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随笔杂谈
202004/26
分享

劳动的记忆

我对劳动,有很难忘的记忆,这记忆,来自于自己亲身的体验,来自于自己从劳动中所获得的益处。

小学高年级,老师就带领我们到田野去拾谷穗,让我们体验“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真正的含义。初中开始,工厂的车间和农村的田地,就是我们经常实践劳动的地方,劳动实践使我们避免了染上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旧时代学生的陋习。

我们小时候那个时代的一个特征,是学生不仅仅只是学习文化知识,还要学习劳动知识。那时候生活条件不是很好,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但那个时候劳动和体育课倒是很受重视,学生的体格似乎也不错,比如踢球,不少人不用穿鞋就满场的跑,不见累也不见脚疼。学校搞基建,使用的沙石都是学生到河边去挑,从学校到河边,好几里的路,就这么挑着跑。现在学生,吃好穿好,能不能这么跑不说,挑着担子走几步,恐怕都成问题。我们上中学时,早上经常被老师赶去跑步,学生中不少人都能玩几下单双杠,跳几下木马。每个班都有几块菜地,为学校食堂提供蔬菜。放晚学就得先到菜地去劳动,然后才回家。劳动让我们懂得珍惜,懂得许多东西的来之不易。我这样说,不是说那时的学生比现在的学生好,当时还没有恢复高考,中学毕业很少人能上大学,大部份人都要下乡插队去,学习条件没有现在学生那么好,吃苦耐劳却成了他们的一个优势。

以上讲的那些劳动,我都经历了。这些经历对我以后的人生帮助很大,我下乡插队时,就能和村民挑同样重量的担子,而且第一年就有了余粮。第二年,国家准备恢复高考,大家都在积极“备战”的时候,我却在恢复高考前报名参军去了,这不是因为我害怕考不上——我自信我在同届同学里文化还是可以的——而是因为自身体能的呼唤:趁着年轻力壮,为保家卫国尽一份力。兵营生活很艰苦,训练自不必说,还有劳动,救灾,对于每一个人的体能都是很严峻的考验,我得益于小时候劳动打下的体能基础,尽管个子比较小,也能够和大个子一样应对自如。当兵两年以后,还参加了一场对外自卫还击战,战争的严酷对体能的要求更高,我照样应对,没有退缩,直至胜利。

过去劳动,一般是指体力劳动,改革开放后,强调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且还是第一生产力。科学技术靠的是什么,主要就是脑力的付出,所以脑力的付出就顺理成章成为一种劳动,劳动也就有了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之分。我是在改革开放之初上的大学,以后就一直从事行政工作,行政工作虽然用脑比较多一点,无须很大的体力,但是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是相互支撑的,没有好的体力,就不能很好地运用脑力,没有好的脑力,也不能很好地解决体力劳动的强度问题。我在开始行政工作时,有许多新的东西需要去学习,去摸索,精力要更加集中,因为体力还行,学起来并不感到困难,在学的过程中又激活了自己的脑力。我对文字有点儿爱好,之前工作太忙,没时间去弄,稍稍闲暇了一点之后,才抽空写点散文随笔之类的东西,有不少还在一些地方报刊网络上发表,现在还在写,兴致还很高,精力也旺盛,可以一直写下去。我写东西,并不像一些人所自认为的,是为了预防老年的什么病,写只是我的一个爱好,这个爱好是年少时读鲁迅、巴金、冰心、杨朔、秦牧、魏巍等作家的作品时就有的,现在写只是这个爱好的延续而已。有人问我是不是想当作家,我说当不当作家不重要,重要的是,写也是在劳动。

劳动给予我最美好的记忆,这种记忆是珍贵的,它将伴随着我继续走下去。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