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黎落的头像

黎落

网站用户

诗歌
202204/30
分享



悲伤仿佛只是轻巧之物
我只能侧耳,听夜风发出绵密长叹
时间宽恕了
万事,也使我们陌生
就像现在,我妻子在我对立面,用铁锅煮雪
冰块携裹寒冷,在火上炙烤
来自内部的尖叫又使铁再度松软
露出破绽。我羞于认同这种微妙
把目光投向更深处,细密的
天鹅绒阻挡了我。这纯粹的,类似赞美的
事物
因为轻而坚固。隔着水流,我
只能伸直手臂
向深井中,抓一云朵



雪飘起来。雪落下去
空中飞舞着思想的白天鹅
唯有寂静,能够
越过众人头顶
回到悲伤的状态。轻盈的飞行
悄悄发生
等你留意到,已经事过境迁

窗外一片洁白,黑橡树和枕木
也洁白如新
从没有火车震碎过它们
世界那样完整,像初生。打一个响指
都是罪过



落叶中的枯井睁着风眼,抱紧残枝的佛陀
落在雪上

雪啊,从来都慈悲。比孤独更守恒,更

深入万物核心
让一位母亲轻易交付自己,也让一副虎骨顺势暴走

-------带回满身风暴的人。

突然降临的一场雪
必然落向松林。屋顶。马背
必然吹响江河,撞开窄门,释放更多花树和灵魂

大雪里世界逐层褪去敌意,又朴素如白纸


听雪

她们落下来。轻飘飘的事物没有内容
在她们弯成弧线的腰肢上
我听见镂空的时间,松弛而洁净

仿佛我的双耳天生就是为了聆听她们的降临
细小的爆破声无限接近虚无
我感受那种震颤,像钢丝绳上行走着蚂蚁
满意于危险的悬浮

大雪抬高黑夜
一种幸福的伤感源自深远的谅解,我也获取了
短暂的飞行。和你一样
隐在她们中间
当我们都呈现深海的蔚蓝,就
望见了彼此的孤独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