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3/03
分享

逛书店

进入书店,那种庄严,那种肃穆,以及那种不受干扰的安静,是我最享受的。徜徉在书架间,远离尘世喧嚣,任思想自由飞翔,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这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儿啊。

第一次“逛”书店,是跟大人去的,因为第一次,心里还有点儿紧张呢。“逛”的是本地的新华书店。

书店是个老建筑,两层,一层卖书,二层住人。整幢房屋为木质结构,琉璃瓦,红褐油漆,古色古香。

我是个爱清净的人,而书店正是我认为的理想的清净之地。以后不用跟着大人,自己就经常往那儿逛,那儿也成了我最早买书的一个地方,鲁迅先生的《呐喊》、《朝花夕拾》,茅盾的《子夜》,巴金的《家》,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高尔基文集》等,就是在那儿买的。

这个书店大约只有几十平方米大小,我在里面买书的同时,还在里面订书。在这么小的一个书店里,居然还开设订书业务,说明那时书店的经营,还是很规范的。订书业务由书店经理亲自掌管。经理大约五十岁的样子,就坐在一个专门订书的窗口里,伏案查看资料。因为订书的人很少,经理在里面就显得比较清闲。我第一次走到窗口前,对着里面说我想订书。经理翻起眼,从眼镜框上的空隙看了我一眼,然后递给我一本订书资料,就又埋下头去,任由我翻看那本资料。去的次数多了,我跟他就熟悉起来,有时候订二、三十块钱(这钱其时对青少年来说是大数目了)的书,经理就对着我说,你哪儿来那么多的钱,是不是偷家里的?看见我着急,他就偷着乐,眼里显出点老玩童那般的玩皮。我在他那儿订到过一套《中国大百科全书:外国文学》,两本旧时《小说月报》的影印本。在这样一个小书店里订得到这样的书,实在令人难忘。

工作以后,只要有机会外出,我总是尽可能的抽出点时间,去逛一下当地的书店,即使买不到自己想要买的书,能逛一下书店,也不枉了这一趟出差,如果能买到几本自己中意的书,那就更是一种满足了。我在外地的不少书店,都留下过足迹。在长沙当兵时,为了买书,我曾经在一个书店那里排了一个上午的队;在武汉念书时,学校周边的小书店小书摊,我每个礼拜都要去光顾一两间;在北京王府井,上海南京路,大家去那儿是为了逛热闹,我走到书店,就在里面猫着,等游伴们玩够了来叫我,我才跟他们一起走。直到现在,我对王府井和南京路,还是没有什么印象;在成都,我跟几个朋友走在街上,看见一个书店,就一声不响地跑了进去,害得朋友以为我走丢了。

我逛书店不一定是为了买书,或许只是一种爱好,一种感情。能进书店去逛逛,浏览一下那一排排图书,就感到很愉快。

书店是启蒙我读书的一个地方,它让我爱上书的同时,也开阔了眼界,丰富了人生,使我即便成长在一个精神生活相对荒漠的年代,也没有迷失掉自己。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