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石水淘沙的头像

石水淘沙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10/22
分享

桥亭纪事(序)连载

                                      桥亭那些事

桥亭在老家村口下边二里地的河边上,那是附近村民过往歇脚的地方,也是附近村民还愿的地方,桥亭那一带还是附近村子男孩们嬉戏的一个地方,但是桥亭那地曾经是一个常闹鬼的地方,大伙下午一般都不太去那,除非有伴。

儿时听人说桥亭有些来由,也有好些掌故,正是这些掌故,让小孩没胆敢个人去那玩;二伯父是一名师公,帮人接神送鬼在当地是出了名的,但听人说一到傍晚都不愿下桥亭那带去,直到二伯母病重,夜里需请医生才从那走了几回夜路。还有会叔,听人说他眼睛是红的,是易见鬼的那种眼睛,他傍晚也不下桥亭那带的。

三条河,刘家河(流经刘家院子),杨家河(流经杨家院子),冷家河(流经冷家院子),三条河流经三个村庄后最后汇聚在桥亭处。刘家河最大,冷家河次之,杨家河最小,三河到此冲开一个峡谷,水势也磅礴起来,形成了好些大大小小的河滩及水塘,水塘是一些捞鱼的好去处,也是一些常淹死人的地方,或是一些跳河的地方,好些人对这些地方忌讳,小孩子们更是望而却步,只有桥亭上方处那个水塘大家才认为比较干净(指不曾在那死过人),才敢上那去爬澡(嬉水游泳)。也是打渔去得最多的地方,小孩子气一过中午,就会早早收拾渔具回家,唯有年龄相仿,胆子大的朝叔不怕鬼,有时还会晚上去那过一下钓鱼隐。

桥亭建在距河三四十米的河岸上,由三排木架构成,每排有四根柱子,两高两低,柱子穿二梁,然后在梁中再立一短柱,最后形成人字瓦背两边走水。高低两柱子间间距小,近地面处两柱间连一小方木,距地面一尺五左右处亦连有一小方木,三排做法相同,刚好可用于搭一大条木作凳,可蹲可坐,便于过往的人歇息。三根短柱上穿有一方木,稍高于大条木,便于人落座时有个倚靠。两高柱间间距较大,路便穿廊而过。桥亭几经破败几经修复,最初样子已说不上来,现存样子还不算老旧。日子久了瓦背漏雨,会有人来自愿捡拾,地面总有人清扫得干干净净,听人说有人是许了愿来做的。

经桥亭逆水流而上,是通往北的西延路,过去五排人出西延,上桂林的道,柱子已有几分沧桑的对联,

前生缘,今世恩,三生有幸

本地人,他乡事,世间冷暖

顺水流而下则是下车田、两水、河口的路。由他乡回故乡,行经此处必有另一番心情吧,柱子上有点老旧的对联大致说了回家人的一点心声,

打鸟界,菜石界,皆身后事

小地河,五排河,方家里边

到此,不论早晚,外地回家的人到此都会好好休息一会,长途辛劳总算松了一口气,可以好好歇息一下。

顺流水而行,出桥亭是两巨大岩石,两石仿佛两半张开的蚌壳立着,上倚下收,使通往下方的石阶显得狭窄阴暗,下完石阶路才逐渐宽敞,一小段平路,倒有几分别有洞天的感觉,然而当地人对这小段路多有忌讳。出桥亭往左的道不小,走得不远就是一大石坪,既是一个玩乐去处,可又是一个让人生畏之处;石坪平坦宽阔,是邻近院子一些小孩背着家长到此打牌下棋的地方,当然非三五个也是不敢随便到这玩的,传闻好些人在七月半或变天时节夜间听到石坪有哭诉:“造孽呀造孽,没人管……”地方上的人说那乱七八糟的坟多,过节了无人施舍纸钱,孤魂野鬼哭钱。石坪再往前一点到崖石尽头。

桥头处的两石头形成一个大的石坳,如不是桥亭在此,还是一个避雨的好去处。石坳里常年放着用于打扫桥亭扫把,以及一些供关帝君纸钱。

桥亭座落处是一段平路,整段平路五十米左右,逆水流左手边上坡,上坡三四十步即为一水田,再四五十步可见一大片水田,地势开阔,这一路上有好几个水塘,既是钓鱼的好去处,又是爬澡的好地方,都还平静,往前三里地左右是刘家院子;出桥亭逆水流走完平路右走是一桥,先前是一座木桥,几经水冲垮蹋后建了水泥桥,桥头处即有一个大水塘,既是钓鱼的去处,也是游水的地方,也是让好些家长担心的地方,只怕小孩溺水,过桥后是岔路口,往左手边上走二里地左右是杨家院子,往右是平路,可通冷家及其他院子。顺水流出桥亭往下走,先下几十级石阶到一平缓路段,稍开阔,但是平路尽头是一下陡坡路,此处往往突兀,经常走着走着前方就冒出一个人的头来,或由下往上走时会突然迎面而来一个人,常吓着。加之这段路下方乱七八糟坟茔不少,地方人称是不太干净的路段,只有下坡后方开阔,路、河、行人可一目了然,怯意才能消掉。河对面是地方上很出名的李公田,李公是先前地方有名术士,传得最盛名的奇术是草鞋变鲤鱼,这是地方上妇孺皆知一个传闻。据说当年集体队里插秧,中间休息抽烟时田中突然冒出一条大鲤鱼,众人唏哩哗啦冲到田里抓鱼,大伙忙活了好一阵把插好秧苗弄得一片狼籍,结果捞上来一只草鞋!李公于七十年代去世,奇术不曾传人便失传了,如今只留下他的种种传说。现这田放有不少鱼可供游玩的人抓鱼游戏,不给任何用具,徒手抓鱼,凡抓得可卖也可带走。

桥亭外侧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和棕竹林,虽说在河岸上,可几乎见不到河,只有河水冲刷河岸和飞瀑湍流声,亭上凉风习习,确是一个纳凉的地方,但独自一人凉着凉着脊背会发凉,终究桥亭发生的事有点多,不敢久留。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