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4/16
分享

茶之道

父亲是个嗜茶的人,他有个小陶壶,饭后总要泡上一壶香片或者茉莉之类,我就用饭碗接上半碗,跟着喝起来,因而从小就养成了喝茶的习惯。

我偏爱于云南普洱、福建白茶和湖南黑茶,再加上个凌云白毫,就这么多,多了顾不过来。普洱、白茶和黑茶,以老茶为好,存放的时间越长,品质就越佳,多喝而不腻。喝了几十年的茶,最爱喝的,还是这几种。老茶是十几年前才兴起来的,我自己存的老茶,有的已近二十年,现在喝,慢慢品饮,它们那种经过岁月磨练的醇厚,全都释放出来了。

在绿茶里,我只偏爱于凌云白毫。我胃寒,一般不喝绿茶,唯独凌云白毫是个例外。可能是因为乡土的情怀,也可能是因为它的内在的成分不同于其它绿茶,我喝凌云白毫茶,就没有喝其它绿茶的那种刺击胃内膜的感觉,喝起来顺畅舒服。这种感觉的因素,直到我上了凌云白毫茶山以后,才有切身的体会:云雾之下,一望无际的茶山,一片片的翠绿,随风而来的茶的清香,没有施放过化肥农药的原生态的泥土的味道,造就了凌云白毫的独特的个性,独特的品质。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凌云白毫茶也是凌云精准扶贫工作中的一个支柱产业。我有个在省城从事房地产行业的同学,原来他那个单位的招待用茶都是桂北一带的绿茶,自从跟我喝了一次凌云白毫茶以后,他的房地产公司每年都要从凌云采购不少白毫茶。据说凌云白毫还是唯一可以制作红、黄、绿、白、黑、乌龙等六大茶类的万能茶,这又是它的一大优势,这个优势吸引着众多的制茶人和茶商们,到凌云茶山来开创一片新的天地。

喝茶少不了茶具,茶具中以茶壶最为“茶客”所青睐。使用茶壶有许多讲究,很值得人们去捉摸,去实践。

嗜茶的人,大概都会养上一、两把茶壶。老“茶客”泡茶,多爱使用陶壶。中国名陶壶,有江苏宜兴紫砂壶,云南建水陶壶,广西钦州坭兴陶壶,还有个广东潮州朱砂壶。以宜兴紫砂壶为最。

中国人喝茶早,使用茶具的时间也早。以上讲的几大名陶茶壶,大概都在明以前就有了,宜兴紫砂壶还可追溯到宋甚至更早。大文豪苏东坡,就对紫砂壶情有独钟,他不但特别喜爱用宜兴上乘的紫砂壶来泡茶,还热衷于参与紫砂壶的设计,传说他在宜兴蜀山讲学时,曾经设计了一款提梁壶,后世为了纪念他,就称之为“东坡提梁壶”。

使用名陶茶壶泡茶,边喝茶边把玩茶壶,经过一段时间的泡养,茶壶表面就会现出一道亚光,用久了还会形成包浆,颜色变化很大,轻轻抚摸,有如抚摸婴儿皮肤般光滑的感觉。这就是养壶的效果,也是养壶的乐趣所在。

老茶用陶壶泡,茶味会更好一些。我因此也就买了几把陶壶。以上讲的那几种壶都有,它们通过一段时间的泡养,都显示出一定的变化,其中紫砂壶温润,建水陶壶和坭兴陶壶光亮,潮州朱砂壶可爱。

我不想说哪一种陶更好,因为它们都是名陶,据称都具有良好的透气性,泡茶不失原味,隔夜茶不馊。以我对它们的一点粗浅的了解,虽然它们都是陶壶,但在材质上,紫砂壶的特质是砂,建水陶壶和坭兴陶壶则以泥料为主,因而紫砂壶的结构应该更松散透气一些。关于这一点,古人早有心得:“宜兴茗壶,以粗砂制之,正取砂无土气耳”“茶壶以砂者为上,盖既不夺香又无熟汤气,故用以泡茶不失原味,色、香、味皆蕴”。我在使用中发现,紫砂壶在温壶注水时,能听见壶内有滋滋滋的吸水声,可见其透气性之好。当然它们也都各有特点,紫砂壶更适合于泡老硬一点的茶,建水陶壶和坭兴陶壶则适合于泡相对嫩软一点的茶。我用紫砂壶来泡普洱茶和黑茶,用建水陶壶和坭兴陶壶来泡白茶和白毫茶,效果都不错。潮州朱砂壶过去不大为人们所熟知,现在越来越多人认识它,它的以砂质为主的材料和内敛的润红,也越来越招人喜欢。

茶的美味是通过茶壶表现出来,养壶只是喝茶过程中的一个附带感受,品茶才是这个过程的重点,假如把心思全用在养壶上,而忽略了对茶的品饮,就未免本末倒置了。

喝茶养壶,有一套比较固定的程序:温壶、投茶、洗茶、注水、出茶汤。品饮过后,洗壶擦壶,把壶放在干净透气的地方晾干。这整个过程,考验的是人的耐性,也是人修心养性的一个过程。

如今喝茶早已是个时髦事儿,我们看到大街小巷,开着不少茶庄茶楼,一些成功人士酒足饭饱后,也愿意到里面去叹叹茶,聊聊天。“两广”人把喝茶也叫做叹茶,“叹”有聊和侃的意思,比如聊天,他们就叫叹世界。人生苦短,生活中许多酸甜苦辣,人情世故,需要有地方发泄,需要找人倾诉,平时没地儿说去,酒后几个知心朋友聚在一起,把在家里和在工作上不便说的话,在叹茶中全“叹”出来。一个“叹”字,道出许多悲欢,许多离合,许多沧桑,许多经历,“叹”完后人也就舒坦了。生活不就这样么,有什么事能让它一辈子都堵在心里头呢?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