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冀星霖的头像

冀星霖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8/06
分享

秋天来了(立秋组诗)



1 杏树叶子应声飘落

杏树叶子应声飘落,当我喊说“秋天来了”
她大约就是那个名叫“秋天”的人儿
穿黄颜色的碎花裙衫,从树枝下走过
参差排列的十个光脚趾间九个丫巴
树影忽明忽暗洒在她的发梢、肩和臂膀

我从捡起的树叶上看到她圆圆的脸
等仲秋夜阑,她会抵达天上的月亮中央
我在黄皮肤的叶脉间看见她的笑靥
想必是她在夏日的林荫扬眉理妆
她的身影被记录在一片一片杏树叶子上

当我喊说“秋天来了”,杏树叶子应声飘落
她大约就是那个名叫“秋天”的人儿

2 黄澄澄的橘子腮帮泛红

黄澄澄的橘子腮帮泛红,当我吮吸一口汁液
她的脸颊是果子熟了,阳光明媚
在我消沉嬉戏的河畔有她的根须裸露
与苦夏瘦瘦的芦苇一起,在烟波中交谈
我将船篙插在她们身旁,头顶篾竹帽子

甜蜜的橘子吃多了牙齿也会酥痒
当我从登高采摘的松木板凳退步落地
放手松开她雏叶努力发芽的枝条
以为是春天刚刚来过,她的腰肢婀娜
伸展在蓝色天空,云絮缭绕她的眼角

当我吮吸一口汁液,黄澄澄的橘子腮帮泛红
她的脸颊是果子熟了,阳光明媚

3 蜘蛛继续凭栏织网

蜘蛛继续凭栏织网,当我晾晒她熟识的被褥
她风干的汗水,印痕像露珠点点
当荷叶间风声乍起,跳跃,分散、聚合
西风翻动我晒在草席上的典籍。恍惚间
飞鸟的影子掠过,她的手指窸窣摩挲书页

我还坐在反射她的光芒的地板上吹奏陶埙
取用去年雪地深处她的花泥拉坯成型
晾干、打磨、上釉,烧制成埙
她的气息中有寒蝉迟疑,在棉花地头
顺田埂延伸,西瓜藤蔓成篱,朝朝暮暮

当我晾晒她熟识的被褥,蜘蛛继续凭栏织网 
她风干的汗水,印痕像露珠点点

4 蒲公英的种子飞扬

蒲公英的种子飞扬,当我点击地图定位远方
她的秋水潺湲,穿越城市,清凌凌流向海角
一夜之间,小区的绿化坪长出她的蘑菇
金色小雨伞,红色花花,绿油油的青头菌儿
她豢养的七巧斑点狗,自个儿在小园里撒欢

另一个夜晚,她的十万光年太空之上
牵牛星和织女星结伴苍穹。星光下,谷子黄了
她的白驹跫音滴答,万家灯火惊醒
我借助飞机舷窗,透过流云缝隙俯瞰人间
机翼遮挡的天边,她的岛屿炊烟袅袅

当我点击地图定位远方,蒲公英的种子飞扬
她的秋水潺湲,穿越城市,清凌凌流向海角


冀星霖
2020年8月6日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