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冀星霖的头像

冀星霖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4/17
分享

出门戴口罩,我听到花瓣落地的簌簌声响(组诗)

出门戴口罩,我听到花瓣落地的簌簌声响(组诗) 


A从太空回望,我们的行星蔚蓝

从太空回望,我们的行星蔚蓝
云彩飞奔向西:一绺江山,一爿驼铃大漠
我住在江畔,对岸有你的野蔓浅浅

春日何其漫长!从除夕过清明
瞥见新坟上的名讳,其中有植物相同的字眼
另一字语义悱恻,状如步履踌躇

我景仰斜晖下的高原,巉岩若篱
月牙弯弯,你的发丝掠过下巴,涟漪泛起
在你桥头两端,细长的柳丝点缀脆弱的雏叶

我的菜畦,不种萝卜苎麻
移植你的多花蓼,顺着防盗窗,葳蕤向上
和月色一起升到屋檐,缒满碎花淡淡

B我听到花瓣落地的簌簌声响

我听到花瓣落地的簌簌声响,星球骨碌
只用脚尖点地,怕踩到落英的肋骨

她们当初来到人间,刚好雪花飘扬
和鸟一样欢喜,一会儿扬眉啁啾
一会儿深陷草间,敛翅,踡腿
暖暖的梦里,河水哗啦啦唱响
灯光照耀波浪,水榭垂下彩色的倒影

春日何其短暂!虹销雨霁
倘使燕子南来北往,我会以为是同一只鸟
稳健,急促,每次和春天一起飞来
黑白的眉毛和眼睛,我在你的瞳孔深处
小小的模样,前世也会飞翔

C我一时认不出口罩下的声音

我一时认不出口罩下的声音,电话那头
你大约在海港巷子拐角,雾霾模糊
如果我正好经过,和之前一样移步挨近
你的话语像回音,在时光之中日渐丰腴
我试着一个字一个字叫出你的绰号
从谈论体温开始,恰好36.5℃,重新结识

有一句话掖在舌根,我不忍当面说出口
数万人离世,而我们健在。和起初一样恬淡
你和我,在各自的家中饮食生息
牙齿整洁。你的目光像大江源头的溪水澄明
你的手指采撷过水湾间的芦花
取下口罩来!你的笑靥浅浅,依旧难以察觉

D来年三月,春色重新漫卷你的山川

来年三月,春色重新漫卷你的山川
我与无间的山岚齐喑,绕过坡地
撩动你的旗幡、院落和炉火
石榴花开,你的手掌是瞭望蓝天的冠翎
目光所及,有我熟悉的彩云飘移

像杉木一样驻扎你雪峰庇佑的山簏
蝴蝶缭绕,不知道历经几次沧桑
坪地间的狼毒花,与毫无心计的曼陀罗一起
静静地生长。忘却青春与死亡
朝朝暮暮,当东风吹起,花开花落

我不愿描述病疫魔咒般的名称。等摘去口罩
再度濯足你的滩涂,水清清淌过我的脚踝


冀星霖
2020年4月16日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