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黎落的头像

黎落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7/04
分享

烟雨江南

@ 夏日

一只鸟深陷夏日的

空旷

忘记了鸣叫。一只鸟和

自己分离,在岔路口

等待命运的降临

黄昏把夏日染上色彩时我走进

冒着热气的小树林。看见一朵高贵的云

盘踞枝头,那么轻那么软

唯有梦可以与之匹敌

若雪片还不曾融化

冬天在夏日的体内淤积

我对一只鸟的融化缺乏前瞻性

在冬天,常听命睡眠

而在夏日,更愿意在水源地里找寻滴答声

一只鸟乏善可陈的塌陷构成暗影

落在地面。一只鸟在我的思想里撞钟

一只鸟,因个体的想法有别于其他的鸟

我只有走开。只有与自己告别

夏日黄昏,我放出的这只鸟

像崖壁上的时间,一下一下

想要冲破即将到来的黑暗

@蝉

蝉的声音过于随意,具备海水的漫漶

蝉加深一个人夏日的纵深感

脱掉形式主义的外套

蝉等同于一匹黑马,或一辆火车

在时间的羽毛里,咣当咣当前行

一种轻与重的撞击,让吸附植物存在的蝉

拥有了两面性。它模仿我

在老年和少年边缘徘徊

在雪上模拟火

蝉声音里的试探使我着迷

我击出去一个小球

在寂静的回廊里,听着它的滚动

@烟雨江南

早春的雨天,她坐在台阶前

看雨雾穿过街角。类似纳博科夫和安吉拉.卡特

她脸上的小雀斑安静,像一片沉睡的鸟

没有谁踩着细密的雨脚来看她

沉默的年代,搁着玻璃球体堆叠的人生

无数个少女消失了

她只是其中之一。只是一部小说里撞见的一个

如果虚构足够大,我可以让她回一趟江南

“在适合做梦的年纪,房思琪的空房间里布满了玫瑰花”———

她将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做一个好女孩

任何一位母亲期待的那种

这被鬼故事缠身的少女

会穿过迷雾森林,在一场纯洁的仪式里

回到她梦里的江南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