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孝贤的头像

李孝贤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3/09
分享

一级防控

67dc7aeae807a3613e10b65d31b38336.jpg

2020庚子鼠年,这是一段难忘而不平凡的岁月,或苦、或累、或恐……五味陈杂交织在一起的日子,从来没有想到家庭这个“安乐窝”有史以来确变成了囚禁自己的“笼子”,把自己锁在“一级防控”的心境里,甚至惧怕那些从自家窗户或是门缝中飘然而进的空气,都恨不得在自家周围安装一个硕大的“空气滤清器”,将那些掺和在空气中却又看不见的病毒统统过滤或是变成纯洁的氧气,紧张、期盼、彷徨、焦虑、无奈,中国历史上一个如此罕见的春节,一段让人嵌入心尘的日月,谁还能说岁月静好,放慢您的脚步,静听时光里的涟漪……

离开家乡为生活打拼的人们,掐着指头算着回家过年的日子,那些从千里迢迢听着火车熟悉的吟曲,一路上打着盹儿哼着家乡的小调的务工者们,沉浸在向往已久的那个梦魇里,一声声车笛的嘶鸣惊得满嘴的哈喇子从嘴里流出,将梦里的兴奋跌落在车厢的地下,揉揉眼车窗里扫进清晨屡屡的阳光,转过头贴近车窗玻璃向外眺望,只听列车与风的碰撞后,那飕飕的风声肆意张扬着它本有的个性,卷起一片片残草败叶,吹着口哨在自我狂傲迷醉里旋转远遁,对,那风急匆匆掠过所去的方向定是家乡,那风的影子似乎就嵌着家乡的缩影,此时风的呢喃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却变成了他(她)们各自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远望天空,每个人早已把那份思念亲人的心境溶在相思的笔端,画在云上捎上……

守在村子的家人把思念系在心里,把电话那头或儿女、或丈夫的嘱咐揣在怀里,迈开腿踏着匆匆的脚步在集市上来来回回,把积攒了一年的相思与亲情全盛在了“年货”里, 此时此刻,一种叫“新冠肺炎”的病毒已悄然在江城武汉爆发,席卷全国,其病毒的危害程度和传播速度令人惊悚,除夕之夜的钟声格外沉闷,冥冥之中自己不由得产生一种呼吸的急促感悚然全身,听着凉州古城边远传来沉闷的爆竹声,就像阴雨天的闷雷被一层云翳包裹,没有一丝的年味,遥望江城此时必是凄凄寂寂。“武汉”你与“武威”仅是一字之差的兄弟,都有着美丽动人而古老的传说,古城厚重沧桑的故事展示着两座城市的文化魅力,上小学的时候就从课本上读过著名的古诗“黄鹤楼”,说起“黄鹤楼”必然想起武汉,在我的心中“黄鹤楼”就代表着武汉!其享有“天下绝景”的盛誉,与湖南岳阳楼,江西滕王阁并称为“江南三大名楼”。据历史记载黄鹤楼始建于三国时期吴黄武二年(公元223年),传说是为了军事目的而建,孙权为实现“以武治国而昌”,筑城为守,建楼以嘹望。至唐朝,其军事性质逐渐演变为著名的名胜景点,历代文人墨客到此游览,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诗篇。唐代诗人崔颢一首“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已成为千古绝唱,更使黄鹤楼名声大噪。

1981年10月,黄鹤楼重修工程破土开工,1985年6月落成,当时在部队服役期间的湖北籍战友们,回家探亲都要去长江之滨的“黄鹤楼”前留下一张与之合影的照片,回到连队后总是要炫耀一番,讲述“黄鹤楼”的历史,退伍回乡后远在湖北的老战友们一直邀请去武汉玩玩,我总是说:去不了,等退休后吧……。谁曾想到,武汉,这座往日喧嚣、人车涌动现代化的城市,被“新冠肺炎”的病毒却摁住了暂停键,诺大的城市顷刻间被病毒侵袭,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停止了脚步,而你的名字在电视、广播、网络中确频频传播……

c98815e9e90bbdbfabc4b84aaf7b207a.jpg

2020年1月23日凌晨,武汉发布封城通告后,不到三天时间全国各省陆续启动了“一级响应”,接着高速公路陆续封闭、城市小区封闭、农村村庄封闭……, 各种路卡路障虽然阻断了人车来往的自由,却为生命多了一份保障,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放弃休息,无条件服从党和政府的号令,参加了抗击疫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特别是全国各地的农村,各种不同风格的“硬核”措施接踵而至,其宣传标语前所未有,风格风趣诙谐,比如:“今天去串门,明天就去坟”“带病回村,不孝子孙”“现在请吃饭的都是鸿门宴”……,更让人看到一个村口一位手持关刀的村民正襟危坐,此时让我想起作家宁新路笔下的“转世天狼”,张鞋娃牵着的那条名叫阿黄的狗,通过代表神仙说话的马大仙,竟然将这条狗和狗的主人变成了从天庭下凡投胎的狼兄弟,一个投胎转世成狗,一个投胎在鞋匠家,一个守在柴大爷家门前,一个给柴大爷当管家,都是神仙,是“转世天狼”,两神助威保家平安,均会给柴大爷带来荣华富贵,保持兴旺发达……,村里人家都恨不得在村口放几条让任何人都害怕的如此“转世天狼”,把村子看的紧紧的,把所有的来人都撵走。此时“硬核”一词几乎贯穿于所有报到疫情的新闻中,就如饭菜中的盐不可缺少。作为党员干部参加这次防控疫情的任务那是必然,作为一个文字的爱好者,确仅仅写下了一篇不像样的“值班日记”,不妨照旧录入。

值班日志

2020年2月17日深夜

我有一个植入自己内心深处的“疾病”,亦可说它是一种习惯吧!那就是每当在夜晚执行自己的计划或是组织安排的任何任务,心里总是不踏实,即使躺在床上也没有一丝睡意。终于等到夜里23.50分了,穿好棉衣戴上口罩,悄悄打开们踏上楼道的台阶走出单元门,小区内一片寂静,人行过道旁只有昏暗的路灯睁着眼睛,几幢住宅楼上偶有几家的窗外还射着明亮的灯光,但却听不见人的寒暄,唯一让人烦躁的就是那几条白日黑夜在小区内乱窜的小狗,时不时发出几声尖叫,不知是饿还是急躁,或许是被揍,讨厌的狗!仰望浩瀚的天空,星星也似乎知道这个不平常的夜晚,警惕地眨着眼睛正视着每一个角落……

从接到武威市委、古浪县委防控疫情的工作安排后,明确要求我们家居在武威市区内的干部职工,到就近的社区报到值班,我居住的小区属富民社区管辖,从报到至今我已从白班轮入夜班。富民社区的工作人员很热情,从报到的那一刻,我似乎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单位,有些暖心的细节真让人感动,比如他(她)们在了解和登记了我的信息后,还要主动问我是否还有疾病,我毫不隐瞒地告诉他(她)们,社区一位叫王生兰的干部,得知我患有糖尿病及并发症,对我说:你还是休息吧!我说非常时期我怎么能休息呢!他说:那你就记得在值班时要带上糖,以免发生低血糖……,看到我如此的表态和决心,便安排我在自己居住的民生花苑小区值班了。白天值班很忙很忙,我总是执行着自己的值班方式:一问二听三看四登记。即一问就是每逢进入小区的每个人或每一辆车,都要问清来自哪里到哪去;二听就是从来者的口语中尽快判断出是否是本地区的来人,如果其方言“跳出”了武威三县一区的地方特语,就必须慎重,严防从疫情区域的外来人员;三看就是看来者的身份证,看他(她)们的眼神是否正常,若有车辆还要看车内载客载物情况,通过测量体温看他(她)们是否发烧;四登记就是将来往人员及车辆信息进行详细地登记,同时要盯住来往人员是否对“武威智慧”进行扫码。记忆尤深的是2月10号上午11时左右我在值班当中,小区内一位大约六十多岁蔡姓的老人,出门既不扫码也不登记,而且大言不惭地说:我就不登记,你能把我咋地?昨天我出门也没人管,就你不行!说完话扬长而去。一同值班的两位老师说干脆报警,我说没必要,非常时期人们的这种心理状态很正常,一旦步入严格的管控秩序,加之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危害性做到深入的宣传,使之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后自然会自觉的。没想到第二天蔡老汉出大门时就主动拿出身份证并扫码后让我登记,脸上没有一丝的怨气,截至目前我在民生花苑值班期间,虽然遇到了各种不顺规章之人之行之言,但都会及时给居民做好思想工作,让全体居民懂得此次管控抗击疫情的重要性,是他(她)们懂得对自己的负责就是对他人的负责,对社会的贡献,截至目前未发生过一次因值班当中与居民发生不愉快而报警的事儿……

春寒料峭,寂静的夜似乎把白天的余温都拦在自己的怀里,我们一块值班的三人都缩进衣服,在门前来回踱步以此增加体温,几人虽不认识,但善言的我还是打破这个太过“寂静”的夜晚,忽然想起社区内那位至今没看全脸面的一位叫王生兰的同志,我对他们说:“你们说说社区内的那位干部,当初听到名字后我认为是女同志呢,没想到他是男的。”“就说是……”“我猜想有可能是他父母当初想生个女孩子,没生他前就去好了名字。”他们两人哈哈大笑,我说:“你们别笑,在我的老家就有这种习俗,早在五六十年代,农村夫妻连续生几个男孩子后,一直想要女孩,等怀上孩子后就取好了名字,什么招弟啊、生妹啊等,反正名字里都带有期盼或是代表女孩的花草之类名词……”,说笑间来了一辆车停在了门前,我们便进入角色按照各自分工,对人车进行检查登记……

哦,不知不觉离自己交接班仅剩五分钟了,好了不再聊了,夜似乎变得更加寂静黑暗了,但愿黎明早日到来……

377c3ac2d1741b52322bbfceae8c9f9f.jpg

  三

五花八门的“疫情通行证”“智慧xx”之类的防控疫情软件应用而生,不管是城镇还是乡村,都是封闭式管理,人人必戴口罩,进出必量体温,几点进几点出都写得清清楚楚,所有车辆严格消毒,可以说是“寸步难行”,一句话除了本村或本小区的人外,其他人别想进……特别是网上流行的河南某村主任对某些乱跑乱窜,不遵守防控疫情纪律村民的“硬核”讲话,幽默中带有严肃,严肃中显现的是对村民生命的负责:“你可高贵了还不是,你长得可是好看?可苗条了,叫大家瞧你那个鳖样了,你嘘中啥了嘘中(炫耀之意)?有些人不是让人广播上说不好听的话,有些人死皮不要脸,你真不怕死?好去聚堆儿,只怕自己死的慢,你干啥了你,你把党支部村委会的号召当耳旁风,你扯淡得很你。再三的强调,叫你给家待着,你就待不住,你是个人不是?在家待着能把你憋死?不是我这样说,疫情极其严重!极其严重!!!你自己对自己不负责任,是不是?把说的话当耳旁风,如果是明天,我再去街里头转,你再三五成群给我聚堆儿,我就对你不客气,我就让你去24小时值班,你不是不好在家待着吗?你好值班你就去值班,有的人,你在家待不住,一会儿去外头放放风,那都要命,刀都架在脖子上了,还不知道厉害?还在那红哒哒白哒哒,你真能哒哒(闲谝之意)……”。这就是一级防控的真实写照和缩影,体现了党和政府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高度重视。据科技部发布消息,蝙蝠最有可能是新冠病毒天然宿主。窝家那会儿我常想,为何危害人类遭受的瘟疫总是与行走在黑暗中的动物有着密切的关联,鼠疫、新冠肺炎的传播者老鼠、蝙蝠都喜欢在黑暗中活动。时至今日方才明白,那些黑暗里行走而传播瘟疫者正是人类自己而已。罪恶者都喜欢在夜的黑暗里行苟且之事,月亮和星星看得非常清楚,但只是在那遥远的天宇里唉声叹气,发出一点微弱的光多么希望明达者看个清楚,让罪恶昭示天下,人类大量扑杀食用野生动物,更有甚者将吃蝙蝠的情景发布在网上以示炫耀高贵,不觉让目睹者的心感到一阵阵的凄凉。想那蝙蝠在石洞或是树阴里,它们倒挂金钩的在白天里昏昏欲睡逍遥自在,在黑沉沉的夜色里寻寻觅觅,而月亮总是瞅准时机,在宁静的夜空里挥洒爱抚的光亮。

全国各地及部队数万医护人员和医学科技工作者奔赴武汉,他(她)们舍小家顾大家,不畏牺牲,敢于逆行的忘我精神,是一种中国精神和民族灵魂的体现,是为人类的一次大战“疫”大贡献,联合国卫生组织高度评价:“中国值得我们感激和尊重”。新冠肺炎已蔓延世界70多个国家,不管病毒的溯源在哪里,各国都应积极应对科学防控,更不应指责或嫁祸一方,我们有保护地球的义务,亦有消灭瘟疫的勇气和责任。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我们多想甩掉捂在嘴巴的口罩,放心吸一口纯洁的空气,低头吮吸泥土的芳香,与野草享受顶破土层获得生命的希冀。人啊,不经过风风雨雨不知冷暖,不经历生生死死不知岁月深浅,我们每一个人在人生的路上,其实都写着两个字:生死。有的人活着却早已走进了黑暗,有的人死了却仍能看到明日的阳光……

一缕暖风,小心翼翼地吹开窗扇,倚窗遥视消失的故乡,随即打开记忆的闸门,聆听土地里撒欢的小马驹、老黄牛的叫唤,水渠边耸立的白杨枝茎濡湿,期盼在季节的轮回里又一次舒展绿叶,那股长流的清泉水早已打湿了我的双眼……哦,春天来了!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