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6/02
分享

周家宝老师

周家宝老师,是我上大学时的大学写作课老师。周老师讲课,绘声绘色,念例文,抑扬顿挫,高兴处,还摇晃一下头部。这是她的个性,是她的作风,不论是什么,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周家宝老师为人认真,有时候还挺较真,她的较真,是想把自己的教学搞好,尽可能多地把自己所学灌输给学生。她讲课既生动又不乏一点小幽默,但是对学生很严格,学生对她也有点儿“怵”。

周老师外表文静,作风却泼辣,走进教室总要带着一阵风;教学上她不搞一团和气,该表扬时就表扬,该批评时也不客气;在点评学生作文时,她还会让作文写得不认真的个别同学脸红。

记得我在一篇题为《校园生活散记》的作文里,提到一件事,是周末有同学打扑克,输了要在脸上贴纸条,我过去从没见过,觉得很有意思。周老师点评作文时,对我这篇作文给予了不客气的批评,她认为打扑克贴纸条这一类无聊的东西,不应该出现在校园的作文里。批评过后,老师还幽我一默:这位同学,你以为呢?问得我脸都有点儿红了。

事实上,周老师对学生是很关心的。下次作文,是关于写作甘苦这方面的内容,她特意对我说:接受上次作文的教训,尽量写些积极向上的东西。你的文笔还可以,要把它发挥好,相信你一定能写出一篇比较好的作文来。她还把女作家冰心先生一篇关于写作甘苦的文章作为例子,为我做进一步的辅导,提出一些具体的要求。我记住周老师的话,把材料准备好,写完后再修改两遍,比较好地完成了这篇作文。

在作文点评课上,周家宝老师对我的这篇作文,给予了比较高地评价,说我写出了自己的真情实感,比起上一次作文,有了很大的进步。周老师给我这篇作文打了一个优+的评价,让我在经历了一次作文的挫折之后,感受到一次作文上的喜悦。

班里有位覃姓的土家族同学,爱好写作,写了个东西想找地方去发表,因为没把握就把稿子拿去给周老师看,周老师很耐心地为他看了稿子,并在稿子上写下了许多修改意见,还推荐他投到《中国青年报》上发表。在周老师的关心和鼓励下,这位同学不断地写些东西,经常在一些报刊上发表,后来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一本中国当代青年作家杂文集,选入了他的一篇杂文。这位同学毕业后也成了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杂文作者。

周家宝老师喜欢读书,也喜欢在课堂上把她读过的一些文章作为例子为我们讲解。那时候还没那么多新潮作家,我们从老师那里常听到的是冰心、巴金、杨朔、魏巍、刘白羽、秦牧等作家的名字,因此,《寄小读者》、《海上日出》、《荔枝蜜》、《谁是最可爱的人》、《长江三日》、《社稷坛抒情》等,都是我们熟知的散文名篇。

我从学校毕业,已经二十多年,周家宝老师也早已从教学岗位上退下来了吧。这么多年过去,周老师绘声绘色的讲课,抑扬顿挫的声调,微微摇晃一下头部的神态,泼辣而又不乏幽默的作风,还时常出现在我的记忆里。

前些年我们班同学在南宁聚会,周家宝老师从武汉赶过来,她还是那么精神,走路还是带着风,我迎上去时,老师一眼就认出了我,我紧紧握住老师的手,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聚会开始,我有幸与老师同坐一桌,当有同学兴高采烈上台去吟诗作赋,展示自己的才能时,老师怂恿我:“你要不要来一首?”

我俏皮地对老师说:“您当年又不教我作诗。”

老师装出生气的样子:“你这小子!”

师生间的这个互动,让我仿佛又回到大学时代,感受老师的关心和爱护。

同学会是令人兴奋的,分别时不免令人伤感,这次同学会以后,我们这些同学,我们师生,什么时候能够再次相聚呢?想到这里,却又令人惆怅了。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