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黎落的头像

黎落

网站用户

诗歌
202311/05
分享

南昌的想象力(组诗)


南昌的想象力(组诗)

 

一匹叫南昌城的马

 

我的马取势如风。务实

马的四个蹄子猛踏三个三角洲

 

一个闪念,马跨过石马时代。在东汉

被赠予“灌婴城”或“豫章”

拴马桩是块镇纸。马身是砚台。马尾是洗砚池

 

但我不长射覆,不长指驴为马

围绕石磨盘的不是我的马。我的,马

是更宽阔的疆域

 

更迅疾的风速。马鞭一指,七个音色的绳金塔抖落

一身鬃毛。夕阳下

——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

 

但我的马从不悲秋。只是

“纸上春秋,战事一场春雨一场。”画马的朱耷

遇见写马的晏殊

 

谁的御马术更精进?或者我的幻术更精进?

 

可我渐入老境,慕心日日凋零

而我年轻的红马缜密。蓬松。入主长江之南

望长江滚滚

又生远大志向或信仰

 

每每念及:梅岭千秋雪,东吴万里船

 

 

御马人或伏虎

 

 

三江水如马群。赣江,抚河,可退三千年

三苗祖宗生火,燎原,制械

并火中徒手伏老虎。鄱阳湖可退

 

古老的洪州窑或一方唐青花大方瓮。

青皮上,另一种水虎凶猛

足够抵达一场旷世的奇迹或南昌起义英雄们的

卓绝抗争之战。

 

木棉花一茬一茬开

又谢,谢再开。时间的山势如虎

道路如策马。建设如御马。

 

人人是御马人。

 

我总信任长鞭可及想触及的事物内质

而非断流。比方——

时间的利器或说光阴的马”。这么多河

这么多马一起奔涌入海。

 

九十九道弯折也不改初衷。南昌的

御马术炉火纯青

马鞭子是龙筋,平原高坡和海域又植满向阳的葵花。

 

 

 

龙的第九子,滕王阁辞

 

像巨大的灯垂直赣江东岸。龙的第九子鸱吻

游历之后的回归也必将

在大殿脊骨之上,以自身的取势,让古老的山脊活下去。

 

藻井螺旋着往上

视觉是方正的,但它就是要钻破这四方的重宇

构建天圆地方的大美之国。

 

两只水缸入坐前门。彩绘的烟波和凝萃卯榫出现代性

——你知道不再是唐朝那只。

廊柱又大又壮,立在基座。未见风铃

依旧听见高蹈之意

 

由前朝传出,悬止于木头或瓦当。

有人高屋建瓴。有人修心立性

往来者,迎送者络绎。时间延续这种奔忙,又送走它。

 

越过时空,工匠们还在劳动。我的

在场感来自

编钟。龙凤墙。唐三彩或廊棚中入胜的雕刻——

那仿佛活的,生活的场景。会客,婚嫁,弹奏

或与生与死

正是这栩栩如生的部分,真相的部分

让技艺的不朽,建筑不朽。

 

而我面对建筑。王勃。龙子。工匠给予的颂词

会不会也达九重天?

只有楼檐扣响大风。只有湖水,回廊

雕空的窗和落满寂静的砖缝,安慰滕王阁的苍茫

 

 

 

白鹳和它鄱阳湖

 

白鹤在青绿水色之上?

还是,晴空倒立水?

 

我有无穷大的荷叶田田,就有荣辱和枯萎。

 

我手心攥紧浓密的雨水和鄱阳湖

在南昌这张大纸上书写

反复擦拭磨亮而变得更响亮。在这里

水和白鹤,像我们的骨骼和思想,像一个人

有清晰的明亮而区别于他者。

 

一只白鹤替我擦去跋涉的疲倦

一只湿漉漉的黑色白鹭,大雾里疾飞

鄱阳湖随之晃动。神秘引发

潮汐和动荡——白鹤不再是我熟悉的了

更陡峭且灵动

 

像我梦中见过湖边汲水的祖母。她和

星空如此相仿

 

发出蓝色光芒。漫天星辰

一只只停在鄱阳湖。苇花白茫茫一片

我们长久凝视中获得的平静和敬畏

——迎风而起。

 

 

想象力  

 

古老技艺带来视觉之美

烟火中又发散现代艺术的想象力

南昌有足够耐心

贡献古老和现代之传承。也许是一滴水,或一朵梅。

 

在南昌我从一张陡峭的纸上

擦掉悬崖,野火

擦掉内心的荒芜,试图让

 

流经它身体的轻和美得到重现。阳光在飞

像失散的小花,被南昌轻轻接住

随手插于衣领。很多年了

南昌一直停在古诗词。红色文化。梦里水乡的封面

 

停在我,想象和阅读之深处。

 

擦掉束缚的外衣,我坐起,走到窗前

南昌。你又把手搭在我潮湿的肩头

                               

七月的果子,深深垂下去

这些恭谦的头颅,因懂得而圆满,因热爱而流泪

无需动用技艺,我就

在这潋滟的天光水色中看南昌长出

 

长喙,长颈,长尾

在水上飞。“总有一天,你会遭遇同样的奇迹

会成为它‘’王勃说。

 

脊背上婆娑的翅膀带着我飞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