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10/07
分享

老年的幸福

人都会老,这是自然规律。老了就要服老,承认老并不丢人。只是,千万不要认为,老了就一无是处,就是负担,从而自暴自弃,甚至妄想依靠子女,或者不甘于已老,想尽办法去“抗老”,为自己身体的日渐衰老而焦躁焦虑,还为此盲目地去锻炼,盲目地去进补。惶惶不可终日,反而会加速自己的衰老。

老年真有那么可怕,那么不堪吗?其实不然,老有所为,老了越发精神,这样的人还是不少的。有人在退休后才开始从事写作,练习书法,学习摄影,最后还成了名家。这,就是生命的宽度。勤锻炼,多进补,或许能够延长生命的长度,但只有放宽心态,积极主动地去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才有可能拓展生命的宽度。老年就像成熟了的果实,果实熟透了,自然会落蒂、重生,这是正常的生命循环现象,与其害怕,不如顺其自然,潇洒的走下去。

古罗马哲学家西塞罗,在《论老年》里说:“老年可以和人生的其他任何时期一样幸福”“最适宜于老年的武器就是美德的培养和修炼。如果一生中各个时期都坚持不懈地培养和修炼美德——如果一个人不但长寿而且还活得有意义——那么老年时就会有惊人的收获,这不仅是因为它们必然能使我们安度晚年(尽管那是最重要的),而且还因为意识到自己一生并未虚度,并回想起自己的许多善行,就会感到无比欣慰。”老年人不妨回顾自己的一生,看一看是否虚度了年华,以此来加强美德的培养和修炼。

老了就老了,要想容颜不改是不可能的事,老不老,重要的是心态,心态年轻,再老也是青春的。

有人老了就一塌糊涂,无所事事;有人老了却还干劲十足,不忘初心,力争多做些事情。许多老作家老学者,老年后更为人们所熟知,老而愈加大放光彩。周有光、杨绛、马识途,这几位老先生,年过百岁仍在写作;冰心先生八十以后,依然佳作不断;巴金先生老年,还用文字不停地进行反思;孙犁、张中行、钟叔河等先生,他们晚年的文章,更老辣,更有见地。

他们的这种精神和动力,源自于他们的信念,以及他们对这信念的执着和坚守。因而我们在他们的文章里,就可以看得到浓浓的家国情怀,人文精神。

经过岁月的沉淀,一个人的内心,是正直还是龌龊,是善良还是奸诈,是真诚还是虚伪,是快乐还是凄苦,多多少少都会在脸上有所呈现,所谓相由心生,就是这个意思。

老年人应该是正直的,善良的,真诚的,快乐的。老年有老年的价值,老年的幸福就掌握在老年人自己手里。老年人不用刻意去装扮自己,——那饱经风霜的刚毅无须再去装扮;老年人也不用想着别人给你让座位,——老年不一定就代表着虚弱;老年人更不用去担心儿孙们,——儿孙自有儿孙福。把心态完全放开,老年就会有老年的幸福。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