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6/26
分享

驿路行吟(组诗)

一个蹲着的孩童是村子的未来


脚踩河西坡村我已经走过了

此次行程的一半

始终心怀虔诚或感恩之心

需要俯视或半蹲着

对视一个蹲坐着的孩童天真纯净的眼眸

仿佛能够看到希望在流动

在这里幸福的确有不一样的释义

并不是一所房子的脊梁

当一簇火苗点燃整个村子的星光

明亮的夜晚才能让人

舒心的安家唯一的必然条件

这个长出翅膀的小男人

飞翔的生命中必定是承载了天空的嘱托

口含打开一座宝藏的金钥匙

在最失意时捅开一朵花富含香气的明天

蜂群涌动荒凉变绿地

不在水中打捞月亮清冷的影子

在河西坡村荡漾的绿浪中

我看到一个孩童眼眸中燃烧的绿火焰

一只鸽子取下脚环

展开翅膀大开哨音迎风吹奏一曲百味丰收图

2019.7.1


鸟辞


一只鸟那么悠闲

仿佛整个村子的兴衰从来都和它无关

它跳跃着缓行的速度

是否一座村子掉队的过程无法确定

我大气磅礴的祖国

肯定是为了不掉队才奋力地奔跑

作为一座村子的臣民

鸟儿也学会了紧贴村子的躯体

感知脉搏的轻重缓急

随时准备让自己的一生飞黄腾达

或学着像一穗谷子

低下头就是肯定幸福饱满的意义

弃村入城的试行者

我们无法肯定未来的成长或命运的偏向

我们只说甘愿留守的倔强者

将苦含在嘴里酿成蜜的鸟稀疏的罗布在辽阔的田野

2019.7.1


窑洞史


山脊下几孔窑洞

像几只合不上的眼睛望着

村子的现在并未来

我更在乎它们胸怀的历史是否有惊天的秘密

一路奔跑为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掉队

脱掉贫穷的帽子就必须丢掉灰头土脸的容颜

敞开胸膛有不甘落后的热血

沸腾的志气与奋进的步履在山水之间

以流水的速度奔向前

一滴汗水就是一个微观的记录者

迈出窑洞就是迈出禁锢

春天有盛大的节奏在新农村高唱凯歌

歌声中有两只眼睛

托着的一个时代的梦想和一个村子的编年史

2019.7.1


岳家大店一段残存的堡墙上


仿佛摸到了闪电和光

我颤栗的灵魂重新触动了命运的机关

打开词语的细节

纠正一段传说侵占正史的事实

残存的城墙就是

躺着的文字正在讲述远古的风浪

如何掀翻黑暗的巨轮

我站在城墙上一步一步的感受

当年遗留下的眉头语

简述一段繁盛的历史形成的过程

有擦枪走火的严峻

有英雄迟暮奋起揽月打江山的励志故事

2019.7.2


岳家沟的可能性


把一个莫须有的传说

描述成了今朝真实的育人典故

需要怎么样的巧舌

才能成为天下幕僚共同敬仰的人

你是众多灵魂中的翘楚

可惜山越高越冷举着的锋刃越快

孤独就是唯一的陪客

注定是一株不合群的植物

你开成了雪山上

一株孤傲的雪莲举着人世的纯净

像我举着自己的缺陷

宁死都不愿意与众光合成光源

需要保持一个态势

像一株灯心草举着一座村子垂直的高度

我还无法纠正历史的错误

在辽阔的人世有一些不可触及的底线可维持平衡

2019.7.2


秀金山遐想


并不是几孔简单的树洞

枯树上的啄木鸟

还在奋力急书它的孩子未来的走向

固守家园或流离失所

天穹像一位忧患满腹的长者

担心村子未来的脸色

低沉的愁云遮住了多少麦芒举着的灯盏

喧嚣退居其次

唯独野草秉持公义

确认一段文明

留存下来的人类简史不可辜负

神秘是神秘的缔造者

我更倾向于相信原生态的物候

用调频的方式寻找

一块残存的彩陶上文明的传承重构制陶者的经验

2019.7.2


再临化工厂


碱土中取银子

提纯生命高度需要反复焙烧

祖厉河有时候会停下来

观赏这一错综复杂过程包含的阳光

谁动了一块土地的根脉

骆驼蓬举着小拳头怒视天空

野草举着锋矛

与来访者划清界限

一块红砖上

历史遗留下来的脉络清晰可辨

夏天的暑气中居然有

能够伤人的寒气刺痛我驱车百余里的心

残破是一个王朝留在张坪

唯一宏大寂静的佐证抽象画一样

需要丰富的想象

祖厉河已能不代表祖厉

曾经修炼过无上心法的守塔人

胸怀中有不可复燃的广阔

站在硝岸对岸

我受限的灵魂披人形藏妖骨

还要继续苟且人世

像取出纯净的芒硝一样不断反复提炼

取出雪花的献词

接受一个盛大的春天作为信使的赏赐

2019.7.2


灰灰菜说


我掏空自己供你居住

可是我的肉体仍旧肮脏不堪

我献出眼泪供你

可是我仍旧无法去除咸涩对你的伤害

在野草与藤蔓交错的驿城内

我在不断地试着理清

一种匍匐的姿势所包含的所有心境

还没来得及仰望

一种绿植的锋芒刺入我的膝盖

把我从凌乱的思绪中拔出来

面对众草我抬不起腿迈出潦草的一步

我仿佛在此时抓住了你

所有关于你闪现的一幕都将是一幅烙版画

需要烧红你对着我深灼

当你的生命耗尽就幽居在我体内

延续你蓝色的火焰

我奉你为一根稻草或通往天堂的梯

2019.7.3


我的眼里常常满含热泪


对着一株草有时也会

有时会对着一张白纸绘出我的疆域

翻山越岭幻想着燃烧的火焰

取出或提炼一块真金在我无边的版图内

我有不可预见的未来

和未来无法控制的惊涛骇浪

而我只需灵魂找到

爆炸的结点点燃引线

整个世界都会举着词汇的鲜花

在诗意的尽头欢迎我

我无法阐述穷尽一生得到的铺陈

我的眼里常常满含热泪

这决堤的海是一切修辞手法的源头

2019.7.3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