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5/24
分享

瑶山玉米酒

田东的作登瑶山,那里的玉米酒,大碗的喝是很过瘾的。有次,我和一位老兄上瑶山去,协助开展村村通电的准备工作,瑶族兄弟说,先来两碗咱瑶山的玉米酒再说。我因为等下有些具体的工作要做,就和他们说我意思意思得了,你们就敬与我同来的这位“领导”吧。这老兄是第一次上瑶山,问我这酒怎么样,我说是原生态的玉米酒,度数低,没事,放心喝,不喝不好开展工作。结果这哥儿们被瑶族兄弟一连敬了六大碗,这家伙酒量了得,在微醺中开展工作,嘴也甜多了,大家高兴,工作开展的也比较顺利。

山里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巴掌大的地,都种玉米了。山上还有些草药,瑶山的酒,主料是玉米,但酿玉米酒得用酒饼发酵,瑶家人千百年来,就采用山上的草药来制作酒饼,各家都有些自己制作的技艺,有的最多能用到十几种草药来制作酒饼,用这种酒饼和煮熟的玉米发酵酿制的玉米酒,醇香甘冽,清凉爽口,夏天有人还把它当凉开水喝。我就尝试过那种感觉,是和乡里一位瑶族干部,在一个大热天气里下村,忘了带水,半路上渴了,瑶族干部取下肩上的军用水壶递过来:“渴了吧,喝口水。”我接过水壶,张嘴就来一大口,结果被呛的“哈……”的一声,差点吐出来:“怎么,是酒?”这位干部说:“是啊,这玉米酒解渴,慢慢你就习惯了。”你还别说,过了一回儿,口真的就没那么渴了。

过去瑶家人喝玉米酒,酒盛在饭碗里,酒碗从一个人的嘴转到另一个人的嘴,你喂我我喂你,这样喝,喝得很豪爽,是联络感情的一种喝法,就像过去壮族用匙羹打酒一个喂一个那样,但是比壮族的那个喝法还要来劲一些。用碗喂来喂去,是多少年流传下来的一种习惯了,这在外人来看是很不好甚至是很可怕的一种习惯,一般都不敢去接嘴,推来挡去,感情就不好联络。

改革开放的一个好处,是人口可以比较自由地流动,外出打工方便多了。瑶山的年轻人到城里打工,在使劲改善生活的同时,也接受了不少新鲜的事物,有的还娶了外面汉族女子做媳妇儿,在瑶山进进出出的人里面,经常也能看见一些衣着时尚的人,瑶山人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虽然具体的变化,你不一定说得出来,但是它的变,你却能感觉得到,就比如喝酒,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经不是拿个饭碗你喂我我喂你的了,而是各自拿个碗,类似于城里拿个酒杯,互相碰一下,然后自己喝自己的。这是瑶山人思想观念的一次大转变,是瑶山人卫生健康意识的一个大进步。

他们不但知道吃别人口水是不卫生的,而且还知道上山采药制作酒饼费时、辛苦,平原地区酿酒不是有现成的酒饼卖吗,有的酿酒还不用酒饼而用其它药物代替发酵呢。这是社会开放带来的另一种观念,怎么便捷怎么来。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我在改革开放之初和深入以后去过一些边疆地区,民风和人心,前后就不一样。最初是纯朴、可爱,让人乐不思返;渐渐的,人慢慢变精了,有的地方还出现过敲诈、打人的现象,虽然经过政府的警告、整顿,都改过来了,但仍不免会留下一点阴影,让人心有余悸。瑶山的变化可不是那样的变化,它的民风还是那么纯朴,人心还是那么可爱,只是在酿酒的手法上有些变化,有人不愿再上山采药做酒饼,嫌那太费事,于是就跟着山外的人,在外面买回酒饼酿制玉米酒。这样酿制出来的玉米酒,味道自然和从山上采回草药做酒饼酿制出来的玉米酒有所不同,但喝也无妨,只是酒味烈一点,没那么醇香,喝多了后遗症比较大,醉晕晕的,不过有人就喜欢那种忘乎所以的感觉。

瑶家人酿制玉米酒上的这点变化,是可以理解的,它构不成对别人的危害,因为他们买酒饼时很慎重,多是找熟人买,保证酿出的玉米酒不会有害。他们酿玉米酒,也多是留着自家饮用,很少外卖,除非有人找上门来要买。入自家人的口,当然会格外慎重。另外用草药制作酒饼,也不是人人都会,草药也不是那么好找,为自己图个方便,也无可厚非。但是从外面进山去的人,还是希望能喝到用草药酒饼酿出的玉米酒。

那天,我们哥儿几个进山去游了一日瑶山,恰巧碰到一户人家在为老人祝寿,碰到了就得喝点儿,这是瑶山的规矩。本打算每人喝一碗得了,没想到酒一入口,那玉米酒的醇香和甘冽就沁入心脾,让人欲罢而不能,一位能喝的游伴一连被灌了六大碗,还精神爽爽的,主人高兴得哈哈大笑,打趣的说,算你识货,这可是用瑶山上的十几种草药制作的酒饼酿出的正宗瑶山玉米酒,让你们赶着了,多喝点,多喝点。

我就知道,这草药制作酒饼的手艺,定会传承下来,它就在瑶山深处,酿制着醇香甘冽的玉米酒,等着你去品尝。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