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随笔杂谈
201906/02
分享

送书的尴尬

送书,有时候还挺让人尴尬。如果你想把书送的顺当一点,最好还是先考察一下受书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至少他也应该是爱书的,懂得珍惜送书人的那份感情。贾平凹先生在《笑口常开》的开头就说:“著作得以出版,殷切切送某人一册,扉页上恭正题写:‘赠xxx先生存正。’一月过罢,偶尔去废旧书报收购店见到此册,遂折价买回,于扉页上那条题款下又恭正题写:‘再赠xxx先生存正。’”这就是送书人可能得到的一种“回报”。虽然贾平凹先生很大度,还为此而乐得开怀大笑,但这样的事,总是令人尴尬。

我没出过书,更谈不上有书要送给人家,但我又确实送过书给人家,只不过我所送的书,都是别人写的。我不会写书,但爱读一点书,所以就常常买些书回来。买书的原因,也各有不同,有的书,是因为要读,所以买了;有的书,是因为受广告宣传或者名人推荐的影响,所以买了;有的书,是因为逛书店,不好空手而出,所以买了。

不管书是怎样买回来的,我都很珍惜。有的书,我读过了,不想再读;还有的书,是我买了以后,不合自己的兴趣,就一直放着没有读。像这样的书,我是很愿意让它们有一个好的去处,并且能够得到很好的利用的。

近些年,有亲戚朋友过来走动,带孩子来的,如果孩子注意到房间里的书,我就会善意地问喜不喜欢读书,喜欢的话伯伯给送几本怎么样?这时孩子的父母亲,往往就会代替孩子回答道:“喜欢啊,这孩子可喜欢读书了。”

被家长的话所感动,我就送些书给这些亲戚朋友们。书送出去以后,我还有点自鸣得意呢。

没想到有一天,一位老先生告诉我,他在一个卖二手书的地摊那里,看到几本写有我名字的书。

在卖二手书的地摊上,有写着我名字的书在那儿摆着,我寻思这个中缘由,应该就是送书给人的结果。至于书里为何会写有我的名字,是因为我平时买书后有个习惯,喜欢在扉页写上自己的名字和购买日期,故而书里会有我的名字在。

我并非小气之人,也从不后悔送书给人家,只是不知道这书送出去以后人家是否会读。假如这书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不能开卷有益,那就太可惜了。

有的书送出去以后,我就有点后悔。例如: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雨果的《笑面人》,伯尔的《莱尼和他们》,汪曾祺初版的《蒲桥集》和《汪曾祺小品》,张贤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这些书,都是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印本,我很担心,它们的归宿会在哪里!

关于读书,我时常想一个问题,就是读书是很私人的一件事,要想让人读书,不是靠鼓励,也不是靠好言相劝,更不是靠强迫就能够实现的。

读书靠的是个人兴趣,对书有兴趣,自然就会去读,也会想办法去读。不爱读书的人,你就是白白送书给他又能怎样,说不定最终都落在地摊上了。这是送书的人可能会遇到的一个尴尬事儿。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