着月色半夜找到游击队时天色已亮。孙化文队长一见长锁就先打听叶梅的事。长锁便一一道来……

孙队长:锁子,你的情报很重要,你回去告诉王友青,这件事不可掉以轻心,你们要及时传递消息,眼下营救叶梅,干掉扁大圈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两个任务,叶梅出嫁的那天夜里,游击队就在山垭口等待时机,这事你们一定要提供准确信息。那夜,我们不妨来个双管齐下,一是营救叶梅,二是干掉维持会。如果日本人在我们这少了一条臂膀,他们自然就会变为睁眼瞎!

长锁:孙队长说得极是,我回去就跟友青商量,等我们完成此事,我们想参加游击队。

孙队长:你们现在就是游击队的一员,你们目前只不过是在做卧底工作,等你们完成任务我们会考虑让你们怎么做,其实卧底工作更为艰巨,现在很多工作都需要卧底同志的艰辛努力,你们是消息的保障,战斗的希望!你们是最值得尊重的战士,将来游击队一定会为你们庆功!

长锁:记不记得我们不要紧,要紧的是我们愿意光明正大地跟鬼子周旋!

就在这时,侦察员来报:山下发现扁大圈的人马,其中有三十名日军,他们好像已经掌握游击队的动向,现正悄悄向游击队的宿营地包抄而来,部队必须马上转移。

长锁一听愣住了:这个扁大圈简直是日本人的走狗,他怎么就像一条变色龙?

孙队长:你立即下山赶回扁家,这时候我们可立即下山营救叶梅,这样才能给扁大圈一个耳光,以后扁大圈再不敢轻举妄动!

长锁:好,那我们就来个里外接应,看扁富斗怎么开演这台大戏。

孙队长:长锁,你回到扁家,牢牢盯住扁富斗,今夜我们一定要让扁家尝点苦头!

长锁默默点头,转身直奔山下。

长锁一路小跑,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他突然看到村头扁家门前已经是重兵把守,难道是扁大圈早有防备,要不怎么会戒备如此森严;远处好像还有隐隐约约的身影在交头接耳。扁大圈究竟又在远处玩了什么把戏?长锁想来想去,怎么才能让游击队引起注意,干脆在一堆玉米秸下放一把火,火一着,扁大圈部下定会来一场大乱。

长锁点燃玉米秸赶紧缩着身子溜之乎也,等一堆大火熊熊燃烧时,他已经顺着扁家后墙进入扁家,这时王友青正急得抓耳挠腮,见长锁归来,心中的石头才算落地。

王友青:你总算回来了,这个扁富斗简直是鬼迷心窍,他……他……竟然要在三天内把叶梅嫁给霍三门,你想想,这个霍三门是个什么东西,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他爹霍老蛤更是无恶不作,他鬼迷心窍把闺女嫁给霍家,那不等于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长锁:我们救叶梅的时间已到,这个主意你来拿,这是组织的决定。

王友青:我们营救叶梅就选择在山垭口,明早你再上山给游击队送个信,最好让游击队给我们做个接应……

长锁:我就担心这个扁大圈,这家伙诡计多端,心眼转得比陀螺都快。

王友青:不行我们就想办法把扁大圈捆了交给游击队,这样维持会自然也会趴蛋。

长锁:也是,消灭维持会也是游击队当务之急,现在游击队已经把消灭维持会摆在首位。

王友青:那我们就先混进维持会,混进维持会才能天天接触扁大圈,我就不明白,这个扁富斗为何不让我们参加维持会,我们得想个法,先贿赂一下扁富斗。

长锁:你说的在理,明天我们去遛马,顺便打两只山鸡,扁富斗最喜欢野鸡炖蘑菇,只要弄到山鸡,扁富斗就会松口,这时咱向他提出要求,他肯定会答应……

就在这时,院子外枪声响了,刚开始稀稀拉拉,不一会便是枪声密集。

长锁:怎么回事?游击队也那么容易就上了当?这会游击队可要吃苦头了。

王友青:我们赶紧在院子里再放一把火,这样扁大圈就会认为家里又进了游击队,他们自然会乱作一锅,看来游击队这次是大意了……

不一会,院子里传来扁大圈的叫喊:友青——长锁——,院子里怎么着了火?你们这两个废物,怎么就没看到院子里进了人?

长锁:我们看到了,院子里进来十几个蒙面人,我们不敢喊,他们个个行动迅速,而且上墙爬屋个个都是高手,看到这,我们哪敢作声,再说就我们俩怎么是他们的对手……

扁大圈:妈个巴子的,你们俩都是吃货,白养你们这么些年,眼看主子就要家破人亡了,却无动于衷,你说养你们何用?

王友青:扁大哥,你们发我们两支枪,让我们天天跟在你身后,我们保准不给你丢脸……

扁大圈:好,现在我要你们赶紧救火,明天我就让你们进维持会!

长锁:扁大哥,你看这火怎么救,即使烧了也不过是一堆草料嘛……

扁二圈:是草料,就这么着了?那今冬几头牲口喝西北风呀?

王友青:这没法,有办法就是到乡下再收购草料。养牲口没有草料万万不可,我们明天就下村;这你放心,一天都不误。

天亮时,果不然有几个游击队员死在了扁家门前的大洼坡,王友青和长锁走到跟前,认了一番也没认出一张熟悉的面孔,只好无奈地回到扁家大院。不过他从死者的身上搜到一支短枪,扁大圈见了端详一番笑着说:那这把短枪就算你的了;以后你立了功,我自然会给你换把更好的家伙!

王友青:那敢情好,谢谢扁大哥,有支好枪人也精神,我盼着这一天。

扁大圈:这好说,你们今天去山里弄点野货,我就送你们每人一只短枪,你们可给我做贴身警卫。

长锁:这太好了,我们给你当警卫这是你的明智,其实你早该这么做。

这当儿,日军少佐次山一郎突然闯进扁家大院,一阵叽哩哇啦后,翻译官马勺介绍说:太君接到可靠情报,昨晚游击队袭击我们失算,我们必须趁他们疲惫之时一鼓作气毫不留情!

扁大圈:太君说得极是,我马上就安排维持会所有人员立即出发!

次山一郎:你们要从九顶山的一侧进山,这个你的明白?

扁二圈:太君,我们的明白!明白!!

此时,游击队陷入意想不到的危机,廖司令与孙队长认真查看地形和敌情后,做出一个令大家吃惊的决定,将敌人引进峡谷,然后再在敌人身后来个大堵围。由于部队缺乏枪支,只能让大家利用弓箭和滚山石分两路阻击敌人。好在敌人自以为武器先进麻痹思想严重,在一阵伤亡惨重后才幡然醒悟,可为时已晚。扁大圈一边跑一边骂:狗日的皇军,你们光知道催我们进攻,可我们进攻了,你们却遛了。这不明明是在让我们送死嘛!扁大圈左顾右盼追悔莫及,只好高声疾呼:兄弟们,有命才有一切,撤——

扁二圈立时迎合:兄弟们,撤——快撤——

就在这夜寅时,山村一阵迎亲的唢呐和铿锵有力的锣鼓声在山路响起。王友青和长锁隐藏在山垭口,等待娶亲队渐渐靠近。

王友青:锁子,看好时机,你从他们的背后一开枪,我就从前面开始救人,你要见机行事,不可恋战,营救叶梅才是真正目的……

长锁:放心,我知道会怎么做。

就在这一刻,迎亲队已经来到他们近前,王友青一声呐喊:娶亲的,停——!

娶亲的鼓乐嘎然而止,抬轿的喊:好汉,你是要我们留下买路钱吗?我们给,今天老爷开恩,重赏三块现大洋,这该满足了吧?

王友青:满足,有一点不满足的是要把新娘带走,你们回去告诉东家,就说王城隍把新娘子救走了,要人就找扁富斗,再不就找扁大圈。

王友青说着把叶梅从花轿里救出并扶上了快马,众人目瞪口呆一阵唏嘘……

新娘半路被劫,这事让扁富斗一下背过了气……

扁大圈再三揣摩,最后感到这事有点蹊跷,便把目标锁定在王友青和长锁的身上,于是将二人请到饭庄,开始以酒论英雄。

扁大圈:今天叫你们来,是想了解一下,叶梅出嫁那夜你们去了哪,现在先不说正事喝酒!

长锁有点不置可否,脊背上像爬满了毛毛虫,心里难受还没法说。干脆说胡话作敷衍:东家,难得这么好的酒宴,我们兄弟真是口福不浅,以后这样的事要经常举办……

扁大圈:今天就叫你们二位喝个痛快,你们在我家也有五六年了吧?

王友青:刚好五年,扁大哥是不是嫌弃我们了,有什么事……就只管吩咐。

我听迎亲队说,咱们这出了一个名叫王城隍的,你们可听说……?

王友青:王城隍,这名字不错,还有人竟敢冒充王城煌,这可不是一般的胆量,你是不是听说到了什么蛛丝马迹?

扁大圈:我猜这好像是咱们内部人干的,要不怎会来找你们……

王友青:这个事可不是小事,说到这我这肚子痛,哎呀,不知怎么,这肚子咋就这么痛,容我小解,去去就来……

长锁:扁大哥,这个事你可不能开玩笑,你看我像不像王城煌?

就在这一刹那,扁大圈突然感到背后啪地挨了一木棍,随后一把菜刀刷地一下,只见,扁大圈的脑袋骨碌便滚落在地,长锁眼睛立时直了:友青哥,你这可捅篓子了,捅大篓子了……!

王友青:他不是要找王城隍嘛,我就是那个王城隍!杀了狗汉奸,从今天起我们就可成为一名真正的游击队员,不过在我们上山前,我们得把这颗脑袋挂上城墙以儆效尤!

长锁说:这一天终于来到,不过我们的斗争将更加艰巨,除掉了一个扁大圈还有更多的敌人在等待着我们……

王友青:叶梅不知找到游击队没……

长锁:你看山崖上的腊梅花已经盛开,真想让叶梅来看看……

长锁:哥,你是不是暗中喜欢上了叶梅?

王友青:喜欢,仅仅是喜欢,也不仅仅是喜欢……

长锁:什么话,咋让人有点听不明白?

王友青:你慢慢就会明白,腊梅是在严寒中盛开,没有严寒她不会绽放……革命工作就像这盛开的腊梅……儿时的《梅颂》你是否记得?

长锁:那是很多人唱都会的歌:

……你总在冬季里绽放,你总在寒风里歌唱;春姑娘喜欢你的故事,她说二月再美也没有你的眼睛动情……

就在这时,他们看到了对面的鬼子和汉奸,此时山城正在戒严。

长锁说:哥,敌人好像已经在等待我们了。

王友青说:走,不要介意,我们的前面肯定是敌人……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