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福基的头像

罗福基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12/15
分享

诗经里生气勃勃的植物(106-108首)

106、我了解鹿皮斑木姜子它的拟态


我了解鹿皮斑木姜子,它的拟态

树皮青白枝干斑驳,酷似鹿

在深林里自由散漫地凋零

不像现世中的驯鹿,肯忍辱含垢

那些精神,对应了任人宰割

它能从苍茫的旷野里生发出来

依旧用简单的灰暗作原色

那满身支离破碎的光斑

投射进一片纠葛丛生的土壤

在别人眼中这些都是景致

而在它自己,却是辛劳的日子——

我与它的交谈是如此必要

却不可能。如此紧迫,却被

永远搁置,在这仓促的人生中①


注释:①出自波兰诗人辛波斯卡《植物的静默》


107、这野性的树活得自在坦荡


一个先驱树种或做宣纸的材料

构树,带我走入挑担夫的山路

浓荫下殷红的聚花果摔落一地

过路人心里难免紧张害怕

它又矮又丑,常躲在围墙的转角

枝上的巢不会是长久温暖的家

那只黄鸟临时寄存在窝里

像山海经上,构树微贱自足——

它享有奔放的晨光、泼辣的风声

以及露珠里无需隐秘的贞洁

这野性的树活得自在坦荡

从不忌讳恶木、恶菜之名

它要在蛮荒的未来存一份希望

如同看见那不能看见的梦与痴迷


108、草丛里有大叶白头翁


珠光香青,谣曲缠绕在枝叶上

籁萧、山荻已经回来做伴

你被灰白色绒毛,如同青嫩的少女

温柔敦厚。你将满身的香气

许给最美好季节里的平地之草

与牛尾蒿一起唱柔和的赞歌

渲染了松萝、菹草和蝴蝶戏珠花

你愿意陪它们在山边水涯

受着田间歇息的耕牛的注目

现在,天井覆满青苔,水井壁上

长出芒草。我也乘醉到村庄走走

在巷陌的曲折中溜达,却发现

草丛里有大叶白头翁,与李杜一样

好像在做一件没完没了的苦役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