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5/28
分享

瑶家的待客之道

走进瑶山,瑶家人给你的见面礼,就是敬上一碗玉米酒。其中之道,有客不懂,就会出一点小“洋相”。为何?瑶家人淳朴、好客,有客至,必以玉米酒待之:他们把玉米酒盛在碗里,直接送到客人嘴边,并道上一句:辛苦了,先喝口水。客人刚上山,正想解渴,以为真是水,张嘴就来上一大口,结果被呛的“啊哈……”一声,说不出话来。

不少人上瑶山,喝玉米酒时,一开始总是说,这酒好是好,就是劲小了一点,因而就放心大胆地喝,酒足下山时,已是飘飘欲仙。这,就是瑶山玉米酒的特色——后劲大。

瑶山玉米酒,是瑶家人赖以解乏的“良药”。山上劳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非同于一般。一天下来,身体劳累,不来两碗玉米酒,哪能过得去。

瑶山玉米酒,是原生态的酒。瑶家人上山采药,制成酒饼,与玉米发酵后,才酿制出来,酒清略带着玉米的甘甜,多饮而不上头。阳春三月,我曾上过瑶山,深有体会。过去瑶家人不习惯喝开水,就拿这玉米酒解渴。

少数民族喝酒,都有些自己的习俗,比如壮族,喜欢拿个小勺子,打了碗里的酒,互相喂入对方口中,而瑶族,则直接拿了酒碗,送到对方嘴边,大有“四海之内皆兄弟”的豪放。

瑶家人喝酒,豪迈、大方、不设防。有好酒者偶尔大醉,躺在路边,让人误以为少数民族都好酒。

这个判断,未免有戴上有色眼镜的成分。哪个民族没几个能喝善饮的?酒这玩意儿,也暂时还不会从人的生活中消失,我们还会继续看得到各色各样的饮酒之人。城里人喝酒,五十好几的度,价要几百上千的,好像喝的也很心安理得;醉酒后撒疯骂座的事,也时有发生。瑶山玉米酒,几块钱一斤,二十度上下,解乏解困,只要不是滥喝滥醉,也就无可厚非。瑶家的待客之道,无酒不成礼,喝了酒,就是兄弟,有话好说。村与村,民与民,相互间的往来,酒有时候就成了沟通的“媒介”,有了酒,距离就拉近了。

我想起以前,有次下乡去,一位黄姓瑶族朋友陪着我,去到一个瑶族山村,忙完工作,老黄亲戚那里,早已弄好了菜:一盘肥猪肉,一碟炒玉米,一碗瓜苗煮面条。山村的菜就这样,不复杂,但酒,却让你喝个够。瑶山玉米酒,清香甘洌,大热的天,喝着爽口。仨人捧着酒碗,喂来喂去,直到有点飘飘然,才想起该下山了。下山前要塞点伙食费给这位亲戚,亲戚却发起了火:“还把不把我当兄弟?”看他这个态度,只好作罢。

走下山去,脚步有点轻,到了半路,口渴了,老黄取下肩上挂着的水壶:给你水。我接过水壶,急忙大喝一口,“水”刚进喉,“啊哈……”,眼泪都快要呛出来:“怎么,还是酒……”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