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10/14
分享

只是因为喜爱

我读书少,但对书还是很喜爱的,也经常接触书本。我接触书本的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买书。

我买书,买得很杂。早期买的,是鲁迅、茅盾、巴金、冰心的书,这几位先生,在中学课本或者根据他们的作品改编成的电影里,就知道了的。我买第一本书,是冯雪峰著的《鲁迅的文学道路》。这本书是我买书的一个起点,说到买书,就不能绕过它。当时我还是个小学生,正准备上中学。买这本书,虽属偶然,但它却让我喜欢上鲁迅先生的著作,并且持续至今。

在读到一些其他作家的作品之后,我买了秦牧的作品选集,钱锺书杨绛的小说和散文,张中行先生的两本散文随笔集。

我在武汉上学时,学校大门两侧的街道,开有不少小书店,在这些书店里,我买到过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豪华精装本《呼啸山庄》和《简·爱》。在这批豪华精装本里,还有最初的《百年孤独》的译本,我犹豫了一下,没有买,就此失之交臂,后悔不已。那时的书店,会把一些折价书拿到学校去卖,在校园里,我买到过一套《梁实秋散文》(一至四册),一套《林语堂文选》(上、下两册),一本尼采的《悲剧的诞生》,一套狄更斯的《荒凉山庄》。《荒凉山庄》一套两本,只卖一块二毛钱。

我买书仅凭兴趣,喜欢就买,想到就买,但不会跟风。在港台言情、武侠大肆流行的时候,我还是买了不少比较传统的东西,例如朱光潜、王力、沈从文、金克木、孙犁、汪曾祺、钟叔河,以及其他一些中国当代作家的纯文学的作品。中国古典文学,也买一点。

外国文学,我最喜欢的,还是古典部分,特别是老一辈著名翻译家翻译的作品。

我对书,有很深的感情。在小时候的那个年代里,有许多各界人物,很值得我们学习,可我最羡慕的,还是读书人。我曾经希望,自己将来也能成为一名读书人。由于社会环境、生活条件和工作压力等诸多方面的原因,再加上自己懒,不懂得爱惜时间,虽然比较早就开始买书了,但读得并不多。等到觉醒过来,却又总是在忙,为生计而奔波,很少顾及到读书。没时间读书,小时候想做个读书人的初心,并没有忘记,对书的兴趣,也依然存在。于是就一边抽空读点书,一边搜书寻书,却没想到,搜书寻书,会是件那么令人兴奋的事,更没想到的是,它还会叫人上瘾,进入书店,不买一两本书,很不容易走出来。

因此买书,也就成了我的一个爱好。除了在实体书店买,还会通过邮局去邮购,在有了网购业务以后,又通过网络去网购。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中国书店、上海译文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亚马孙网上书店、京东网上书店等地方,我都邮购或网购过图书。

文学书籍以外,我还买了一些社科类的书。如《林肯传》、《联邦党人文集》、《美国读本》、《思想录》、《高卢战记》、《奥义书》、《菊与刀》、《中华的智慧》、《行行重行行》等等。

我不是藏书家,买书当然不是为了收藏,但是对书,还是有要求的。首先,出版社要有信誉,所出的书口碑一直都比较好;其次,书的品相要完整,书脊书口不能有皱折,一句话,书的整体要美观。

人多说书非借不能读,但我确信自己没有多少机会去借书,且借书、还书还都有个手续要办,即便是把书借回来了,也不一定能按时读完。

买回的书,当然也不一定都能读得了。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只能见缝插针地读上一点点。读书的速度总是赶不上买书的进度,这可能也是许多读书人所碰到的一个苦恼。尽管这样,爱书的人还是乐此不疲地到处去搜寻图书,只要看到自己喜爱的书,明知买回去不一定读得了,也还是忍不住要买下来。夏丏尊先生在一篇文章里就说过,他爱买书,也买了很多书,但有不少书买回家以后,就直接插在书架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读得上。

读书,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是很不容易说清楚的一件事,买书,为什么会上瘾,谁又能够说清楚呢。或许,这只是因为喜爱,别无其他。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