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8/06
分享

曾老师

曾老师高大、挺直,人不显老,因而当他说他已经退休时,大家都以为他在开玩笑呢。

他是我的前辈。因为性情上有些相近,我们一直都有些交往。闲下来了,他喜欢练练太极,喝点小酒,有时还会叫上几个朋友,热闹一下。我自然也在这些朋友之列。

有朋友跟他一起喝酒,他会亲自下厨,做几个专业水平的菜,让大家过过口瘾。朋友们吃得高兴,他就放开喝。别看他在年龄上都比我们大许多,但我们谁也喝不过他。退休后,他就这样周而复始的生活,好像很惬意,我们对此,也很羡慕。

有一天,他对我说他要练书法,我说大哥你别折腾自己了。他说这样过日子没意思。但说归说,日子还是照常过,久不久,来一次小聚。我们还是喝不过他。

酒酣时,他最爱提到他能够独当一面的几个学生,高兴处,举起杯,仰起脖,一饮而尽。

那天,他突然拿出手机,叫我看看:这是我写的书法。我一看,真是吓了一跳。虽然看不出出自哪门哪派,但却是龙飞凤舞的。

“你还来真的了,学哪个门派的?”我问。

“无门无派,照手机搜索的练。”他说。

这真成奇迹了,字写得有线条有风骨的。

以后他就常发些他写的字到我手机上,有些还是装裱过的,每次看,都有进步。

然而,惊喜还不止于此。最近一次小聚,他又突然拿出手机叫我看:这是我画的画。这就不止是吓了我一跳,而是吓了我一大跳。

“你这又是哪门子的事?”我问。

“是那门竹子的事。”他说。

他画的竹子,虽瘦了一点,但还是有模有样的,比起我们有的人,整天在那里炫耀的,差不到哪儿去。

“学郑板桥的?”

“我不知道郑板桥是谁,是跟手机学。”

我的天,这哥们儿还真行啊!

曾老师告诉我们,把书画再练练,就准备开个班,义务教些小孩子写写画画,使生活更充实一点。

这老头儿,己进古稀之年,还初心不变,痴心不改,叫我们这些晚辈,情何以堪?

曾老师退休于厨师学校,教了大半辈子烹饪技能的他,今天终于开始教人拿笔了。

原来我们只佩服他的好体格和他的好酒量,现在,我们更要佩服他的那些想法和那些努力了。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