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福基的头像

罗福基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5/06
分享

我所有的惊讶不是来自未知

我所有的惊讶不是来自未知

 

清纯的爱,以素洁示人的莲花山

柱立着充满热情好客的缆车索道

铁索桥孤悬云端,危崖边玻璃通透

 

你经由一条忽明忽幽的半山栈道

串接起来,把我带到从未到过的地方

你征服我的四肢与大脑

 

我所有的惊讶不是来自未知

而是来自山水的直白和原野的袒露

你为何心甘情愿地将刚气儿

全都倾注进柔曼的石穴之内

 

是寿星峦上的寿星打开了水门墙

让鲤鱼背的风不间歇地缠着你

好像太阳以光线和光晕驯服我

在我心中开辟出一条绿威威的路

 

 

冠豸山野生石斛兰

 

在悬崖峭壁,在背阳的地方

铁绿色的石兰从叶腋抽出花葶

开出七八朵娇小的花

每一串金黄色肉质的花瓣

都有一片朱丹色的嫩蕊躲在里面

她像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生命,带着孤冷的仙气

同历经四个朝代的妙应真人一起

变成了药王。她总是与长命的人

演绎出一幕幕不老的神话

所以她每一次的盛开和凋落

都是一个传说的开始与结束

当然也有例外,落魄的东坡居士

曾经将怪石石斛快递给了三友



暖风吹落了满大街的樟树叶


在春分时节我曾看见

暖风吹落了满大街的樟树叶

这荒唐的画面超越课本

怎么会把秋风扫落叶演绎成

这么一场春风得意的视野

那群从不知敬畏的气流

以为一切甩锅与嫁祸

都不会被太阳的强光照射

以为臭椿的翅果和香椿的蒴果

也会挂在内心趋同的树枝

长着奇数或偶数一样的叶子

当流苏花开如雪压树

我要在这蝼蝈鸣叫的雷雨天

接受扫了又落的苍苍绿意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