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罗里宁的头像

罗里宁

网站用户

随笔杂谈
201908/30
分享

以史为镜,以人为镜

近日闲来,读史两则,出自《资治通鉴》。文字不长,抄录如下,顺便也谈点个人感想。

其一,杨震拒赠金,汉安帝永初四年(110年)正月。邓骘在位,颇能推进贤士,荐何熙、李郃等列于朝廷,又辟弘农杨震、巴郡陈禅等置之幕府,天下称之。震孤贫好学,明欧阳《尚书》,通达博览,诸儒为之语曰:“关西孔子杨伯起。”教授二十余年,不答州郡礼命,众人谓之晚暮,而震志愈笃。骘闻而辟之,时震年五十余,累迁荆州刺史、东莱太守。当之郡,道经昌邑,故所举荆州茂才王密为昌邑令,夜怀金十斤以遗震。震曰:“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何也?”密曰:“暮夜无知者。”震曰:“天知,地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者:”密愧而出。后转涿郡太守。性公廉,子孙常蔬食、步行;故旧或欲令为开产业,震不肯,曰:“使后世称为清白吏子孙,以此遗之,不亦厚乎!”

这则文字,讲杨震拒金,是历史上很有名的一个故事。杨震大器晚成,五十岁左右才出来做官。他刚正不阿,为官清廉,有很坚定的政治抱负。一个叫王密的人,暮夜里给他送去十斤黄金,被他拒绝了。王密说:“暮夜无人知。”杨震说:“天知,地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者。”杨震这句话,被后世概括为“四知”而万古流传,也让他们杨姓的后人,感到非常骄傲。古今做官的人,就怕管不住自己的欲望。见钱眼不开,实在是很不容易的事,更何况是十斤黄金。不然,我们可以到现实中去查看一下,像杨震这样为官的人,不见得就多得不得了。五十多岁了,差不多就要到退休的年龄,趁此机会而多捞一把,恐怕才是不少为官者的心态吧。

其二,裴垍拒故人求官,唐宪宗元和三年(808年)。垍器局峻整,人不敢干以私。尝有故人自远诣之,垍资给优厚,从客款狎。其人乘龙求京兆判司,垍曰:“公不称此官,不敢以故人之私伤朝廷至公。他日有盲宰相怜公者,不妨得之,垍则必不可。”

这一则,是关于为官用人的事,即裴垍不为自己的故交开方便之门。裴垍做官,有一故交来访,他自是热情接待,于私情上不敢马虎。但当此人提出要给个官儿干干时,裴垍立马回绝:“公不称此官,不敢以故人之私伤朝廷至公。”古往今来,官场上有个旧习,就是喜欢拉山头,划地盘,搞个人的小圈子,例如什么秘书帮,老乡帮,系统帮,东部帮,西部帮,曾经层出不穷,在官场里造成恶劣的影响。裴垍拒故人求官这件事,让我们看到古代官场用人的一个正面的形象,很值得学习借鉴。

《旧唐书·魏徵传》有:“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我们读书读史,就为明白这个道理。这也是我从这两则文字中所得到的启示。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