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龙海孤魂的头像

龙海孤魂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8/11
分享

秋到山里

唧唧唧……先一只叫,再几只附和,然后一群争鸣,仿佛来自天籁,清脆和响亮,一声高过一声,一波连着一波。“沙沙沙”,是小鸟在枝头打闹、嘻戏时抖动树叶的声音。我被窗外一群鸟叫醒,窗外下了小雨,小小的村庄似乎还在梦乡中,静谧而安宁,只有偶尔的鸡鸣狗吠声。我漫步在了阡陌的小径上。雨,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天也是暗沉沉的,像古老的住宅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那堆在天上的灰白色的云片,就像屋墙上剥落的白粉。

小径的两旁,长满了各色漂亮的野花,忍不住,轻轻弯腰,采撷一朵,放在鼻尖细细品闻,一股淡淡的清香沁入鼻翼,缓缓溢进心里,好似一股涓涓清泉,轻轻绕过心田。不敢流泪的人,心情在雨中,听雨檐下,凄凉之感袭来。“西风古道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身影、秋色,伴随雨。往后的日子里,将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将每一年,都当做最后一年,珍惜好此刻,所拥有的一切。

大山里的空气是湿润的,也是薄凉的。顶着晨曦踩着羊肠小路上深深浅浅的牛蹄窝攀爬,小路弯弯曲曲,两旁草叶上滚动着晶莹的露珠,不一会儿便将裤腿和鞋子都打湿了,没有穿袜子的脚趾和脚心能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凉意。尽管脚下的露水早已打湿了鞋袜,可我,却深深陶醉在这良辰美景的田园风光里。完全忘记了肌肤的冰冷与潮湿。

走过一条条小径,绕过一片片麦田,整个村舍尽收眼前,放眼一望,呈现着一派现代的文明与气派。宽阔的水泥马路,弯弯曲曲的伸向远方,仿佛承载着某种希望与寄托。马路的两旁,是一排排青砖瓦舍,铮亮的朱漆大门,熠熠生辉的蓝色琉璃细瓦,结构统一,布局一致。

马路两边,一排排樱花树,更是一道美丽的风景,迎着清新的晨风,轻轻舞动着长长的枝,袅娜而婆娑。一杆杆笔挺的路灯,样式现代而漂亮。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都是花红草绿。太阳的光从东边的树林里泄出,投下一些斑驳的光影,光影里萦绕着丝丝缕缕的雾气。我们稍休息了一会,便开始三三两两隐没在树林里了。

我静静地站在临近村子的半山坡,,汗水顺着我的脸颊悄悄的滴落在红彤彤的土壤里,树枝将头发挂的凌乱不堪,沾着几片树叶和细碎的草屑,我们始终没有停,只是偶尔用手背在额头上抹一下。回头看着眼前的村庄,油然心生万分感慨,这个小小的村庄,曾经是那么的破败与寒酸,歪歪扭扭的土杂石村道里,七零八落散落着低矮破烂的土坯房;坑坑洼洼的土泥路,遇上下雨天,污泥翻滚,无法出行,这个村庄与外界彻底隔绝。

而今,却以全新的容貌呈现着一派生机勃勃的新气象,看来,新农村建设的好政策真是深得人心,仿佛一股春风,吹绿了这里的田野,吹乐了这里老百姓的心窝,吹得到处都是幸福的花朵。

山林里的太阳总是那么仼性,慢腾腾的来,急匆匆的去。只在头顶停了一会,便躲在了山梁后了。这时候,树林里的野鸡扑塄塄飞出了草丛,鸟叽叽喳喳地叫,粗犷的、清脆的、低沉的、尖细的,空气又活泛起来了......

秋是收获是落叶也是秋雨。秋雨不过岗,远方的山上,已经落下了雨点。坐在山前,目视着远方的青山,在朦胧的雨雾中只剩了个淡淡的剪影。雨徐徐,伴着风闯入帘中。雨势由大转小,有若梦浮生。

一阵秋风一阵凉,秋雨之后,则是满目萧飒,万物凋零。秋的山里,经春历夏之后,变得娴静温柔,向你轻轻地娓娓倾诉着秋日情怀,诉说着秋的宁静祥和,那么委婉,那么柔和,有着诗意的愁怅,亦有历经沧桑的淡定和安然。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