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2101/18
分享

野草把阳光还给天空(组诗)

 

 

 

从今日开始,我们需要囤积春天的种子

 

 

草木上的春天还在

从今日开始,我们需要囤积春天的种子

 

粮食上的春天必需播种

我们不能让大地失望,不能让种子错过春天

 

这是我们的职责,对于父亲

给我的春天,必需要芽苗不能断根

 

父亲的收获,也是他的希望

当时间的流水变成了冰,所有的等待都会成空

 

行动要迅速,在雪花还未落下之前

收集阳光,温暖胚芽,让春天的必备部分,活而可见

2020.10.24

 

 

 

 

第一缕霜先落在父亲头上

 

 

 

 

这并不矛盾

唯有父亲头上的白,才配得上霜

 

我的恐惧一刻都没有放下

田里的苞谷还站着,霜杀过的枯叶失去所有的水份

 

它们并不会倒下去

像一个坚骨如铁的人站在风雪中

 

从来都是自己种自己收

砍倒秸秆,父亲像自己收割自己

 

重要的并不是你看到的残忍

看一场少一场,最怕这样的场景,再也看不到


那时

秋霜会收走人间的一切

2020.10.24

 

 

 

 

一缕月光比秋霜更冰冷

 

 

 

我亲眼所见,一个人无眠的夜晚,依靠香烟

一支接一支取暖

 

霜降过后,天黑得太早

夜晚又太长,需要一种加快时间的方式

地上无风,天空无云

一缕月光比秋霜更冰冷

 

比起人心,更寂静的是将来的黎明

需要把心提悬了,等着晨阳敲破窗纸的耳朵


2020.10.24
 


 

 

 

 

 

想念一簇狗娃花

 

 

 

 

突然想起,陪我看过夕阳的那簇狗娃花

会不会还在怒放

 

霜花开了,很快会收复这江山

那花是锋刃,那花是真刀,那花能割断一个人的想念

 

夕阳消失的地方

会不会有一个人坐着,陪一簇狗娃花看落日


2020.10.25

 

 

 

渴望一场大雪


 

 

 

神啊。

——我的诸河——我的荣耀

 

赐我一场梦

赐我在梦里偶遇,一场大雪

 

最好无风,最好无人,最好有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头

双膝跪下去

 

只为救我,让那血一直流着

梅花开在雪上,这是祭奠的一种方式

 

纪念从来身背阳光

那永恒,流淌的时间一样早已远去

2020.10.25


 

 

 

我试图越过夜的黑

 

 

 

并不是为了光明

并不是为了那一句承诺

并不是为了阳光

完全不同于种子钻伸出泥土

死亡召唤过

那人坐在黑中

像一粒尘埃

像一盏微弱的油灯

快燃尽了

未来属于一组符号

我只想

在机会合适的时候伸手

撤掉他身上

生活的印章拓下的黑夜


2020.10.25


 

 

 

狗娃花枯干后仍旧举着黄金

 

 

 

我想成为这样的狗娃花

站在山野

寂静是我的朋友,辽阔的天空不是我的向往

 

关于我的进去不必提

大地的荒凉,是我喜欢的部分

 

如果有雪最好了

尽情落,我不必感受雪的绵软

雪花也不会知道

 

我曾经开过的花


我站着,雪花落着,我们不必相互安慰


不必相互问候

 

狗娃花枯干后仍旧举着黄金

2020.10.26 

 

 

 

 

我不精准的描述,并不意味着什么

 

 

 

比方没有硬度的夜晚

比方星空下那一双蒙着雾浑浊的眼眸

 

比方我头脑里突然生出的念想

比方快要走到崖边上的路

 

比方我的栖身之所,并不是我的容身之地

比方藏匿海水的涝池

 

比方一场大雪,起初只是簌簌的落着

比方我不精准的描述,并不意味着什么,却埋掉了她的一生

2020.10.26

 

 

 

 

霜降

 

 

落在露珠上,碎了的

是谁的心。一回头便错过盛大的演出

 

终究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你走过的路太短,怀抱里的阳光太耀眼

 

人世间的白带着锋刃

专挑脆弱的事物,受体越嫩伤害越大

 

长在地皮下

草根,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

2020.10.26

 

 

 

 

致秋天

 

 

 

我常常为诗意,苦熬脑汁

在你走后,才发现我可能错过了

 

一年中最具诗意的季节

虽然明年还会再来,已不是今年这一个

 

收下万物的献辞,秋天并不会

把草木分成高尚,或卑贱

 

该落的叶子,从来留不住

不该落的叶子,从来留不住

 

我就是这样远离了你,走丢了自己

2020.10.27


 

 

 

雪花大如叶片

 

 

 

清晨并不会颤抖。只有那些枯叶,和

落在枝头上的雪花

像一个受到惊吓的人

 

雪花大如叶片。很难分清真假,我有自己的办法

疼在脸上是树叶,凉在睫毛上是雪花

 

我已过了颤栗的年龄

在走向死亡漫长的等待中,迎向新的春天

202.10.27

 

 

 

我并不擅长

 

 

 

 

树木放下叶子,轻装上路

为另一个春天,我并不擅长卸下身上的包袱

 

雪花是调皮的孩子,拼命冲进

母亲的怀抱。羞怯并不能成就我的爱

 

没有妈妈的孩子,我并不擅长

表达。当母亲远走后,一枚落叶的心态


2020.10.27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