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黎落的头像

黎落

网站用户

散文
202203/30
分享

中国作家网散文参赛作品+往事如烟

一,


现在开始,我是一个后退的旅行者,前方是不断涌现的青山,绿色的树木在伸展,逐渐从荒蛮苍阔变成葱绿浓郁。在我的身后,准确的说,是在高速行驶的机车的身后,雪域高原越走越远,撤离出我和机车的视线。机车拖着尾巴,奋力地向前方行驶,我和机车这时候形成一个整体,我们共同保守住一个故事。有关于这个故事的结局,关乎着我和高原之间几千年的秘密约定。

前世我是一株匍匐在你脚下的青稞,当我抬头仰望湛蓝的天空,我看见,那些巨大的白云在我的头顶,以缓慢的坚定不移的步态向前方移动。这是我见过的最壮观的迁徙,层层堆积,密密覆盖的白色云团仿佛就在咫尺之间,飘逸悠闲,巨大的暗影在土地上投射下来,形成一幅巨型的墨色山水图,整个世界就是画框。我和我的同伴,和土地上劳作的民族,在黑黑的皮肤下隐藏的共同跳跃的灵魂,被一种辽远的精神力量吸引,纯粹自然的苍莽和质朴的思想相互交错。这一片雪域高原,同时拥有千万年不曾改变的原始朗阔和自由气息。

一个善良的民族,在几近荒凉的土地上耕作游牧。在接近神佛居住的地方仰望,企求得到永世不灭的轮回。我不能肯定是否相信生死的轮回,自然和万物和生命,在生生不熄灭的火烛中重新开始,一场全新的浩劫,来自对神灵对祖先最虔诚的祷告,高举起双手,将饥饿的肉体匍匐在神佛的脚下,用整个的人生朝拜。当我面对面和他们相遇,我能想起的除了悠远的天地,寂寞的神灵,别无其他。

就是这样决然的山峰,在蓝天之下,裸露出真实的脊背。直指蓝天的手指写着对于岁月,对于历史的不老传说。爱和恨,荒凉和遒劲,在千万年的生命历程中注定无可更替。一辈子,一世纪,在灰色的,岩石构成的肌肤上,在青藏高原刚硬的山风下,向我们讲述着一个从远古就开始轮回的古老爱情。



二,


山峰都是沉默的,一座连接着一座,一直连接下去,将这一片神奇的土地环绕在厚重古朴的茫茫岁月之中。我不能仰起头,那绝蓝的蓝天,蓝天和白云相互纠缠的天空是如此的澄明,干净而不染尘埃。我也不能不仰头张望,高远碧阔唯我独尊的天空,是我注定要遭遇的一次相逢,它和我之间,一定有不能说出口的秘密约定。是否?我不远万里赶来的这一次旅程,在一开始就显示出一份神秘的宗教味道浓厚的气息。

这里的山缺少青绿悠闲的植被,缺少高妙的步态优雅的树木,它们坦然的裸露着灰色,赤色的面孔,真实得让人觉得可怕。也许,这样张扬的真实本质,正是青藏高原经历千万年磨难后选择出的一种存在方式,最自由最接近生命的本色,不以外界的伪饰隐藏内在的虚弱和张慌,反而升腾出一种高迈的格调,暴露的缺憾是这样的强烈,在海跋四五千米的高度上傲然俯瞰,在芸芸众生相里寂寞的回望,反思,而后才能继续延续。

延续下去,直到我们和它们相遇。

不期然之间,我登上这里的山峰,风是剧烈的,心是激烈的,不停息的在高原上跳跃奔跑,是心灵的奔跑。赤痛寒冷的山风穿进身体里面,莽撞而直接,想要表达的冷涩和旖旎风光一样强悍。突然扎入双眼的清寂湖水,在重山之间展现出绝代的芳华,一下子就把我打翻在地,并毫不吝惜的踩在脚下。我甘愿跪拜下去,成为她最虔诚的一个朝拜者,成为众多追随者中的一员。我猜测,我的加入是她早已谋划好的一场法式,云雾轻绕,经蟠舞动下,我们这一些带着俗世纷争的世家子弟们,终于也可以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息,在静谧安详的湖水面前安静的坐下来,给灵魂一个放纵的机会。

山和水自是不可离分,高原上莽苍的山和柔婉的水相生不灭。纳木措湖在灼悍的正午阳光下有金子样的耀眼,湖水清冽,湖面辽阔。游鱼自在的来往,成片成片又漫不经心,在咸涩的湖水下面抬头张望,和我的视线开着玩笑。纯净的天湖在念青唐古拉山脉的俯瞰下,在皑皑白雪的衬映中愈发的通灵剔透,水和天融汇在一起,看不见尽头的湛蓝和深邃。浑然一体的绝妙境地,教人沉醉忘归。

湖边是牵着牦牛和高原马的藏族小伙子,牦牛和马匹都被打扮得花哨俏皮,后现代主义的特点。强行被拖上去拍了照片,算是为圣湖捐了香火。一个红脸膛的小伙子显然具备太明显的藏族豪放耿直的性格,嗓门又高又亮,流利着吐出蹩脚的汉语,生猛强硬地拦住我们,非得用他的牦牛再照一张。看他怒目圆睁的样子,真像手中牵着的牦牛。一路的草地并不繁茂丰美,间或是突兀杂相的地貌,上面有成群的牦牛,都是悠闲的主人模样,端出一副天地间我老大的臭脾气。牦牛非常的耐力,还可以爬上高而陡的山体,看见它们壮硕的身躯那样灵巧的翻山越岭,再现了生存的艰巨,生命的坚决。我是觉得自己极渺小,在开广的自然中间唯唯诺诺,丝毫不敢造次,而这些灵性十足的动物们或站或卧,和悠远沉静的自然世界配合的天衣无缝。

被暂时搁置的高原反映在下那根那山口的过程中达到顶点。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在进入并抚摩过神圣的天湖后,青藏高原终于还是需要你牢记住跋涉的不易,迁移的艰苦呢?我只是偶然触摸到了一丁点高原真实纯朴的真相,就被随之而来的不适折磨得无所适从,失了原气。


三,


值得庆幸的是高原反映很快就消失过去,取之而来的是对布达拉更热切的向往和专注。再次进入拉萨,看到久违的布达拉宫,在夕阳下,呈现出异样的壮阔和神秘,银色的墙体反射出柔和的光线,不卑不亢,恰倒好处的清妙雅致。

一对年轻的男孩女孩在拍照,摆出各种姿态,一个极小的孩子在踉跄的奔跑,几位老外在低声交谈,更多的旅行者在静思在仰望。都是跋涉而来的人们,脸上的表情惊人的一致,是虔诚还是震撼?敬畏还是通达?或许,这一刻,我们本就不该区分出彼此。无论是哪个地域奔赴赶来的朝圣者,必定都怀着一颗干净沉郁的灵魂朝拜青藏高原灵魂的聚集地。布达拉宫是座很奇怪的宫殿,第一眼看过去有点失望,有点缺憾,怎么?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窄小而且低矮。可是,就在那么一转之间,当你再次重新审视,重新将你的心灵在雪山和湖水之间洗涤干净,在飘飞的白云上面放飞之后。你终于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座伟大的宫殿,是雪域高原清蓝的天空,幽深的湖水所能承载的最恰当的一个殿堂。

白色和红色,这样两种相克相生的颜色,勾兑出沉沉的气氛,静若山谷,博大从容。这样,就是你有再多不堪的过去,再纵深的怨怼,都会像山谷中淡淡的薄雾慢满消失不见。这是一座一眼望过去,就会觉得自己深刻,浅薄,幽静,浮躁的宫殿。一点一点,逐渐消融掉自我,逐渐融进这天空,大地,在悠悠世界里去的宫殿。我已经老了,老到可以真确感受到生命的无限广博,我还青涩,涩到不能懂得这空明的纯净,神秘的自然带给我的震撼。

布达拉宫依山垒砌,层层伸展,如同一个横空出世的梦幻,在延伸的进程里将你的内心打开。回廊幽深,气势苍穹,像一个不老的守望,在千百年的历史中解读着一代代朝圣者的迷惑。它那种毅然决然的惬意沉稳和孤独傲岸的从容姿态,一直没有改变。

我渴望牵住你的手,在你温暖的掌心里哭泣;我渴望给你圆满的生命,收回你荒凉沉静的痛苦。那些繁华的调式,和那些骠骑的布局,在内部和外部统一构成一个神秘雄伟的处所,每一盏点亮的酥油灯,每一扇敞开的殿门,一滴流下热泪的烛火,一抹带着希望虔诚之心勾画的色彩,和缭绕在殿堂里迷离的轻烟一起,给我展示的是怎样揪心并优雅的一个世界。

我不能说相信神灵是否存在,包括宫殿里绝世的珠宝,经蟠,香火,转经的人群,它们都像秘密的梦幻,在特定的氛围里让我觉得不真实。我伸出手指,小心地触摸殿堂里被烟雾熏染过后的廊柱,壁画,佛灯......。垂下头,双手合十,在面目慈祥,神态傲然的佛像面前默默祈祷。我在祈求什么,是生命的延续?还是幸福的延续?或者,是其他莫可明状的模糊希望?我有太多太多的恳求,我活着,活在一个纷扰的世界里。我在这里,离布达拉,离雪域高原晴朗的蓝天,清冷的流水,很近;亦很远。


四,


接近羊八井温泉时,见到了第一个藏族小孩,是个男孩,两团高原红堆在脸上,看起人来略带羞涩。小小的少年郎已经是一个老油条的商人,在热切的推销自家生产加工的红皮鸡蛋。一篮子的鸡蛋,像一个个饱满的欲望,在小男孩明亮狡悸的眼睛里滴溜溜乱转。转到旅游者的身上,搜索,定格,然后开始死缠烂打。我一向不好吃鸡蛋,径自往温泉直走,小家伙是极其聪明的孩子,大约知道,我这样的客人是照顾不了生意的,缠住我的同伴们,灿烂腼腆的笑着。

藏族的小孩子普遍是一个神态,脏且精明。两只细长而晶亮的眼睛,传递出内心的聪慧和好奇,还有一点点暴露的玩劣不恭。莫非也认为我们这些远道赶来的旅人,是不请自来的闯入者,打破了高原的宁静及沉稳。

小孩子逐渐多起来,他们看着我们,我们也看着他们,互为风景的两面。所以,一道风景的形成是双向的,你来看,我来读,在看和读之间,我们和高原靠得更近。日咯则路上的藏民孩子很多,男孩女孩,几个人看护着一间厕所,进去和出来都伸手向人要钱。不给是可以的,没人强迫。这些小小的孩子,有的还拖着恐怖的黑灰色鼻涕,一律顶着乱蓬棚的头发。一个略为干净的女孩子,头顶上油腻腻的齐整,梳着一头的小辫子,在车窗前起劲的做着什么手势,我看了半天,也没有看明白。大约是嫌我迂钝,女孩子狠狠的白我一眼,很不甘心的离开。

传说中的天葬台就在这群小孩子的正前方,一座不高的山峰。上去是不可能的,我们都在底下仰着脖子张望。天葬的神秘含有恐惧的成分,高高的经蟠迎风独立,一抹平台的一角隐约可见。藏民族的神奇和古老的风俗总给人一种风潇潇水寒寒的凌厉之气,萧瑟古朴,沉重压抑。在苍鹰盘旋,风戾声鹤的环境背景下,一具肉体得到升华,一颗灵魂得以回归。人类的灵魂真是强壮,在一口口的吞噬过程中,被苍鹰带到神佛居住的天堂。

周围都是巨大高俊的山峰,云雾缭绕。这些云就是脚下,堆积在山与山衔接的凹口处。我们现在飞驰在去羊卓雍湖的公路上,一条上天堂的公路,老道的司机师傅从容不迫,坐车的我却是提心吊胆,一路都在祈祷。在这最接近神灵的高度上,我轻轻闭上双眼,让睁大的视觉回味。那些紧密和群山相偎依的云朵,轻灵飘逸充满在身边,仿佛纠缠在我的指尖处。我用敏锐的感官来体会这场和云雾最近距离的邂逅。高原的山和高原的云,刚阳和阴柔,朝朝暮暮,诉说着永生的传奇。雪样的白云,云样的白雪,凝固的洁白和流动的洁白,都是我们感受到的青藏高原雄浑灵致的品格。


五,


在夏天的公路忙来忙去,到处都是旅行者,大家从一个地方赶来,到另一个地方,一个海拔最高绝的地方。公路上能看到全身匍匐的朝拜者,一二三,走三步,双手合十,下跪,扑倒,全身的力量都聚居在前方,那样决绝的姿态和坚定的向往,让人的心会突然一痛。现代人内心不安定的漂泊色彩在这里好象要被否决一样,虔诚的圣徒们抛开对未来生活的不可知的惶恐,方向明确,心无二致。青藏高原能净化人心中的念想,不止出于这里纯净的自然风貌,更有信徒们对佛对神明一丝不苟的举动中。看着这些疲惫的灰黑色身影,会觉得人内心原来一直可以拥有某样坚定的亘古不变的信念和希望。

大昭寺内的彩绘塑像美极了,他们看你的眼神会让你相信,他们是活着的,具有你的思想。但他们显然更高与你,高与你所生活的这个世界。他们全都有大慈大悲的性格,有洞查秋毫的智慧,仿佛真的可以指引你度过沧海桑田,达到彼岸。每一座佛像前都拢着纸币,各种国家的都有。 没有人敢动佛像面前的纸币,你可以拿出很多钱,也可以掏出一元钱,再从佛像那里取回九毛。没人会注意你,一切的举动都处于自愿。一毛钱的纸币代表的是祝福,是佛家的五字真言。这里是不收硬币的,我们来时候准备了一堆硬币,结果原样又带回去。转经的藏人手里举着转经筒,一步一礼,在佛祖面前企求,额头轻轻抵触在佛像前的玻璃框架上。我们不觉得之间就学了样子,为自己或家人也真心的求得一个平安。

扎什伦布寺的山门安静的矗立着,不高大不张扬,显现出天真古朴的表情。长长的曲折回廊,褐红色的土墙,泥土在阳光下寂寞的等待着,比金砖碧瓦更让我留恋。穿红色僧衣的喇嘛们或站或行,也很安静的样子,远离尘世的的超然无谓。遇见拍照合影笑得非常专业,配合镜头的熟练动作定是千锤百练培养出来的。他们会要求你把拍照的效果倒放出来,一脸的自在骄傲。一个小喇嘛独自走着,在幽深的回廊里,脚步哒哒回响,背影消瘦脚步急促。看见游客友好的让路,头一低,很快穿过去,消失不见。另外三两个极小的喇嘛坐在一处低矮的土墙傍边,好象一幅静止的画面,主角的他们和配角的我们都是画面上的一道风景。扎什伦布寺外部的内敛和内部的繁华相辅相成,金碧辉煌不输于布达拉宫。布达拉宫是由外而内统一的华美壮丽,是让人敬畏想象的神秘传奇。扎什伦布寺则具有人文伦理的热切华丽,四世班禅是第一个被册封的班禅喇嘛,从此这里就成了历代班禅喇嘛的驻锡之地。从罗桑确吉坚赞到额尔德尼确吉坚赞,每一位历代的班禅喇嘛对拉萨对西藏的贡献都是巨大的。扎什伦布寺和布达拉宫一样,都安息着一些伟大的灵魂,我们宁愿相信他们会永生,会永远庇佑着青藏高原这一片纯净的土地。

你相信神灵的存在吗?当你在成百上千的人的脸上看到同一种表情,当你在燃烧着酥油灯的佛堂前静默,当你随着转经人的脚步挪动,当你和佛像直面的对望,为他们眼里的大善良大宽容所感动,你会感叹一个民族的信仰庄严又诚恳,可以这样打动我们的心。

那么,让我说一句:往事如烟,扎西德勒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