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随笔杂谈
202003/02
分享

令人怀念的一段往事

我与钱锺书先生,素未谋面,却有过一点书信上的交往,从书信上看,他是一位谦和温厚的长者。

记得有次,我给钱锺书先生寄信,附带寄去两盒当地的茶叶,不想钱先生正在病中,不方便写回信,便嘱咐女儿钱瑗代写。钱瑗老师在回信中写到:

收到您寄给我父亲的茶叶两盒,十分感愧,但却无以回报。

我父亲因病住院,命我回信道谢,并祝您新春安康如意。

钱瑗代父写的这封回信,虽然只有短短几行字,却让人感到很温暖。

钱锺书先生是大名人,但从来不摆名人架子,更不会高高在上,距人于千里之外。我不是学界中人,不是作家,不是学者,和先生通信,也只是简单谈点个人琐事,与学问无关。即便这样,他也不厌其烦,每信必回。在这期间,他送过我两本书,一本是他自己的散文集《写在人生边上》,一本是杨绛先生的长篇小说《洗澡》。一个大学者对一个年轻人,这么亲切,这么和气,这么关心,不但令人温暖,而且令人感动。

钱锺书先生有信必回,就是病得不能写回信,也还要嘱咐女儿代写,不会因为动不了笔就不回信,从而降低自身为人的标准。我的理解,这是一种礼貌,一种涵养,一种家风,更是一种高尚的学人品行。

钱锺书先生写回信,从不敷衍了事,总是很认真,很周到。他和杨绛先生的赠书,签字印章,端端正正,一丝不苟。

钱锺书先生夫妇,学问文章,自不必说,女儿钱瑗,也是大学教师中的翘楚,博士生导师。他们专业上的事,我不懂,他们的品行,我很敬佩。这也是我为什么总是愿意提及他们的最主要的原因。

现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一种关系,有时候真的不敢去想。我们就经常碰到或者听人说到过,在人际交往上,哪怕是曾经的同学、朋友、至交,有人地位变了,特别是变高了,变出名了,你就不好再去联系他(她),人家忙啊,连电话都没时间接,还能给你写回信?

也正因为如此,钱锺书先生及其家人的品行,就越加可贵。

如今,钱锺书先生、杨绛先生、钱瑗老师,他们一家三口,都已经不在,他们那样的为人风范,仍十分令人怀念。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