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芦苇的头像

芦苇

鲁迅文学院学员

散文
201910/25
分享

那样的夜色太美太温柔

那样的夜色太美太温柔

(多伦多)芦苇

世界上只有一个月亮,但东西方人眼里的月亮却截然不同。东西方文化碰撞在月圆的这一天撞出奇异火花。

许多西方人觉得,满月之日令人感到狂躁、恐惧、失去理性。古希腊神话中的月亮女神塞勒涅就有着占有欲强、自私冷酷的性格特征。博学多才的古代贤者亚里斯多德敢于评判天下之事,他断定,满月使人疯狂。因月相活动引发的自然现象给讲究精确、理性以及崇尚阳刚之美的西方文化带去的,是摇摇欲坠的不安全感。直到今天,许多西方人依然相信,满月潜藏着危险。

英语中的“lunacy”即为精神失常的意思,其词根来自拉丁文的“月亮”(luna)。满月高悬于天,给西方人的想象世界带去的,是奔跑在清冷月下的狼人、巫婆、嗜血的怪兽、发疯的女人等画面,与“邪恶”、“恐慌”、“暴虐”这些词密不可分。

月亮的阴晴圆缺,若隐若现,着实叫人难以捉摸,犹如善变的女人,善变的爱情。

当莎士比亚笔下的罗密欧在月下对心上人发誓的时候,朱莉叶惊恐地回答道:“啊!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它一样无常。”

这样的情景大概要让中国的恋人们感到诧异了。中国人眼里的月亮充满诗情画意,月下山盟海誓让多少人的记忆永远激荡着爱的回声。当我们的文学或影视作品中出现月圆之夜时,男女主角也就到了容易擦出火花的时候。多年前,有一位叫张宇的歌手唱了一首歌,叫《月亮惹的祸》:“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那样的月色太美你太温柔,才会在刹那之间,只想和你一起到白头;我承认都是誓言惹的祸,偏偏似糖如蜜说来最动人,再怎么心如钢铁也成绕指柔……” 张宇的演唱风格与众不同,他用阳刚的歌声演绎了一首阴柔的歌。

正如歌中唱到的,朦胧又恍惚的月光竟把钢铁的心“照”成了“绕指柔”,并由此生出相伴一生的柔情蜜意。想必在月下牵过手的恋人们都能想象出此情此景。月夜的浪漫与魔幻,令沐浴东方月光下的恋人们忽视了爱情的非理性一面。

若对比罗密欧与朱莉叶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月亮给不同文化带去的不同心里投射,简直是蜜糖和砒霜的区别了。

中国传统文化视月亮为阴柔女性美的象征,月亮意象代表着女人的神性,引申为对恋人、对母亲、对爱情和亲情的歌颂。歌颂月亮的文字从古至今,比浩瀚天际的星星还要多。诗仙李白的诗歌中,与月亮有关的,据说就有三百多首。文人墨客与政治家们在人生失意之时——他们的人生失意多与在朝廷失势、以及科举落第有关,朝廷是他们实现人生理想的最重要途径,若被朝廷抛弃,他们的满腔报国热情成空,就转向寻找心灵的内在超越之路。他们常常寄情于大自然,问山问水问月亮,留下了很多精美的传世文字。

月光撒向人间时,千愁万绪涌动着,观月者揣测着普天之下的人都应该同他们一样,沉浸于月下的宁静和优美,而他们不为现实所理解之处,月亮完全理解,于是得到莫大安慰。在后世如鲁迅这一代的五四思想者和学者文人身上,可以看到他们竭力摆脱阴柔写意的月亮文化的影响,他们希望再造华夏民族性格,呼唤坚强意志与理性。

在中国,月亮崇拜的最高境界就是将满月之日定为中秋节,即阖家团圆的节日。中秋是一年中最开心、最浪漫的日子。八月十五是一年中月亮最圆的时候,家庭成员团聚在一起,品尝着满月形状的月饼。皮薄馅足的广式月饼,松脆香酥的苏式月饼,外形精美的京式月饼,甜而不腻的台式月饼,蕴含着一代又一代百姓对于幸福的憧憬与寄托。除了月饼,还有其他点心,水果和佳肴。大人们喝着茶,吃着美食,观赏着夜空中的明月,孩子们则沉湎于月光下的游戏和嬉闹。

皎洁的月光从遥远的星际照过来,如澄清的水流,漂洗着尘世艰辛。

中秋节一开始也只是个欢庆秋天收获的节日,与北美的感恩节有着相似的节日内涵,庆祝团聚和秋的丰裕。后来,又有了嫦娥奔月的传说。据说,射下九个太阳的后羿偷到了长生不死的仙药,后羿的妻子嫦娥偷喝了仙药,飞到了月亮之上,从此孤苦伶仃,肝肠寸断地遥望着人间。善良的村野百姓在口口相传的民间故事中“加”进一只玉兔,长年累月地奔跑于月宫中,陪伴寂寞嫦娥。中秋时,民间拜月习俗即是源于这个传说。

提起满月,我的眼前还会浮现出古代的儿童坐在树枝上看月亮的情景。那树枝的形状与一座桥相似,仿佛走上几步就能够登上月球。我也喜欢在夜深人静时,打开窗户,观赏窗外的大银盘。古时的闺阁女子,若是家有几位姐妹,必为满月光辉所吸引,一起聚于窗边,推开格子木窗,目光如水,笑魇如花,盘起的发髻如同一座座小山。她们窗前的高脚白瓷圆碟中,摆放着月饼和各色点心。

憨笑谈话间,人月同圆。

古代的书生进京赶考哪有飞机可乘?只能靠骑马。考完一次再回到家要花上一年半载甚至更久。那些拜别亲人去远方求前程的游子,只得无奈地将很多人生的精华时光都落在马上了。鸿雁传书,骏马飞驰,梦里依稀故乡的泥土,都难以满足离家游子那一份对亲人、对故乡的牵肠挂肚的思念。到了月亮挂在夜空的时候,游子的心中仿佛见到亲人也同在月亮之下想念着自己,于是泪流满面,情不自禁。

那些再也难以被超越的伟大诗句记录了这样的时刻: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我小时候滚花烂熟的背诵,快乐又单纯,从来不曾深究诗人的心思。没想到,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对着床前的银色月光,才想起那些骑马的书生。

他们其实走得不算远。

当中国人的足迹遍布世界,中秋节在海外的热闹就不奇怪了。中秋佳节到来的时候,全世界的华人超市以及一些华人人口众多的海外大城市的中西超市,各种月饼和灯笼醒目地占据着超市的重要位置,热热闹闹地庆祝着一个属于东方的节日,越来越多的“老外”也开始了解到了中秋节的东方韵味。

他们也认真想象着一位长袖仙女飞向月球的那一幕,他们也吃力地体会到,月饼的圆与月亮的圆是可以慢慢地重叠在一起的。

这于他们也是一个愉快又独特的体验。正如,读了西方文学作品中的月夜描写,并没有让我感到月亮被误解了。

我应允自己的心灵住进了两个月亮。是的,月光流泻,也藏匿着多少我不曾了解过的隐秘与哀愁!

写到这里,八月十五的月亮就要圆了。抬头望着明月,她也正望着人间。月中本无嫦娥和玉兔,月下本无狼人和巫婆,月亮就是那遥不可及的巨大岩石球体,千古不眠地高悬在宇宙的一处天空,那里没有风,没有水,没有空气。人类赋予月亮的生命与传说,与月亮一样,高悬在历史的夜空之上,圣洁与邪恶,忧伤与美艳,都在讲述着人间故事。正是凭着那不可磨灭的人类记忆所散发出的肃穆威严又不失温煦的光辉, 人们才驾着自己的幻想之舟泊向神秘月亮。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