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12/31
分享

接壤书(组诗)

与草为伍

生来就是草

贴近日头,仍旧发扬草的本色

头顶一朵小黄花

折断身子仍旧淌着奶汁

一株蒲公英并未因此上高于草

相互光荣的事物

大抵都有一颗慈悲之心。

我一直都在尝试

在一片浮云遮住阳光时走更多的路

总是失足于一些藤蔓

梦张开巨口吞掉那些露珠

关于上天的奖赏

越来越离不开草

在草中间,才不会觉得自己可能是株花

寻找

随风而动,我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哪里都可以安家。

一颗蒲公英的种子

需要飘荡多久,才能够放下自己的一生

太轻的事物

由不得自己掌控,任风摆布

落在那里都能活

强悍是对生命力的另一种诠释

像蒲公英的天性

像一棵白杨树迎风摇摆

寻找会做窝的喜鹊

像村子努力睁着眼睛寻找会使镰刀的人

替她净净满面的蒿草

像父亲,拼命施展绝技寻找

一个可以接过权杖

延续村子血脉的武者,失望如影随形

一切都要有风

而风唯一可以载动的只有蒲公英种子

我把自己比作蒲公英

默默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天有多高

地有多厚

已不是我所要关心,我只在乎自由

风走到哪里我就在那里

安家,落户,扎根,拼尽全力托起一轮太阳

黄金的脸盘

扶摇直上看清夕阳的眼眸

长夜的河流中

可以把相思交给一轮弯刀

能割断一个人的梦

也能圆了一个人苦苦的等待

不必担忧

一朵蔫了的花儿一定是一簇雪

风一吹散开来

带着降落伞飘飘荡荡,雪一样轻

远行

猫头鹰站过的地方

长出了一朵蘑菇,旁边身披草色

我是一朵小花

我相信,最终是以伞为翅的人

飞翔不是我的本领

借风势才是。之前必须要走过黑夜

与皎月碰杯,醉倒夜色

只手擎起苍穹,旷野那么苍茫

穿过雷电风雨的封锁

在意识的最后一刻,精神支配我找到正轨

一只没有线的风筝驾着风

踏上征途,这奇妙而又自由的旅程

落在我黄金脸盘上

我不敢肯定

这些透明的水珠是否星星的替身

但我相信黎明

一定会在一颗露珠上升起

阳光在露珠上奔跑

无法分辨,是否星星的泪

都不会留下痕迹

我黄金的脸盘终究是太阳的镜子

可惜的是日月太长

需要独自面对无法穿过的黑暗

我昂贵的灵魂

黄金也无法换取,流水动了

是因为随波

我的头颅只是轻轻地晃动一下

光芒在露珠上

一泻而下,我知道花儿终归凋零

我更相信星光

会从露珠上升起,只要紧紧抓住大地

一只拳头开成花朵

并不是因为愤怒举起拳头

积攒下太多嘱托

需要替村子张口吐出去,一朵花

富含黄金元素

美是一种不可替代的沉重

辽阔的思想才是

重中之重,不可否认这短暂的迷香

攥在拳中是火种

迎风飘扬,为下一个春天埋下伏笔

驭风而行与风光荣

还必须举起拳头,等待盛大的春天

松开一只拳头

释放黄金的心事,吐出一枚低处的火种

在风中学会了

沉默是孤独的武士的必备技

开口是一座花园

一株草木开出花并不让人惊奇

退火祛疾

让人对一株草木过了几分敬重

开花不是首要

飞翔才是,在风中学会了

借助风势找到落脚之地

像父亲那些年

在一块荒芜的地方修起一院房子

点燃火种

他也是驭风的能手

顺势而为

学会落地生根,看似一种隐忍的懦弱

像一个招手的人

像一个招手的人

站在崖边上,一场盛大的告别

一个头顶白发的老人

望着豁岘口,身背行囊远走的游子

沉重的是留守者

一株蒲公英立在辽阔的原野上

迎着风努力活着

虫鸣多么美好,夜空简单而纯粹

世间没有什么可以

摆脱生死,一朵花或一个人

当闪电的重锤砸在

一朵黄金上,黄金就是最后的火种

铭文明确写清了

一株花所需的生长环境,是任何环境

一种情怀

有几年,全靠这些开花的野菜

果腹更救命。

父亲是亲身经历过生死的人

我是用野菜排毒的人

仰望父亲的一生,无法触及一株野菜的高度

割倒一茬,又拼命的长起来

举起拳头喝彩,胀红了一株蒲公英的脸

月光不可触碰

害怕白霜满地,并未准备好入冬的仪式

需要在鹰翅上取下冰雪的讯息

一些虚无褪色,埋下下一个春天的伏笔

从哪里跌倒就从那里爬起来

怀着草木之心的草木具有的坚骨,人无法仿效

蒲公英是诊脉的高手

把触须搭在田块上

能够感知一个家的盛衰和粮食的生死

人用眼睛看不到

野菜用心看到了肉眼无法看见的荒芜

心脉渐弱

需要强大的叶子护住体内的元气

用一根草的硬度

挺直日月的光芒作为狼毫:出处方

照方抓药

万物具有高度灵性,寻症而来

献出根须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胸怀坦然

清水中走一遭

解毒,祛瘀,清除人间毒瘤,再造天堂。

接壤书

最后还是接过了权杖

父亲把一应农作物的疆域交给蒲公英

为首的野菜打理

整个村子显得如此平静安详

一个放下江山的人

同时放下了内心的风雨雷电

征服的锋刃钝了

父亲与野菜之间毫无接缝

平展展的一张疆域图

草色的梦,粗狂的线条中藏着密语

关于与荒凉的战斗

这不是结盟,是实实在在的让权

肩负重任,蒲公英在风中

像一个身穿铠衣的将军,挥舞手中的黄金枪

芦苇

站在村口,一个满头白发的人

这世间有太多悲苦,我们不能轻易断言。

芦苇站在夕阳里,不说话也是一种美

这美,即便是一头白发

清风走了,白雪来了,芦苇只顾着老根上出新芽

只是想告诉每一位过客,小心行走,这里是一条沟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