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梅玉荣的头像

梅玉荣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5/29
分享

樱桃小令(八首)

5K(LWPEZS7VU9`OSIS]DFRY.png


樱桃小令

爱上樱桃。不只是因为颜色

还因为名字

一曲小令从远古

唱到如今,培育出别样风情。

樱桃红得固执,它教会

芭蕉,也绿得惊心。

当它们相约从宋词里退出身形

世界,已换成冰冷的钢筋

不见了,檐前滴雨声;

消失了,平平仄仄平。

窗外雨声滴沥,敲响一段心事

那年,有人从北方寄来

一大箱樱桃。却因为快递太慢

收到时,已坏掉大半

我每丢掉一枚变色的樱桃

心便疼一次。

如同这个世间

让人一想起便痛惜不已的

某些感情。

 


流年

爱上流年。

这两个字,有一种淡漠

一种偏执

一种疼痛

一种偏执里的喜悦,

疼痛里的欢欣。

水是人间柔情的天使,也是

最残忍的敌人。流水它带走

光阴的故事

带走了两个人,

带走了一群人,

带走了所有人。

趁我还没被带走,我暗喜

感伤,自我捧场

写白云和蔷薇

写小鸟和甲壳虫

凭直觉写字,作一点小文

写诗人的宿命。

流年,流年。

我一读再读,希望你把它

听成另一个词:

留恋,留恋。




   老歌寸寸凉

每一次同学聚会我都不愿

缺席。这缘自我天蝎座的悲观

总认为人生苦短,见一次少一次

总觉得,顺着聚会的梯子,还能

摸索到当年的模样

见面之时,我们庆幸

容颜依旧,只是多了几道皱纹,白了几根头发

脾性如昔,只是不再高声大笑,喜欢沉默点头

聊天,无非是爱人儿女,健康与工作

喝酒,无非白酒红酒,也有饮料和茶水

宴酣之余,便是唱歌

唱"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唱"看人间多少故事,最消魂梅花三弄"

唱"凄风冷雨中,多少繁华如梦"

唱"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

唱"水中来尘里去,生生不息"

梅艳芳。姜育恒。谭咏麟。周华健。童安格。

都是老歌。一听就知道是70年代的人

大多是忧伤的曲调。在忧伤里似乎更安全

旋转灯光下,彼此面目模糊

青春,在歌声中也越来越模糊

有人因为一个电话中途退场

有人没完没了地诉说少年情景

有人喝红了脸

有人唱冷了心

直唱到,歌厅外的月色

   慢慢发凉




      五十二棵香樟

从家到单位

不过百米的距离

步行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我每天都能拥有

抬眼就能看见樟树

换了新叶,开了小花

风儿吹过,幽香四散

妥帖安稳,就像从前的老爱情

那天心血来潮,我数了数

路旁共有五十二棵香樟

我爱上这几棵香樟

顺带爱上一切花草

我爱上这个香气弥漫的四月

   顺带爱上人生中所有春天





    鸿雁


    一只,是孤单的隐喻

    一行,是艺术的写照

    一群,是团结的象征

    从眼前,从头顶,从天空掠过

    如一首苍茫的诗


    每一阵凌厉的风

    都撕扯着它们的流线形身体

    更不用说雨雪,还有雷暴

    穿过西伯利亚的寒流

    穿过额尔古纳的马头琴声

    是什么样的使命让它们

    毕生飞翔,直到翎羽纷纷凋落


    当秋草转为枯黄

    一些河流干涸,一些河流深邃

    空中无意飘落一片羽毛

    饮酒之人瞬间悟透了生死





梅香小巷

那时,我天天经过

宽不过一米,这条小巷。

脚下是青石板,江南风韵,

高跟鞋敲击地面,适合悠闲地瞎想。

迎面走来些高中生,小声谈论,三三两两,

略显拘谨的脸,藏着阳光。 

下午五点过后,一家家都会飘出

淡淡油烟,隐约饭菜香。

这一家有个老头,最喜欢京剧,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咿咿呀呀,反复唱。

那一家两个小孩,在门前你追我赶,

有时咯咯笑,有时打架,哭声翻过了墙。

巷子里两棵蜡梅。一棵细瘦,花色浅淡,宜月下看;

另一棵粗壮,枝干黑而虬曲,满面沧桑。

此时小雨。我撑着伞,倾身问候两棵蜡梅。

   分明,是去年一样的芬芳。



空椅子

风,早已预设各种可能。

悠闲来去的云影,

快乐杂乱的脚印,

黄叶纷披的故事……

一场大雪,掩埋所有深情。

誓言犹自温热,

眼神依然明亮。

只是,椅子不再是从前。

它在时空里迷失,

成于浪漫,

败于宿命。

椅子怅惘,失落

它情商弥漫,

智商却低,

妄图占尽公园人气,

   在空茫雪地,打捞昔日风光。




    城铁时代


    从黄鹤楼的烟云,到赤壁的涛声

    从东湖的涟漪,到遗爱湖的柳丝

    我们有幸生在高科技时代

    空间不再成为距离

    一切变得如此容易

    城际铁路如巨龙

    瞬息把人送上梦幻云端

    在空中,可起舞

    到云上,可种花

 

    从老屋的炊烟,到满街的霓虹

    从孤独的村庄,到繁华的都市

    我们不幸生在高科技时代

    钢筋水泥的丛林里

    撒一张弥天大网

    已很难打捞珍贵的信仰

    童年走失于旋转木马

    情感遗落在荒凉旷野

    月光,照着空巢里呜咽的镰刀

 

    在这城铁时代

    允许我慢步行走,慢速看书

    慢慢地,煲一碗银耳莲子汤

    慢慢喝完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