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12/11
分享

苦 瓜

苦瓜因味苦而得名,它的表皮不平整,但颜色翠绿,并不令人生厌。

小的时候,不敢吃苦瓜,孩子嘛,总是惧怕苦辣之味。

偶尔上火了,喉咙肿痛,母亲抓药回来,要是吃过药还不见明显效果,就会再买些苦瓜回来,切了煮汤喝。我怕苦,不想喝,母亲就打个鸡蛋和苦瓜一起煮,并哄着说:“快把汤喝了,苦瓜凉凉的,吃了喉咙就不痛了。”勉强把汤喝下去,说来也怪,吃过几天苦瓜以后,喉咙里的肿痛,就慢慢见好了。我对于吃苦瓜,也逐渐习惯起来。

苦瓜是瓜吗?汪曾祺先生在一篇《苦瓜是瓜吗》的散文里,戏说了一回苦瓜:“前天有两个同乡因事到北京,来看我。吃饭的时候,有一盘炒苦瓜。同乡之一问:‘这是什么?’我告诉他是苦瓜。他说:‘我倒要尝尝。’夹了一小片入口:‘乖乖!真苦啊!——这个东西能吃?为什么要吃这种东西?’我说:‘酸甜苦辣咸,苦也是五味之一。’他说:‘不错!’我告诉他们这就是癞葡萄。”“苦瓜”之名,汪先生最初是从石涛的画上知道的。没吃过苦瓜之前,他曾经吹牛,说没有他不吃的东西。有一个西南联大的同学,是个诗人,就整了他一下子,请他到一个小饭馆吃饭,要了三个菜:凉拌苦瓜、炒苦瓜、苦瓜汤!汪先生咬咬牙,全吃了。从此,他就吃苦瓜了。有些地方的人以为苦瓜不是瓜,是因为那些地方不长苦瓜,人猛一看见这个东西,感觉它跟印象中的瓜类不一样。大概一般的瓜类,皮总是光滑的,而苦瓜的表皮,凸凹不平,不像典型瓜类的皮,从没见过它的人,不免产生疑问。

汪曾祺先生是美食家,用当今的话说,他就是个“吃货”,不但会吃,还会做吃,尤其会写吃的文章,他写的那些与吃有关的文章,我都喜欢,自己也时常学着做点吃的,有个把菜,还得到过朋友的称赞。——苦瓜味苦,却是一种清苦,不像黄莲,黄莲苦胆,苦在心里,苦瓜的苦,则苦在嘴上,是一种清清淡淡的苦,这种苦,与它青青翠翠的瓜皮,正相匹配。

据说苦瓜有清心明目、降血糖、抗肿瘤之功效,不知当真与否。但它作为蔬菜,仍不失为一种好东西。

我吃苦瓜,最爱清炒。清炒苦瓜,不用放什么佐料,起锅前撒点盐巴即可,吃起来清清脆脆,苦又不让人觉得苦。凉拌苦瓜,是先把切好的瓜片焯一下水,然后拌上配料,它让人在炎炎夏日里,感受到一丝凉意。

苦瓜当然不能总是来素的,苦瓜炒牛肉,是很好的搭配;苦瓜炒蛋,就着饭吃最香;苦瓜肉丝汤,是很清爽的一道汤饮。有人爱吃酿苦瓜,是把苦瓜切成大约半寸一节,去芯后再酿进剁碎的猪肉鱼肉,或蒸或焖,这样带着肉吃,虽有肉香味,却失去了苦瓜的那点清苦,也不见了苦瓜的那丝青翠。这种吃法,我不喜欢。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