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黎落的头像

黎落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7/02
分享

时间废墟

《歪脖子树》

一棵树的悲声

有时是永恒,有时是一霎那

比如崇祯。他脱下胞衣

以垂直告别的方式成为槐树

成为一个父亲,或一个男人

被巨大悲伤击倒后的空

一颗树懂得这种空

它垂下阴影,献上自己的国土

接纳一个朝代最后的救赎

没人理解一棵罪槐弯下头颅后的慈悲

没人理解一尊佛

离开泥土和火时会带走什么

一棵树,带着藏匿的秘密

让所有的字都无限抵达状纸

直到向历史,提出质疑

《我们的夜晚》

风是软的。我们躺在麦田里

水声在跟我们说再见,它要去的远方

有一片辽阔的忧伤

我们很年青,星空很高远

这是神秘的时刻

消失的事物会重现

譬如你,从我身体的内部出来

骑着单车,一路把铃铛摇的哗啦啦响

声音震开思想的栅栏

使一个中年人能够在漆黑的夜晚

偶尔看到光芒

《告诉他们,我度过了极好的一生》-

我没有被旧的事物领走

没有被装在套子里寄往远方

落雨时,没有砸进一朵花的深处

我凝视自己,像陌生人

对着墙壁说爱

像黎明过后黑夜汹涌的潮水

我是你一个人的,也是我一个人的

是石子跳下崖壁一瞬间的圆润

是一个手势

停在半空的最后三秒

《平衡》-

雨落的密急。凌晨四点

我被群马中的懈怠者,用鼓槌敲醒

因为延展,夏夜有了深度

那房间中的原住民

先是穿过夹壁

空旷中有什么回应了他

声音一点点放大,仿佛刺破一个沙漏

时间满地滚动。我确认

他得到了某种启示

等我钻到星空下。黑暗中

有一束光越跑越快

消失到了那里

《时间废墟》--

她说完再见,重新回到镜子里

我则继续看书。房间很静

钟摆从水下传来

响尾蛇醒了,还带来别的

房间突然黑下来

之前没在意的细节在我空着的

身体里跑进跑出。

我是一瞬间变老的,一会儿又变得很轻

我的房间仿佛有很多出口

时间把我忽视掉了

直到她从镜子里出来,替我开灯

《风滚草》-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野刺槐低矮

风卷动苇草,干羊粪的味道是雄性的

天空很高。长途客车沿着赤色山体推进

我感觉自己像颗小球

被世界最长的弹弓弹射出去

前方空阔

几个黑点拉高雪线,巨大的滚石

蹲踞路边。我速度很快

一目十里,物事比我更快

直挺挺撞入玻璃

隐喻不起作用。单调和繁复是永动摆锤

挤掉过多盐份。直到他们出现

沙漠腹部,裹红头巾的女人和她的丈夫

木讷。黝黑。像两截失修的树桩

为新生的灌木丛浇水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