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9/07
分享

两棵树

单位的院子里,长着两棵树。它们是什么时候长的,没人知道,这个单位始建时,它们就已经立在那里,就已经长这么大。

它们是两棵杨桃树,主干不高,直径却不小,分别有两个人合抱的那么粗。两米以上的部位,前后分杈出两枝桠杈,枝繁叶茂,好像斜撑着两把大伞。它们分立在单位院子两侧的办公楼前,一左一右,向着大门,守望着上班下班的员工,陪伴着树底下忙碌的人们。夏日,它们会唤来阵阵轻风,在炎热的天气里,为人们送上丝丝凉意。偶尔,它们还引来一群“八哥”,叽哩呱啦,想找忙碌着的人们说说话。但是吵闹过后,它们飞走了。更多的时候,是一些小鸟,在树枝间跳跃飞梭,捉食虫子。它们与这两棵树,相互依存。

杨桃树的果实,就叫杨桃,我们叫它三廉儿。一个杨桃五片角,横切开就是一个五角星。这个形状是其它水果所少有或者没有的。杨桃有两个味道:酸的和甜的。爱吃酸的人,可用这酸杨桃切了片,腌上盐,或放点糖就着吃;喜欢甜食的人,直接咬那甜杨桃吃就可以了。过去,我对杨桃,只知道它是可以吃的一种水果,没去多想别的,直到我看见这个院子里长着的那两棵树,听说它们的来历后,才感觉到它们的不一般。

原来这两棵树,连同它们扎根的这片土地,是镇上一个生产队的,后来单位需要建设用地,它们就和这块地一起被征用过来。生产队并不算这两棵树的钱,只要单位为他们买四卡车的柴火作为交换。基建时,人们对老树心存敬畏,就避过它们,让它们分别“伫立”在两侧的办公楼前。它们四季常青,连年挂果,不但为人们遮阳蔽日,还为人们提供果实。更有意思的,是这两棵老杨桃,竟然分别结出一酸一甜两个味道的果子,左边挺立着的这棵,它被人们叫作“公”树,结出的果是酸的,而右边已显沧桑的这棵,它被人们称为“母”树,结出的果是甜的。为什么这棵“母”树会显出沧桑?因为单位在扩建办公楼时,建筑工人不小心把石灰堆在它树干边上,致使它主干的一大半严重腐蚀,被人发现时,它的树芯已经坏掉,所支撑的那枝桠杈也掉了下来,剩下小半没了树芯的主干硬撑着另一枝桠杈,这小半环形的树干还穿了一个洞,人们都以为它活不成了,但它却顽强的活了下来,剩下的那枝桠杈,照样枝叶繁茂,开花结果。

人们喜欢这棵能结出香甜果实的“母”树,因而有人在经过它底下时,就会举头寻望。果子还没成熟,就有小孩爬上楼梯(树就傍在右边办公楼梯边)拿着竹棍向上敲打。果子成熟了,就有大人带着孩子,攀爬采摘,弄得果子树叶掉了一地。大人忙着捡拾果子,小孩边吃边玩,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它曾经遭受过的伤害。而它,这棵“善良”的“母”树,却只是忍受着。

相对于这棵“母”树,另一边的“公”树,就显得寂寞许多。当人们兴高采烈地在它“老伴”身上采撷果实的时候,它只能平静地呆在一边。人经过它身旁时甚至都不看它一眼,但它“不离不弃”地守候着“母”树,忍受着常人所不能忍受的“寂寞”。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人说它的叶子能医治人的腰间盘突出和骨质增生,就偶有人来打采它的叶子,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人们才感觉到它的存在。

由这两棵树,我想到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是怎样的一种精神呢?

你看那结着甜甜果子的“母”树,它虽然没有艳丽的花朵,却像个坚强的“母亲”,忍受着“孩子”们的“折腾”,默默奉献着自己的“乳汁”——香甜的果实。你又看那结着酸酸果子的“公”树,它忍辱负重,经受着人们对它的误解、冷漠甚至歧视,当人们有需要时它却能够毫无保留地奉献出自己的那一份价值,它是树中的伟丈夫。

这两棵杨桃树,没有艳丽的花朵,迷人的风姿,但庄重、朴实,开放、包容,象征着脚踏实地、默默奉献和不屈不挠、奋发向上的精神。

我赞美这两棵树。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