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5/29
分享

狗 肉

“闻到狗肉香,神仙也跳墙”,是电影《少林寺》里那班练武的和尚偷吃狗肉时,说的一句著名的台词。历史上少林寺的和尚有没偷吃过狗肉,我不得而知。只是听说,中国人吃狗肉,比那个时候还要早的多,从新时器时代就已开始了,到了周代,吃狗肉之风即已盛行,《礼记》有记载:“孟秋之夜……食麻与犬”。少说也有几千年。

这样看来,中国人吃狗肉也算的上是一个“传统”。狗肉的吃法,南北不同。北方人吃狗肉,一般是配以药膳,炖烂了吃。北方冷啊,这样吃,既暖身又益于进补。南方暖和,做起菜来就要从容许多。比如我们这边,狗肉的做法,常见的,就有白切、红焖、生焗等数种。

白切最简单,用白水把狗肉煮熟了,切好上桌,蘸点着酱料吃。白切做法简单,却是许多人的最爱。红焖是将狗肉切好后进锅,用大料一起闷煮,也有不少人喜欢。生焗是把整块的狗肉,配好料一起进锅慢慢的焗,焗好了才切成小块装盘。

以前贵州那边,狗比较便宜,我们车站的一些司机拉货往那边去,就顺便带回一、两只。贵州那边的狗比广西这边的狗个要大一些,带回来后就唤上一大帮亲朋好友们相聚,然后大吃一顿。其时物质还没那么丰富,能这么大吃一顿是很过瘾的。当然司机也很吃香。

你问狗肉好不好吃,很多人都会说好吃,“冬至鱼生,夏至狗肉”,已经成了我们这里的一句口头禅。

狗肉虽然好吃,但我个人并不喜爱。它有一股味道,这股味道,也许正是吃狗肉的人喜爱它的原因之一,而我的不喜爱,恰是因了这味道,我接受不了。

韩国人好像也很爱吃狗肉,就如同日本人爱吃鲸鱼肉一样。但是吃狗肉和吃鲸鱼肉,都被一些动物保护组织所反对。

西方人视狗为人类的朋友,看到我们吃狗肉,就感到很吃惊,哪有吃“朋友”的?

部分国人也迅速跟进,阻止一些地方的“狗肉节”,不让人吃狗肉。吃狗肉还能吃出这样的热闹来,也为狗们增添光彩了。

人都有吃的自由,只要不去吃那些有明文规定的禁吃的东西,就不属于违法。吃狗肉是不是违法,这个我不知道,但有一个事实,是街上到处都有狗肉卖,并不见哪个摊主被禁或被抓。由此而推测,应该不算违法。不违法还要去闹他,似乎有点过火。

“狗是人类的朋友”,是不让吃狗肉的人的最大的理由。然而自古以来,狗看门,鸡打鸣,马拉车,牛耕地,各司其责,天经地义。只把狗当人类的朋友,对其它几个就不公平。特别是牛,辛辛苦苦,任劳任怨,到头来还要被宰杀,宰杀之前还要被注水,受尽折磨,痛苦不堪,你说这公平吗?

怎么样去面对吃狗肉这件事,文学家梁实秋先生有他自己的看法。他不吃狗肉,但也不反对人家吃,“士各有志。爱吃狗肉者由他吃去,不干别人的事。西方人以为狗乃人类最好的朋友,一听说中国人吃狗肉,便立刻汗毛倒竖,斥中国人为野蛮”,是没有区分狗的种类,那些“菜狗”原本就是供人吃的。其实,“杀肥狗与宰肥猪、宰肥羊无异,我看不出其间有什么文明与野蛮之别。有人不吃猪肉,有人不吃羊肉,有人不吃狗肉,各随其便,犯不着横眉怒目。”我的观点是,爱狗的人和爱吃狗肉的人,应该互相尊重,不必为此而打破头。确实爱狗的人,可以通过一些有效的途径,比如推动立法,形成法规等,而不是通过阻和闹去禁人吃狗肉,这样或许会更有利于保护那些可爱的狗们。不过假如能通过立法来禁食狗肉,那人类还有其它动物朋友呢,例如上面提到的打鸣的鸡,拉车的马,耕地的牛,它们又该如何?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