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6/09
分享

哥甘和他的狗

哥甘姓甘,我本应叫他甘哥,可壮族人家,在称呼上习惯把哥放在姓氏的前面,所以我就叫他哥甘。哥甘是我的帮扶对象,六零后人,中等个儿,身体硬朗。由于长年劳作,日晒雨淋,脸上已透出古铜的颜色。他人老实、勤快、有想法。精准扶贫工作开展以来,我每次到他家,他都跟我谈些自己脱贫的想法。

哥甘一家四口,他和老伴,还有两个孩子。老大已成年,但是身患残疾,而且还是脑部的疾病,不但丧失劳动力,治病还要花钱;小儿子上高中,也是在花钱的阶段。家庭情况如此,哥甘两口子也无法外出打工,靠家里那几亩地,自然也就成了贫困户。我做了哥甘的帮扶人以后,和他一起几经商量,选出两个扶贫项目,一是种菜,一是养母猪。哥甘是个爽快人,商定了以后,说干就干。他迅速从外出务工人员那里,租种了10亩地的蔬菜,这是他早就想干了的事,只是因为没有扶贫项目,无处借款,所以没干成。现在好了,有精准扶贫政策,有小额信贷,他可以放开手脚干了。同时,借助政府“以奖代补”政策性补贴的便利,买了5头母猪,共获得5000块钱的政府补助资金。另外,作为辅助性的长效项目,他还种了60株“桂七”芒果,树苗也是政府免费提供的。

哥甘夫妇俩都是劳动能手,有政府的扶持政策和扶持资金,他们高兴得起早贪黑的干,再加上头脑也比较好使,经营有方,第一年项目就有了效益,第二年他们家就列入村里第一批脱贫名单。看到他们在精准扶贫攻坚战中取得那么好的成效,我也跟着他们高兴,经常进出他们家,把他们当亲人一般看待。

我还为这一年来能够在哥甘家进出自如,长舒了一口气。因为第一年进出哥甘家,心里特别紧张。

为什么?原来哥甘家养的一条狗,虽然其貌不扬,且身上的毛,参参差差,从来就没长整齐过,很有一点猥琐的样子,但却异常凶狠。这条“赖皮狗”,不论生熟,见着人就乱吠乱哮,即使被捆绑着,也总是要往人那里扑,把狗链挣得哩啦哩啦直响,让人心里发麻。我每次去到哥甘家,总是被吓得哆哆嗦嗦的。心里头害怕,还不得不对哥甘说些客套话,说这狗真够威猛,打猎一定错不了。而哥甘也只能苦笑着对我说:哪里的话,别看它对人凶,见到老鼠连气都不敢吭。

每次去哥甘家,我都得先在围墙外高声喊叫着:“哥甘——哥甘,我来了,快把狗绑好。”

等哥甘慌手慌脚地牵好“赖皮狗”,再出来开门,我才敢跟着哥甘进入他家。每次看到哥甘不好意思的样子,我也跟着不好意思起来。那时帮扶工作刚刚开始,进门次数多,遇到这样的尴尬也多。

哥甘家这条狗,可真是一条怪狗。我和另一名帮扶工作队员小黄,为了方便,经常结伴进出彼此帮扶对象的家。小黄帮扶的那一家,也养一条狗,而且是条母狗,我们第一次入户时它恰好生仔,生仔的母狗非常凶狠,但是经过主人的呵斥和绑过一次,它就不再那么凶狠,两个月后就跟我们熟了,我们进村入户,它总要跑出二百米开外的地方摇着尾巴迎接我们。而哥甘家那条狗,我们去过多少次了它都不认,一次比一次凶,后来就连小黄,都不敢跟我进入哥甘家了。同样是狗,为什么狗与狗之间,差距就这么大呢?

哥甘人好客,每次上门,他总是想要留下我和他吃顿饭。可我们有纪律,不能随便在群众那里吃饭,对此哥甘也总是耿耿于怀。

时间过真得快,转眼就要过年了。过年有项重要的任务,就是慰问困难户。为了把这项工作做好,我早早就把年货和礼品备齐,于农历腊月二十三的前一天,一大早就给哥甘打电话,告诉他我下午要到他那里去,了解一点情况。

下午,我驱车到村里,提着年货礼品去哥甘家,还是那个习惯,先在围墙外大声喊叫:“哥甘——哥甘,我到了,快把狗绑好。”

过了一会儿,哥甘出来开门。我跟哥甘走进院子里,看到院子里很安静,就向四下里扫了几眼,院子里还是那么安静。哥甘知道我的心思,就对着我说:“别看了,我把它牵到里屋去了。”

进门后,慰问寒暄之际,饭菜早已上桌。我急忙说:“不不不,我们……”

“我知道,你们有纪律。可我们也有自己的习俗,你不吃可以,把东西拿回去,以后也不用再‘扶’我们了。你帮扶我们,为我们跑项目、找资金,忙了快一年了,饭没吃过不说,连水也没喝过一口。现在要过年了,吃个饭怎么了,吃个饭就犯法了吗?”

哥甘那个态度,让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听他的,老老实实坐下。饭桌上有一盘带皮的红焖肉,不大像猪肉。我正寻思着这是什么肉,哥甘早已发话:“不用客气,快尝尝我做的带皮牛仔肉……”

饭罢,我悄悄在一个碟子底下压了一百块钱,和哥甘一起走出院子。院子里还是那么安静——不仅仅那天晚上安静,从那以后,哥甘家的院子里,就再也听不到那只恶狗的吠哮声。

然而农村人家,哪能不养狗。养狗看家护院,已是千百年来的习惯。自从在哥甘家再也听不到那条“赖皮狗”的吠哮声以后,院子里静悄悄的,我倒反有点儿不习惯了,每次进入哥甘家的院子,总要东张西望一番。哥甘似乎也看透了我的心思。

在帮扶的日子里,我正常进出哥甘家,看收成,核收入,每月登记一次。就在准备核实脱贫的这一年,有天我进入哥甘家院子时,看到院子里绑着一条狗,这是一条年轻的黄狗,毛色光滑,长尾巴,还未成年。狗很温顺,见了我并不吠哮,只是摇着尾巴哼着“唔唔唔唔”的声音,我正好奇着,哥甘从房子里走出来,把那条狗牵到我跟前,向我介绍道:“这是‘小黄’,你放心,它很听话,养了一段时间了,怕你害怕,就一直藏着。”接着跟“小黄”说:“‘小黄’乖,记住了,这是咱自家的人。”“小黄”也像是听懂了主人的话似的,在我脚边使劲摇着尾巴,不停地嗅着,不停地闻着,看那样子,一定是想要把我牢牢记住了。

在哥甘就要实现脱贫的日子里,他家又添了这么个新成员,这还真成了双喜临门的事儿了。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