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9/08
分享

两位劳老师

晚饭后散步,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近前一看,正是我小学的语文教师劳老师。

劳老师大约是在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教我们的语文课。劳老师普通话比较好,这是她有别于其他教师的一个显著特征。大部分教师,地方口音比较重。劳老师不是本地人,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听说她当过海军——只是听说而已。她讲解课文,很会把握语气,能调动学生的思想情绪。比如讲解《红灯记》(节选)这篇课文,讲到李玉和李奶奶被日寇枪杀,丢下李铁梅一个人这一段,老师不但语气沉重,而且眼圈发红,不时用手绢捂一下眼睛。一位男同学受到感染,忍不住放声痛哭,接着,就是课堂里一片哭泣声。这是我对老师讲课印象最深的一次,至今仍然难以忘记。

老师是和我母亲同辈的人。她个子矮小,脚步缓慢,但样子还是很清晰,很容易认出来,几十年过去了,我还是远远就能认出她的身影。

看到老师走过来,我赶紧迎上去,问候老师:“劳老师您好!”

老师停了停脚步,似乎并没有认出我。我跟她说我是她的学生,并报上姓名,老师只是点点头就走过去。我感到有点失落,老师认不出自己学生了。是啊,这么多年过去,学生已由一个小孩子长成一个大人并逐渐变老,学生变化那么大,老师怎么可能记得那么清楚呢?

我的学生时代,有幸遇到两个劳老师。上面讲的一位,是小学语文老师,与我母亲同辈。还有一位,是我初中的物理老师,年纪跟我们这些学生,相差不是很大。她还是我们的班主任。

这位小劳老师,大学毕业就分配到我们这个学校。其时她大约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是从省城来的。她人长得漂亮,气质上和当地人,有一点点不同。当时初中教师队伍,力量比较薄弱,就从小学调上来一些教师,补充进初中教师队伍里,这些从小学调上来的教师,年纪普遍都偏大。而小劳老师芳华正茂,活力四射。她的到来,为我们班的学习生活,注入一股清风。学生都爱上她的课,特别是男学生——谁不喜欢有个漂亮姑娘做自己老师呢?

别看小劳老师是从大城市来,却很能和学生打成一片。那时学生,不仅在课堂上学习,还要参加劳动生产,每个班开劈一片菜地,为学校食堂提供蔬菜。小劳老师以身作则,率领班里学生,挖地种菜,挑粪浇肥,样样带头去做,没有一点城市大小姐的架子。

在还没有恢复高考的时候,教育要革命,仍是教育事业的一个方向。中学毕业上不了大学,学校教学就要与实际应用相结合。为了让学生多学点知识,小劳老师创办一个无线电学习小组,吸收一些比较灵敏的学生,在课堂学习之余,开展一些无线电实践活动。我可能是中了读书无用论的“毒”,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不愿意参加这个学习小组,小劳老师动员了几次,我还是不愿去。小劳老师不放弃,又家访了几次,要父母亲做我的工作,但我最终还是没有参加这个无线电学习小组。这是我最对不起小劳老师的一件事,到现在还后悔不已。

我们上高中后,听说小劳老师跟着自己的爱人调到外地去了,之后就一直不知道她的消息。

我在学生时代,遇到两位劳老师,是很幸运的。老劳老师讲课时激励人心的情感,爱憎分明的立场,使我深受感动;小劳老师在复杂的教育环境下,坚定教学理念,坚持教师操守,让我感受到教师身上很可贵的一种精神。两位劳老师,老劳老师已经老了,小劳老师不知现居何方。无论如何,我都衷心祝愿她们,身心无恙,幸福安康。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