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2101/02
分享

不如读书去

新年第一天,前几天在网上下单买的几本书终于到了,一本是端木蕻良的,一本是孙郁的,这两位先生的书,过去我没买过,只读过他们几篇文章,印象很好,就下决心买他们的书,还有一本,是阿城的,过去买过他的散文,这次买的,是他的小说,另有一本,是汪曾祺先生的,他的书,我买过不少,这是一个新编的版本,是他的谈艺部分的文章,我曾经说过,看到汪曾祺的书,只要版本中意,就会买下。收到这几本书,是我在元旦这天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就像收到朋友的元旦祝福一样。

我这个人,胸无大志,工作几十年,一点进步都没有,既光不了宗,也耀不了祖,因此没事,就想读点儿书,想读书吧,又懒得去借,就只能去买,没想到还买上了瘾,有点停不住手的意思。

书是买了一些,读的却不多。为什么我读书,总是没人家读的那么多,那么勤快,这是我经常问自己的一个问题,也是让我感到很烦恼的一个问题。

最近这些年,我学着写点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小东西,乱七八糟的,但是绝大部分,都在一些地方报刊上发表了,后来经过修改,又让它们在一些网络平台上出现,可有人说,网络上发的,不能算数,只能算是草稿。我无所谓,不管在什么报,什么刊,什么网,什么络,什么位置上,能发就好,写东西,就是为了让人批评,总是好好好的,容易让人起鸡皮疙瘩,壮话里,有时会在好好好后面,加个尾音,这个尾音,不好说,我不希望有这个尾音,只希望真诚的批评。——写下去,越写越不好写。于是就想,不如暂时停下手中的笔,先去读点儿书,沉淀一段时间再说。然而停下笔,读点儿书,又谈何容易。鲁迅先生说,他是应朋友之约,才做起文章的,写的第一篇小说,就是《狂人日记》,“从此以后,便一发而不可收(《呐喊·自序》)”,“一发而不可收”,可能也是许多写作者们都有的同感,不管写出的是怎样的东西。

假如你暂时停下笔,突然间有熟人问你,最近怎不见你写东西了?这一句问,就让人为难。再者,文友时有大作发表,也不能不让人手痒痒的。更有各种征文,也需要回应,想停下手中的笔,不容易。

有“文”要写,心也难以静下。心不静,何以读书?我曾经想过,每年至少要读几本书(别人是读几十上百本),结果只能零零星星的读,没有能够认认真真完完整整地去读一本,而且大部分,都是重读一些过去读过的。听说,有人年阅读量,几百上千万的字,真让人羡慕。像我这样读,不知要读到何时,才能达到那个量。读书不多,还写,这是很矛盾的。不是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吗?神不神咱先不说,不过要把东西写得通顺一点,总得读点儿书吧。写不出像样的作品,不如读书去。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