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靳小倡的头像

靳小倡

网站用户

散文
202212/08
分享

那一世的烟火

文/靳小倡

今日,微雨,轻凉,我揣了一把在人世跋涉时杂生的棱角,想念母亲,想念她的黎黑面容,斑白发色,粗糙手掌。

千般抵阻瞬时废却,跌宕心情瓦解,我在她的影像里走向平和。

母亲在二十岁时穿了花卡叽布衫,及腰的麻花辫上仔细地打了颗红头绳,额际乳发被汗水沾湿,脸膛红润欲滴,羞涩不已的走向父亲。

她站在这个清俊男子面前,内里忐忑如鹿冲撞,内里幽然幻生菲色云朵,期许花落,蒂熟,一切行云流水,水到渠成。

云彩落地,即成烟尘。

和历来女子一般披了盖头,着了绣鞋,染上唇色和青涩时光一起盛大告别,然后,走入土坯房里,脱了一身大红喜色,拣起蓝边碗,架起厚厚锅烟灰的炉罐,把身后日子和着灶火一起无奈而茂盛燃烧。

她咔嚓一声剪去长发,连着空飘念想,脑后挽髻,走入水田,抓起谷粒撒入新翻秧地。

遇水而安,择水而居,临水而葬。于她,非旖旎佳话,只成就一生的劳苦宿命。

春日栽秧,夏日匀禾,秋日割稻,冬日晒谷。

她戴了草笠,卷了裤腿,深弓着腰背在日毒如火时劳作,双眼发黑任手臂机械挥动,几只肥黑蠕动的蚂蟥盘踞在她的腿肚上。村落里浮起一片零星灯火时,她走上岸来,抖落血已吸得饱实的蚂蟥,脱下泥点密布的衣衫,将自己浸在清凉河水里。

水声蜿蜒远去,蛙鸣空旷茫然,和着她无力的一声轻吁。

她在秋日里分娩,新儿撕扯着她的肉体,在地狱里来回几度,终听得一串清亮哭声。她睁开疲软的眼睛,看到那一团粉皱皱的肉体,内心里涌上花好月圆,她流下泪来。

从此,更加无依无求,将厚茧一再磨厚,磨厚。

母亲拖着疲惫在夜色里回到家,远远看到屋子里那盏亮起的油灯,大儿子经熬好大米,小儿子正颠着地箕收谷,她内心里忽然饱实的温暖了一下,轻轻笑了。

她夹起钵里的猪肉,小心咬去肥肉,留下瘦的递到我们碗里,哪怕只是筋道道。她说:“肥的好吃!”她黎色的脸颊渐渐凹陷,如徒空生出的大渊,却不自知自省。

年节里偶尔扯上三五尺花布,她忘记了自己的衣服仅能遮体,补丁直打补丁,她担心孩子们衣裳不整在学校受人耻笑。她说:“我老了,不用穿那么好看!”她难道看不见?她的棉衣已经百纳千结,不见底布的颜色?

冬日大雪,她行了几十里山路,挣扎着走去儿子所在的学校,送一双昨夜抵灯纳就的棉鞋。她看着儿子穿上,顶着一头落雪欢喜地说:“晚上看书,你就不会冻脚了!”她忘记了自己的手脚的冻疮,早已溃烂流脓,忘记了自己刚刚大病初愈,忘记了回家后仍然要在冬夜里赤手到冰水中去洗菜淘米捶衣裳。

在暗夜里听着孩子们的呼吸声,她夜深不眠,就了昏暗的灯光为我们缝书包,纳鞋底。最近,她的左眼渐渐眼翳,她只觉是小事,说右眼不是还能看见吗?至今都未就过医。她的耳朵亦渐渐不再敏锐,却总能第一时间捕捉到孩子们回家的声音。当我们在前面的田埂上叫一声“妈”,她便立时兴高采烈的从屋子里出来,走出门槛站在院里,看着我们慢慢走近,笑着端上一碗汤。

她一生为物质绞尽脑汁,亦有许多忧心杂事纠缠于她。父亲外形一直英俊倜傥,她偏偏又是敏感如斯的女人,自然有许多争吵,她无人哭诉,渐渐哀怨。儿子的生活与感情也让她日日操心,她总是怕我们过得不够好,患得患失,不得停息。

母亲象一把巨大的纱网,将人世重而沉的苦痛全部滤去,只留下一个轻喜现世与我们。而我们不知世事的长大,不晓不懂不解其背里辛酸劳苦,在母亲撑起的暖色氛围欢喜雀跃,看不见太多的阴冷、贫穷、苦痛,只一味贪得无厌,不知满足。甚至在不快时,生出某些怨怼。

在年少轻狂的时节里,觉得母亲的罗嗦唠叨让人厌烦,总是皱了眉忍受她的言语,认为所有的母亲该是温文尔雅、娴良淑德,于是对她的不能顺从而心生埋怨。与之顶嘴,甚至极尽所能地刺伤。

然而,母亲终究是忘却了这些我们给过的伤害,她要的花好月圆,只是我们的平安。

母亲在孩子们日渐蹿高的时间里生了许多白发,身体渐衰,早年里因为劳作和与父亲的争吵落下的病痛折磨起她来,她自己独自找些土方子疗养,从不告知我们她的疾病,怕得牵念。

偶尔归去,便见她的越发佝偻的身形,她的头上已是一簇簇鲜艳的雪花。有一天我在她跟前,翻看她的头发,额顶竟已经是一片雪白,我瞬间感到巨大而尖锐的悲哀。我的母亲,她竟这样快地老了,还来不及享半点儿福份。她终日皱眉抵御那些积攒的苦楚,我们心生不忍。欲好颜好色地服侍,她却不依。只说自己是好的,不必虑。

她偶尔打来电话:“想家了吗?”便有浓浓的情愫生出来,知道母亲又在挂念。于是微笑起来,告诉她我们都好,万事顺心,不要挂虑,只需好生照顾自己。挂了电话坐下来,把那个倚在门上守望的身影揉进一团茶叶,和沸热的水一起,缓缓喝下去,暖了心肠,暖了前生末世的念想。

母亲,不管走得多远,我一回头,便能看到你的目光。那个旧日堂前的身影,在我的生命里深深嵌入,冥顽不化。

年关时围炉夜话,母亲从厨房收拾妥罢,与我们唠嗑。她说:我这辈子,就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过得好好的,我就安心了,就行了。

我们久久无言,眼瞳微湿。她要的,只是我们的幸福,于她,便是最大的圆满。

烛,殆尽自身,积攒光明,映他物他事。

而母亲,亦如烛。她默默完成一场生命的传承,然后,就退到时光背后,默默无声。只在夕阳里翻看旧相册,来证明她匆匆而辛苦的一生。(2063字)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