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2104/07
分享

沉默的野花



鸟儿在天空飞




展开翅膀,天空是翅膀的

睁开眼睛,天空不是我的


我相信,流水从来不会停歇,即便时常有石头挡道

阳光抛弃了我,仅是一面之词


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坐着看辽阔的天空

我知晓那鸟儿并不是我,我的翅膀在哪里,闪电不会告诉我

2020.7.18




水洼里疯长的稗子




夜晚破碎的星光,落在破碎的水洼里

月光碎了,树影会修补


蛙鸣一声,稗子长一寸,城市里最后的田园声

同时得了魔怔

有人想逃回故乡,有草想长成谷子


肩承风雨,就微笑着面对,这人世从来都不会宽宥

2020.7.18




野草从来不会屈从于大风




低低地贴着地面,倒向一边的野草,还会被风撤回去

贴着另一边


野草从来都不会屈从于大风

断了,嫩芽会接住衣钵,重新上演生命的呈现形态


母亲走后,父亲生一顿冷一餐,屈服于人世的潮水

我们脚不沾泥做了潮水的俘虏

2020.7.18




灰色轨迹




天亮后,露珠背负重任,星星的私语都交给了鸟鸣

即使我一无所有


我依然爱这人世,爱这纸上的自由,笔下的路

即使让我交出全部


曾经碰断鼻梁骨的墙,挡住了我的天空

只要心跳仍旧


月亮会唤醒一切记忆,但不会唤醒我的微笑

2020.7.19





一个人坐在月光里





一个人坐在月光里,掏出心晾晒,装得下经年的风雨

拾月光的人站在月光里


飞蛾赴火,成就重生,或荒凉

浪花从眼眸里起落,直到暮光围拢,从一个人的肩膀上

从下到上,腰直不起来了


月光提着,野草撑着,最后一株老玉米

2020.7.20



空荡荡的院子



满院星星,越发让人感到孤独,灵魂深处的拷问

如今是六月了,为什么

老天还不落雪


那恶狠狠砸在纸上的,是我不配拥有的阳光

深眸中冰冻的月光,低垂的眸


一个人从纸上走来,一个人走到纸上

愿意不喜不怒


我晓得落雪走了为什么还会来,和月光一样
2020.7.20



天将雨







清风起时,乌云也起了,三三两两

雨滴落下来滋润干涸的嗓音


草木举着光芒,笑多么孤独

石头路太短,泥水路又太长,粮食没有归途

2020.7.21




你说





你说月光守旧

我便不敢一个人望着月亮,独酌也好,静坐也好


你说月光健忘

我便不敢轻易习惯,没有北方


你说黄昏低垂,天象暗淡

我便担心落日不再升,你的膝盖早都软了

我又扶不起,父亲

你说习惯了白昼太长,习惯了黑夜太短


雨水少的一年,你说

亏得有先见,老屋上的旧时光抠下来,能当茶饮

2020.7.22




一支未开的月光



那一夜,月光未开

那一年,星辰暗淡


雪花缝补过的伤口,春风并不是故意

剪开的,野草群起

拼尽全力,技术娴熟的裁缝,裁出一件新衣


野草长高了,像一顶官帽

扣在山野上,那里埋着一支未开的月光,脆薄的睡梦

2020.7.23




陨石



曾经击碎过我的,后来成了我的,无法释手的

手把件,仿佛是身体的一部分


也是雪花的一部分,宇宙那么辽阔,大地那么辽阔

偏偏击中了我,一枚雪花

在我手中,融入我


仿佛有千斤之重,仿佛是石头上的交响乐

每一个音节都是熊熊大火

深入骨髓

2020.7.23




星轨



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成为一颗星星

没什么能够阻止我,这样死去,在写完一首诗之后


给你的歌,亲爱的梵高先生,你并不能收到

一个狂热追随者的宗教


那十一颗星星是否真的存在

那夜晚正在蒸煮,星夜滚烫时,深眸越陷越深

2020.7.24



母亲的启示



1954年生人,她提前预测的事情

后来都发生过了

我不敢说她是神仙


说是菩萨

会更为体贴


在纸上修建庙堂,在石头中取出佛像

真理从来不需要对照


太阳的游戏,从来没有输赢,从一个国度

到另一个国度

始终都未踏出银河系


半步

2020.7.24




冥王星



被移出去的,并不是一颗行星

被移出去的,并不是一个废人,生活咬掉了他的腿


大风一直在试探石头

能触摸到的,只有石头的冰凉


孤独的人并不是愿意孤单

没有人愿意孤独,除非他不想活了


多少年,他拒绝施舍

孤身一身寻找活着的价值,火化时并未烧掉那条假腿

2020.7.25




张力



流星划过夜空,搭在

弦上的箭没有正中靶心,射箭的人,并不善射


露珠驮着阳光,把一生交给阳光

沥干水分的过程,星星并不知晓


把荒山变成耕地,父亲用了一生

把良田变成山野,父亲只是放下了锄头

2020.7.25




喇叭花



攀援着麦秸秆,努力高出麦穗一头,在风中

摇晃着硕大的孤独


站在麦田外面,少了一条彩色头巾的四奶奶

也在风中晃荡着


和喇叭花相比

四奶奶的表情没人能够读懂


喇叭花张着那么大的嘴,欲言,又止,风就攥住脖子

嗓子里像有东西梗了一下,四奶奶颤了一下

2020.8.3



麻雀



又一次写到,一根不能再触碰的弦,独奏的悠扬

最容易让河流决堤


习惯了在土里刨食

习惯了与籽种相互依存,失锋的镰刀

让野草失去了节奏

没命的长,麻雀们没命的后退


我面前蹲着的这几只

成了唯一的风景

夕阳洒下来,我不敢惊动,村子仅存的火种

2020.8.12




我想做你身边的一株草



栽在干土中,看着将死的柏树

一场雨

它们就活过来了


看着郁葱青翠的生命,围着你,多像当年

你伸开双臂围拢下的生活

才有了我们的现在


可惜的是,九年来只长出一坟头野草,它们高傲的站着

仿佛是在向世人宣告

在你镰刀下修理过的都长成了,葳蕤的姿态


不敢向你描述

我歪歪扭扭不成型的生活

多少年来

我仍旧在奔跑、流亡,甚至都不敢做一株真正的野草


多想透彻的淋一场雨

在你身边,做一株昂首挺立的野草,多大的风

也只是摇摇身子

引燃春天的,也点燃冬天

2020.8.78.15



来自清晨的鸣叫




露珠不善言辞,滚动在叶瓣上,驮着阳光奔跑

朝霞涂染过的清晨,鸟鸣幽深


寻找生命真谛的人,先于鸟鸣抵达

收下美好的敬献,诗意不可抒写


那只日日鸣叫的鸟意不可揣测,能从梦境中

给一个人无声的生活,增添动人的乐曲


美妙的事物总让人神往,野草统治下的王国

一声鸟鸣,或许是光明,或许是春天的门铃

2020.8.16





鸟翅上的春天




伸开手臂,锄头能刨出春天

掌握农具的人

他是我的父亲,鸟一样的人,翅膀驮来阳光


黄金的麦田

黄金的奖状

肯定父亲黄金的一生,双臂上驮着村子的明天


春风赏赐的荣耀

往往只能在深夜一个人时打开,月光亲手写下的

所谓天堂的谶语


独鸟不语,满天星星总会失色

2020.8.16




我被冰草扎了一下




刚出芽的冰草

具有钢铁的尖矛,轻易不会被折断


长大就软了

学会顺着风摇晃,也逆着风摇晃


不论怎样的,在冬天里

都是一把烈火


人不一样,越老越硬,孤零零地

吹不倒的,父亲站在世风中,仿若一截坚骨

2020.8.17




父亲的笑容




被我写旧了的故乡,每一次回去都有新意

在村子里长大

见过所有村子的旧,和村子的新


旧河水冲出新沟渠

旧瓦上滴新雨

旧草丛中长出新芽,嫩绿嫩绿的


没见过世面的孩子探着脑袋,看老村

成为新奇的世界


我好久没见过父亲的笑容

故乡的新写,每一笔,每一画,都是不朽的四季

2020.8.18




虎尾草




很少有人注意到,举令箭的狩猎者,更没人会想到

最终是虎尾草的天下

满山遍野都是它们的族民


我们面对面交流

轻风吹着,黑绸缎随气氛摇摆

白云落在经卷上


大野辽阔,人心也一样,虎尾草从不与人

争天下

2020.8.20




拂子矛




一开始就长成了射天的姿态,可惜

生命太过短暂


才长出嫩芽,那细小的尖刺就能让一个人的手指

开出梅花


不出几日,和一株冰草没什么区别

站在墙角里


几十里外,一个人正赶着回家,他怕错过拂子矛

的花期,铃铛挂起来迎风摇晃


没人能听得到它的歌声

没人能听懂它迎风呼喊的含义,站在风中

2020.8.20




一株长势茂盛的老柳树




不会有人注意到,它的根

像一个瘸腿的老人

枯干的半根裸露在风雨中,再也长不出火种


需要星星点燃夜空

灯火并不相信夜晚有多黑

死守底线的人

最后仅存的乡村画卷


春天里垂下头

一个娇羞的女子颜面上轻轻涌动春潮

内心的大火随时准备着

点燃冬天的大雪

雪中取火的人为春天的心跳


一棵老柳树之心

震颤的内容轻易不会让人探取,容得下叹息

容得下生死

装下肉身的也能装下茂盛的春天

2020.8.22




春天


 


雪花背后的神话

不可触摸,和春天一样,总有一些事预料不到

正当年的杏树

枯萎了,不知道原因


雪花咽下去的

苦水,没有再吐出来,秘密只有春风知道

河水哗啦啦

从头到尾唱着一个调子

穿村而过

看着一座村子从盛到衰的过程


父亲直起腰身

准备给籽种再一次盛大的希望

拔地而起

守护土地的粮食,以灵魂为据


麦芒举着最后的农耕文明

在春天立起来

2020.8.23




沉默的野花




像两个彼此熟知的老友

我不说

它也知道我的孤独,它不说,我也知道它的寂寞


大树挡住了阳光

迎着风

它悠闲摇摆的样子像一个老练沉稳的剑客


见多了江湖纷争

它明白这地埂并不是久存的牢靠之所

细雨落下来

它仍旧张开嘴巴,垂下头


毫不掩饰,吮吸着上天的馈赠

我吃过人间的粮食,却从未跪拜过一次,耕种五谷的人

2020.8.148.23




春天


 


雪花背后的神话

不可触摸,和春天一样,总有一些事预料不到

正当年的杏树

枯萎了,不知道原因


雪花咽下去的

苦水,没有再吐出来,秘密只有春风知道

河水哗啦啦

从头到尾唱着一个调子

穿村而过

看着一座村子从盛到衰的过程


父亲直起腰身

准备给籽种再一次盛大的希望

拔地而起

守护土地的粮食,以灵魂为据


麦芒举着最后的农耕文明

在春天立起来

2020.8.23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