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林舍的头像

林舍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9/10
分享

长篇小说《我是秦王政》连载

第一章

 

1出嫁

 

静霞出嫁那天是五月初八,天空中下着小雨。这一天,他穿着一身簇新的衣裤,怀里抱着“吉兴斋”店铺的牌匾,跟在送亲的队伍后面,作为嫁妆的一部分被嫁进了赵家。他心里很难过,为自己卑贱而又可怜的生命感到难过,但他是石家的奴才,他是做不了自己的主的。

丝丝的小雨带来了些许的凉意,但他的眼睛却是热的,有些烫,他用力挤了挤眼睛,但眼睛还是干的是涩的,几乎有些转不动。也许能流出几滴眼泪就好,但他早已经没有半滴眼泪可以流下来。他仰起脸,让雨丝飘进他的眼睛里,丝丝凉凉的雨丝落在他的脸上他的睫毛上,就像他流出的眼泪。丝丝连连的雨丝儿,把世界编进一张网里,他就在这张网里呼吸,他突然有一种窒息感,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他深深地吸进了一口气又用力地呼出来,他能感受到前胸后背贴合在一起时的痛感,那是他的心在痛,他心里很难过,他的静霞嫁人了。

这场雨他一直记得,多年后还在他的眼前飘落。粘湿的雨滴打在他紧握的盒子炮上,他的手冰冷,全身也是冰冰的,此时他正趴在壕沟里指挥战斗,他们已经这样打了一天一夜了,虽然多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但他们也伤亡惨重。阵地前1000米之内都被打成了一片焦土,随处可见敌我双方的尸体和残肢,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如果再这样打下去,他们这些人都不用回去了,都直接埋在这里了。

此时阵地上出现了短暂的平静,他拿起望远镜盯着对面阵地的一举一动,天空开始下雨,满鼻子都是炮灰的味道,只听见雨滴打在盒子炮上的声音,只听见雨水被炮灰吸进肚腹里的丝丝声。雨水打在他的脸上,雨水打在他的眼睛上,他的眼睛里起了雾,他发红发胀的眼睛,有了些许的凉意。他透过望远镜看到几十米外的阵地上还存活着一朵小小的紫色的花儿,它紧贴着地皮,藏在半截树桩的下边,它小小的脸在雨水里,从炮灰下面昂起了头,它闻着雨水的味道,它小小的脸上也满是雨水,那可爱的又充满了灵气的紫色小花,让他的心里又滋生了一丝的希望,他又看到了静霞的那张脸,看见了他们在那条开着白色槐花的路上奔跑的身影,他的眼睛湿润了。

对面的敌人开始撤退,他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这时他才感到很是疲累,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雨水在他的脸上四下溅开,他被埋在了这场雨里。

喇叭上系着红绸子,它欢快高亢的曲调在古花镇的街道上响起来,那是一口气憋在里面,迂回着婉转着九曲十八弯,泄了又响起来。吹鼓手鼓起的两腮,鼓鼓的眼睛,眼仁几乎要爆出来,他突然有种给他们几个腮帮子一拳的想法。他低着头走在送亲的队伍里,唢呐悠扬喜庆的调调滑过了草叶尖,滑过了高粱叶子,滑过了芸豆花,一路上都在告诉着人们石家的三小姐出嫁了。

他是喜欢静霞的,但也只是偷偷地喜欢,是那种没有非分之想的喜欢。他希望她幸福,希望她嫁一个好男人,过上好日子,但静霞真的嫁人了,他却发现自己很难过。

看热闹的人们嬉笑着围拢了过来,聚在路的两边,为什么他们那么开心,明明他们过得并不如意,却在为别人高兴,明明他们都很穷困,却在羡慕别人的富贵。“这是谁家在嫁姑娘啊,这么有钱,48抬的嫁妆,啧啧,好风光啊。”

“还能有谁家,在古花镇除了石家还会有人有这么大的排场吗!”

“新郎官好有福气啊,娶了一个聚宝盆。”

新郎披红挂彩,长得还算周正,只是嘴咧咧的像蛤蟆嘴,他突然想向那咧开的嘴里吞口痰,对,就是鼓吹手吐在地上的那口痰,冒着气泡。

送亲的队伍像一条红色的河流,一条无限伸展着的河流,从石家一直流到了赵家。

赵家虽不像石家那么富有,但也院落齐整,高门大户的,院子里搭着长长的席棚,一众男女老少嬉笑着站在院子里等待新娘子进门。48抬嫁妆,一抬抬,抬进了赵家,这些嫁妆里还包含一家店铺,他一直在这家店铺里当账房先生,于是他也被嫁进了赵家。他站在院子里,跟那些嫁妆站在一起,看新郎新娘拜天地行成婚大礼。他不由得悲哀地想到他就是她梳妆台上的一根楔钉,看他们夫妻恩爱,看他们生儿育女,但他是什么,他什么都不是,他只是一根楔钉而已,他会一直烂在这里的。他又有了想逃跑的想法,这些年这个想法从没有断过,他不属于这里,他不属于石家,他更不属于赵家,他本来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小乞丐,被骗后被人卖进了石家。

他想在离开前看看静霞。新房里不断有女人进进出出的,几个孩子嬉笑着打闹着站在窗跟下向里面偷看,他就站在他们的身后,见静霞坐在炕柜前边,炕柜的四面镜子上画着四季的花鸟,上面摞着一叠绣着囍字的被褥,高高的都快顶到天棚了。炕上铺着红展展地绣着囍字的被子,飞着金凤凰的红色帐子垂在一边。他就盯着那只凤凰望,那凤凰突然动了起来,它飞了起来,它飞到院子里,金色的凤凰在院子里飞了一圈后又飞回到屋子里,又落在帐子的枝上,看着他和静霞,他和静霞坐在红囍字上面在笑。他们在深情地凝视着,他们的影子藏在彼此的眸子里,他们躺在绣着红囍字的红色被子上面,像一朵开在红色海洋里的并蒂莲。

他呆住了。那个躺在静霞身边的男人是他而不是赵彪,静霞是他的,是赵彪夺走了他的静霞。当这个想法在他的头脑中闪过时,他被吓了一跳,在这之前,他从没有意识到他是爱静霞的。在这一刻,他心中的爱被唤醒了,当他发现他爱上了静霞时,却将永远地失去她,她嫁人了,他的心一阵的剧痛。

他从小没有父母没有亲人,小小年纪就开始乞讨,让他过早地体验到了人世间的冷暖和悲苦,他的那颗心变得冷漠而又粗糙,有时他感到自己就是一块石头,一块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已经有好几千年的石头,没有人会注意到他,没有人会在意他,更不会有人关心他爱他。但在石家他遇到了静霞,一个把他当人看把他当作朋友的人,静霞就是一道阳光,照进了他的心里,让他感受到了温暖和爱,他爱上了静霞,但静霞却嫁人了。

他走进新房,站在她面前,没有说话,眼睛却湿润了。

“小六子,是你吧。”她轻声说道。

“你怎么知道是我?”她盖着盖头呢。

“闻你的气味就知道。”

“静霞,你过好你的日子吧,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里?”

“去一个没有你的地方,再见。”

“不,小六子,你不能离开我。”

但他头也不回地走了。静霞刚要下炕去追,这时刚好有几个女人走进新房,静霞被缠住。赵家上上下下一团的喜庆,他看了看进进出出前来贺喜的人们,大步地走出了赵家的大门。喜庆的喧杂声也被他抛在了身后,一浪一浪的,在他心里翻滚,真的再见了吗?他不知道。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